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女仆外传 > 第81章 刀凳蜡烛两刑具,
 
 “啊,灯油啊?哎呀,人家给忘了!”

  这个女仆娇滴滴的说道,说完了之后还抓住这个负责人的胳膊,一阵撒娇,看来他俩有点猫腻啊!

  “你,这个你怎么能给忘了呢?林矿少爷还等着呢!”

  这个负责人一听这话,我的天呐,冷汗直接就流下来了,也不知道这马上就入秋的天气,他是怎么做到一秒流汗的?

  “啊,林矿少爷也在这里吗?”

  这个女仆显然也非常的惊讶,现在已经有些害怕了。

  “你,你自己去跟林矿少爷解释吧!”

  这个负责人大袖一摆,抓着这个女仆就朝着林矿的房间走去。

  这个女仆虽然很害怕,颤颤巍巍的,但是她并没有在女仆庄园里工作过,不知道林矿的恐怖,所以,她也并没有剧烈的挣扎,就朝着林矿的房间去了。

  以林矿的五感,虽然是坐在屋子里面,但是这外面的争吵自然也瞒不过他的耳朵

  “小云,外面说的话你听见了没?”

  林矿淡淡地问着小云。

  “听见了主人!”

  小云自然是恭敬的答道。

  “有什么好玩的刑具没?”

  林矿又问。

  “有的,主人!”

  小云的回答非常干脆,好像……似乎还有一点点的兴奋在里面?

  就在那个负责人拉着那个犯了错的小女仆走过来的这段时间,小云就已经为她准备好刑具了!

  只见小云小手一挥,大袖一摆!(诶,这个词用的是不是不太好?管他呢!)

  只见空旷的房间里,地面上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额,那是什么东西呢?没见过!

  “主人,这个东西叫‘刀凳’,也叫木驴!”

  乖巧的小云,自然不会等着林矿来问她,就自然而然地为林矿介绍起了这套刑具。

  这套刑具在小云前世的古代西方有一个跟中国骑木驴刑法差不多的酷刑,只是没有中国的骑木驴刑法那么的精巧而已,而且坐刀凳行刑方法跟犹大吊篮比较像,不过坐刀凳血腥程度却要比犹大吊篮吓人的多,因为最终受刑女性可是会被分尸的。

  坐刀凳这个刑罚,主要是体现在凳子上面,这个凳子坐的地方可不是平的,而是一个铁皮折叠成的锋利三角形,角尖就像刀子一样寒光闪闪,让人一看就不寒而栗。

  这个一般是死刑的时候才会用到,小云现在拿出来的这个通体都是木质的。

  基本上就是一个长方体,放倒在地面上,然后在这个长方体最上面的表面上再放一个三棱柱,行刑的时候,犯人只要骑在这个三棱柱上其中的一个棱上就好了。

  其实这个刑具最好是脱了她衣服以后再行刑,这样可以起到一种羞辱的作用,如果觉得这样不够过瘾,想要增加受刑者痛苦的话,还可以给她增加重量。

  比如在她的背上放些重物,或者在四肢上悬挂一些重物之类的。

  基本上被实行这个坐刀凳刑法的女性,哪怕侥幸活了下来,在之后也会因为下面感染而死,就算不死,也会非常凄惨的活在世间。

  不过,这指的是小云前世的古代,她们那个刑具是铁皮制作的,伤害性比较大,而且对细菌感染导致伤口发炎这种症状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治疗手段,才会导致死亡的发生,但小云拿出来的这个纯木制的刑具就没有这种危险啦。

  就在小云给林矿介绍完这个刑具的时候,那个负责人拉着那个女仆就走到了林矿屋子的前面,准备敲门。

  “进来吧!”

  那个负责人正犹豫着怎么敲门,怎么说话的时候,林矿就已经未卜先知让他们进来了。

  听到林矿说话,这个负责人也是不需要再犹豫了,拉着那个女仆就进来了,进来之后扑通几声,双双跪倒在地。

  “林矿少爷,我……”

  这个负责人明显是想说点什么,不过话还没说完,刚起了个头,就被林矿打断了。

  “不用说了,我都听见了。”

  林矿淡淡的说道,一边说着,为了显得自己高雅,或者说有逼格吧,他还抿了一口茶。

  “打翻油桶的那个女仆在哪啊?”

  林矿将茶杯放到桌子上之后,又是淡淡的问道。

  “启禀少爷,也,也是她!”

  这个负责人现在也是没得办法,就算是自己的小情人,现在也只能是卖出去了。

  “哦,那就好办了,你出去吧!”

  林矿接下来就要做他喜欢的事情了,这么一个男的在旁边,他会很不习惯的。

  “是!”

  那个负责人应了一声之后就退出去了,顺带的还把房门关上。

  “你可知错?”

  林矿淡淡的对跪在地上的那个女仆问道。

  此时林矿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柳莎莎依偎在林矿的怀里,小云恭敬地站在林矿的后面,那个犯了错的女仆,则是跪在林矿的面前,深深地低着头,瑟瑟发抖。

  这幅场面显的林矿非常的有逼格,但是一件事情的发生,却让林矿的心情非常不美丽!

  因为,那个燃油本来就不多的油灯,在这个时候忽然……它就灭了!

  林矿吓得一哆嗦!

  “咳咳!”

  为了缓解尴尬,林矿只能是干咳两声。

  不过这种情况却也让林矿更加生气了,决定要更加严厉的惩罚这个女仆!

  “小云,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让这个房间里面重新有光!否则待会你就跟她一个下场!”

  林矿淡淡的口吻就像神一般,对小云下了死命令!

  “是,主人!”

  小云虽然很郁闷,莫名其妙的就被牵连进去了,不过她一点都不慌。

  小云说完之后,就从系统空间里面拿出一根蜡烛,然后一打响指。

  “叮,消耗一点能量!”

  一簇火苗就将这根蜡烛点着了。

  “嗯?”

  “咦?”

  林矿和柳莎莎惊疑一声,诧异的看了小云一眼。

  “这是什么东西?”

  林矿好奇的问道。

  “主人,这个东西叫做蜡烛,虽然它的效果和油灯是一样的,但是它携带方便,而且模样好看,最关键的是它还能当作一种刑具来用哦!”

  小云最后说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魅惑的味道。

  “哦?你是说拿它去烧人吗?”

  林矿问道。。

  “啊,不是的主人,您看这个蜡烛在火焰的燃烧之下就会融化成蜡油,然后这个蜡油自然就会很烫,如果把它滴落到人皮肤上面的话,就会很疼,哎呀,撕!”

  小云一边给林矿解释着,一边还给林矿展示,只见小云伸出她嫩白的左手,然后右手拿着蜡烛就将蜡油倒在了自己的左手背上。

  然后“哎呀”一声猛的甩起了自己的小手,一副很疼很可怜的样子。

  其实哪里有疼啊,滴蜡的时候,但凡蜡烛的位置高一些,倾斜的角度小一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只是稍微热乎一点罢了。

  不过小云却不能表现出一副没什么事的样子,那样的话,这刑法有什么用?所以她只能表现出自己很疼很疼的样子,然后看着林矿泪眼汪汪,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