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伊始之影 > 第三百四十章 负重与激斗
 
  传说中那一柄理应闪耀着,用它独特的光明照亮世间的湖中剑,在亚瑟的手里却发出了漆黑的暗芒和阵阵的低鸣。

  而亚瑟握剑的手在手腕之处也有着一圈奇异的光圈,仿佛在压制着这一柄具有神力的剑。

  尽管如此,亚瑟手中的双剑每一下的挥动,都带走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这是一场对在场选手们的屠杀。

  所有幸存着侥幸之心想要逃离的选手都躲不过亚瑟那绝命的剑轮。

  乔布特朗见状大喊了一声,

  “身份卡!捏碎你们的身份卡!”

  不少选手如梦初醒一般,想起了还有用身份卡退场这么一条路,他们纷纷捏碎了自己的身份卡,但期望中的那一道传送的光芒却没有出现。

  “你们以为,现在我还会让你们活着走出去吗?”

  亚瑟邪异地一笑,鲜血的斑点在他那张英俊的脸上承托出了那阴险且黑暗的本质。

  亚瑟腰间的皮带上亮起了一道看不见,却能够被感受到的光幕,

  “我研究了很久,终于给我找到了屏蔽传送的频率,现在,你们全部都是等着上餐桌的羔羊。

  颤抖吧,哭泣吧,等着你们的,可是我的宽容哦。”

  乔布特朗脑中闪过了几个念头,他察觉到了一个很奇怪的疑点:

  “为什么亚瑟不让这些人离开?”

  但很快,乔布特朗就明白了亚瑟的用意。

  亚瑟每夺走了一道生命,他手碗上的光圈就更亮一些,而湖中剑的剑鸣则是更加微弱一些。

  很明显,亚瑟是在用现在的选手们当成活祭品,来压制,甚至去污染湖中剑中的剑灵。

  想明白了这一点,乔特布朗高呼了一声,

  “德米尔,巴斯,带着选手们跑,远离亚瑟!”

  德米尔与巴斯对望了一眼,没有质疑,便马上行动了起来。

  他们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带着这些慌张的拖油瓶们跑,跑得越快越好。

  于是,两人便一个人在前面带路,一个人在后面驱赶。

  选手们不认得此时的乔特布朗,但他们认得声明在外的德米尔和巴斯。

  两人振臂一呼,便聚拢了分散起来的人群,将他们像羊群一样带领着。

  亚瑟自然是看穿了乔布特朗的把戏,他又怎么会轻易让乔特布朗得逞。

  他举起剑在上空一挥,划出了一道带着黑光的圆,随后一套闪亮的铠甲从虚空中登场,笼罩了在亚瑟的身上。

  铠甲的设计形象宛如一头人形站立的巨狼,充满着力量感,同时在那鎏金的表面上是那一道道绚丽的花纹和过去曾经留下的刀痕。①

  在装备上铠甲后的亚瑟动作没有变的迟钝,反而动作轻盈了不少。

  在跑动间,双眼中透出的流光在原地留下了一道幽蓝色的轨迹。

  与此同时,乔特布朗舍弃了身上的负重,他卸下了那沉重且累赘的防护衣。

  防护衣下,是一块一块紧贴在身上的铁块。

  德米尔看到了这一幕,心中暗骂了一句,

  “这小子还有后手!

  真是变态啊!”

  这些铁块的重量加起来超过了两百公斤,相当于两个成年人的体重。

  而乔特布朗先前就是一直将这些铁块背在了身上,进而锻炼自己的体质。

  这是乔特布朗的后手之一,那就是长期经过锻炼后的身体素质。

  亚瑟很快,但乔布特朗比他更快!

  在亚瑟马上要跑到了人群前的那一刻,乔特布朗才刚刚脱下了所有的负重。

  亚瑟得意地挥剑准备大杀特杀时,而在队伍后方的巴斯则是举起了盾牌准备格挡。

  时间就像是突然停止了一般,乔布特朗凭空出现了在巴斯的面前,并在巴斯举起的盾牌表面上一蹬!

  巴斯感受到了盾牌上传来的巨力,险些站不住了身子要让后倒去,而带队的德米尔则是见势冲到了巴斯的身后,撑住了巴斯后仰的身体。

  “我滴乖乖,这是人该有的速度吗?”

  德米尔望向了一下便将亚瑟扑飞并且将战况带离了好几十米的乔布特朗。

  乔特布朗收起了此时没有太大用处的白象牙,右手单手握着阎魔刀,而左手则是提着蓄力中的黑檀木。

  右手中的阎魔刀精准地格挡住了亚瑟那宛如雷霆般迅猛的劈砍,但刀身传来的反震仍让乔特布朗的虎口生痛。

  “乔布特朗,乔特布朗,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亚瑟闷闷的声音从那狼头般的面甲下传出,但亚瑟双手的剑却没有停下任何的动作。

  剑身上亮眼的剑芒在高速的挥动下像是一个不会停息的光轮,又像是一个高速转动下的风车,致命却是极为的美丽。

  这精妙的剑术是亚瑟多年沉淀下来的成绩,是亲手击杀了剑术导师的成果,是隐藏起来不曾使用的骄傲。

  现在的对手,乔特布朗,才值得亚瑟去全力以赴,用锋利的剑将他剁成碎片!

  乔布特朗却是一言不发,但那赤红的双眼则是死死盯住了亚瑟的动作,企图去捕捉亚瑟暴露出来的破绽,随后用黑檀木送上致命的一击。

  两人的刀剑交加,形成了一篇凌乱的钢琴乐章,就像是无数个铁匠同时在一个小房间里用不同的节奏敲打着铁器那般嘈杂。

  剑芒与刀锋之间的交错,就像是一场西班牙人热爱的舞会,上演着激情的探戈。

  探戈是两名舞者之间的分分合合,但哪怕跳错了,那也只是舞蹈。

  现在的失误,却会是致命的一击。

  “热身得差不多了,上餐前小菜如何?”

  乔特布朗突然开口,说出了一句令亚瑟更加兴奋的话。

  “噢,原来你还没认真吗?”

  亚瑟的眼中闪烁着光芒,期待着乔特布朗即将带来的演出。

  “虚弱术!

  迟缓术!

  重力术!

  法师之手!

  捆绑术!

  冰封术!

  土墙术!

  地刺术!

  空间压迫术!”

  乔特布朗收刀入鞘,右手对准亚瑟虚捏,同时通过了快速吟唱的技巧连续施放了九道法术。

  亚瑟却没有躲闪,站在了原地任由这些法术的光芒作用在身上。

  “噢噢噢,来自梅林那糟老头子的法术洪流,看来你学得不错。

  但若只是这样,你可太让我失望了。

  啧。”

  亚瑟先是用平淡的语气夸赞着乔布特朗的法术链,但最后却用了嗤笑作为结尾,仿佛一点都看不起乔特布朗这让人震惊的操作。

  “你以为我结束了吗?”

  乔特布朗抬起头来,别了将表情全数隐藏在面甲后的亚瑟一眼,

  “那你就错了,大错特错,这仅仅是开始。”

  亚瑟毫不在意地忽略了乔特布朗的嘲讽,他只是轻轻挥动了一下手中的湖中剑,这些降临在他身上的法术光环和造成的异象便全数如同冰雪遇到了炙热的阳光般消融。

  “你只是在浪费你的法力而已,当你法力枯竭的时候,你还能有挥剑的力气吗?”

  “走着瞧吧。”

  “随你,事先声明,我身上的铠甲,永久法术免疫。”

  “哦,那你已经死了。”

  “做得到再说吧,乔布特朗,我的小甜心。”

  乔特布朗没有再多废话,而是注目凝神,集中起了精神,做着他想要做的事。

  而亚瑟则是百无聊赖地站在了原地,甚至打起了哈欠,一点都没有将乔布特朗放在眼里的意思。

  “你的自大,会是你的坟墓上的墓志铭。”

  乔特布朗闭上了双眼,伸出的右手虚捏,随后更多法术的光芒一一亮起。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法术免疫,也没有绝对的极限。

  只有人类的无知,和所谓的骄傲。”

  无数的法术光芒足以让人无法去直视这如同太阳般耀眼的法术洪流,但在这期间,乔布特朗猛然睁开了双眼。

  成百上千的法术在他睁眼的瞬间同时砸向了亚瑟的身体,而亚瑟也在乔特布朗睁眼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这是什么法术?!

  不对!你在演我!”

  亚瑟心中想道,同时他强行挪开了自己的身体,并且本能地望向了乔特布朗的双眼,企图看清他接下来的动作。

  这一个下意识的举动,却让乔布特朗占了上风。

  所有的法术,只是用来掩盖他双眼的烟雾弹。

  将亚瑟的精神强行拉到自己灵魂中的黑暗中去,才是真正的企图。

  ————

  无边的黑暗,极寒与酷热的环境,而在这其中的亚瑟却是一脸的淡然。

  “什么吗?不就是污秽?”

  他嗤笑了一声,随后身上燃起了同样污秽且邪恶的风。

  那种风,带着阵阵的呼啸,无情地带走了黑暗,带走了温度,带走了这片空间中月神孔斯留下来的污秽。

  操纵着这一切的乔布特朗一阵心惊,要知道这该死的污秽可是梅林和杰克这种大人物都没有办法解决的东西。

  而这一阵风,给了乔布特朗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

  这并不是法术所形成的,也不是自然界中的气流转动而生成的。

  这一阵风,就是风。

  无论是微风、强风、台风、甚至是龙卷风,都只是它的一部分。

  面前的风,就是所有风的来源。

  而这一阵风,却是乔特布朗不能理解的东西,同时也无比熟悉。

  “哈斯塔!”

  黄衣之王的名谓浮现到了心头,但此时却不是去纠结这种细节的时候,因为乔布特朗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

  现实中,德米尔远远地看着亚瑟在躲闪之后一动也不动,而乔特布朗则是一步一步走向了亚瑟的跟前。

  乔特布朗用蓄力已久的黑檀木,对准了亚瑟。

  具体来说,是对准了亚瑟握着湖中剑的手。

  能量在黑檀木的枪口凝聚,形成了一枚赤红色带着些许黑色流光的子弹。

  在恶魔的咆哮中,子弹喷射而出,击中了佩戴着铠甲的手臂。

  铠甲上浮现出了阵阵如同肥皂泡上那些彩虹般七色的流光,缓缓地抵抗着、消融着这一发能量子弹带来的冲击。

  黑檀木与白象牙,是世间可以说是最顶级的兵器之一。

  在这法术免疫的铠甲前,黑檀木射出的子弹也不是能够轻易被免疫的。

  阵阵余力传到了铠甲的内部,但亚瑟自身却感觉不到那种炽热的渗透。

  亚瑟从来不是黑檀木要射击的目标,亚瑟手腕上的光环才是!

  那一个光环从头到尾压制着那一柄具有自我意识的湖中剑,而湖中剑一直在反抗着。

  只是湖中剑的力量被腐蚀的太多,旁人没有看出这一种变化。

  王者,理应是宽容大量,并深爱着他们的子民。

  亚瑟这种扭曲且黑暗的心性使得湖中剑并不认可他,这也代表着只要解决了湖中剑的压迫,湖中剑将不会被亚瑟所用。

  亚瑟的配剑虽强,也是匠人精心打造的神兵,但在档次上却低了阎魔刀一档。

  在先前的刀剑交错之时,乔布特朗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区别。

  每一次自己主动挥刀砍去,亚瑟都是扬起了湖中剑来进行格挡。

  当亚瑟主动用自己的配剑刺来,乔特布朗要用阎魔刀具有切割特性的刀锋去格挡时,亚瑟总会抽剑并改变自己的动作,用湖中剑来对抗阎魔刀的刀锋。

  无疑,亚瑟的剑术非常高超,同时他的装备可以说是豪华,但湖中剑这一柄神兵,将会是导致亚瑟落败的关键。

  亚瑟手腕上的光环原先是他手上佩戴的戒指所化,虽然用料珍贵,但却挡不住黑檀木的威能。

  一道道裂痕在光环上出现,但此时亚瑟却已经醒了过来,距离他中了乔特布朗的精神污染,只用了三个呼吸的时间。

  乔特布朗灵魂中的污秽被那道风给清空,宛如是用刮骨刀在手上狠狠地刮掉了一层。

  他的头痛欲裂,神智模糊,甚至身体有些不受控制。

  “你做了什么?!”

  亚瑟发现了手环上的裂痕,立马怒吼道。

  乔布特朗因为灵魂的撕裂而半蹲在地上,吃力地抬头望了一眼亚瑟,

  “你的剑,不好使了。”

  话音刚落,亚瑟手中的湖中剑光芒一振。

  那是炽白色的光,与先前那种黑暗且邪恶的光芒完全相反。

  亚瑟手上的光环碎裂,变回了戒指的形状,坠落了地面。

  失去了所有效能的戒指成为了碎渣,那些价值连城的宝石和金属现在都是无用的灰尘。

  而炽白的光,如同太阳的烈焰,从剑身到剑柄,灼烧着亚瑟用力要握住的,要掌握的神兵。

  这是湖中剑的反击!

  它不允许邪恶的人去掌握自己,哪怕是继承亚瑟之名的后人也不行!

  “啊啊啊啊!给我停!!!!”

  亚瑟怒吼着,并身上浮现出了乔布特朗在灵魂中见到的风纹。

  那一套铠甲,亚瑟引以为傲的铠甲,却在抵抗着亚瑟身上的风。

  “传说中,湖中剑的剑鞘丢失了,而你把它找回来了。

  现在,你却输了给它。”

  乔布特朗虽然痛苦,但仍然挤出了一个笑容,

  “湖中剑,走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