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伊始之影 > 第二百八十六章 乱入与失控
 
  随着主持幻境的瑟琳娜心念一动,城堡外原本是一片虚无的区域凭空生成了一大片新的场景。

  做完了这一切,瑟琳娜娇媚地一笑,退出了幻境。

  停驻的时间继续流动,乔布特朗仍在城堡中狂奔着,寻找着结束这场测试的门,只是他在这个过程中多了一些追赶在身后的小麻烦。

  在这一层的幻境中,场地是中古的古堡。

  城堡中那些本来用来装饰用的骑士铠甲在乔特布朗经过后纷纷变成了活物一般,在头盔的缝隙中燃起了两道幽绿的目光;

  他们的动作虽然笨重,但出乎意料的打击险些就将乔布特朗留在了此处。

  “保卫古堡,守卫家园,擅闯者杀!”

  这些铠甲在挥动武器之前都会喊这么一句口号,随后挥动着他们身边的武器:大剑、钉锤、长枪等。

  乔布特朗没有花过多的时间与这些铠甲进行缠斗,而是选择了利用自己在幻境中能够灵活地跑动的特性将他们甩在了身后。

  “客人,来喝杯茶。”

  “客人,来听首歌吧。”

  那是会说话的茶壶和竖琴。

  他们没有办法移动,只能用各种语言企图打乱乔特布朗的步伐和节奏。

  只是跑到了现在,乔布特朗还没见到过任何一个活人的踪迹。

  那名古堡的主人也不曾出现,只是在自己解决了缝合怪时怒吼了一声。

  但当乔特布朗推开了城堡的大门,门外的景色却是令他主动缓下了奔跑的脚步。

  夜空中众星的光芒完全收敛,照亮大地的却是那一轮猩红之月。

  本应是柔和皎洁的月光,此时却向整片大地映照着妖异的红。

  在城堡前,种着一大片鲜红的蔷薇。

  不知是否那猩红的血珠滴落才染红了蔷薇的花瓣,

  不知是那白骨供养的养分,抑或是尸骸滋润的土壤,

  这一片红艳的花海,异常妖艳。

  泣血之花盛放,生命随之凋零。

  风,轻轻起,带起片片绯红的飞花,同时带走了亡者的灵魂。

  一具具白骨自泥土中爬了出来,他们带着对城堡主人的怨恨从死亡中复生。

  乔布特朗身后追赶着的骑士铠甲却在此时不敢踏出那一扇门,甚至连同手中的武器都一起丢落在地面上,转身便关上了城堡的大门将乔特布朗关了在外面。

  面对着那片从花海中复生的亡灵大军,乔布特朗无奈地从地面上捡起了骑士遗落的长剑和盾牌作为防身之用。

  城堡顶上的塔楼里,一名苍老的老妪从破落的塔楼窗外望向了亡灵的大军。

  她的右手之中捏着一朵鲜艳的玫瑰,只是她最爱的花朵,也是那个男人送给她的礼物。

  亡灵大军暂时没有任何的行动,因为它们在等待着,它们的王。

  一只戴着黄金戒指的右手从玫瑰之下的泥土探出,身材高大如同野兽的他头顶着王冠从花丛中醒来。

  他抬头望着塔楼,望着那个老妪,无声地咆哮着。

  咆哮中包涵无奈、怨恨、背叛和无尽的爱意,仿佛在向那名老妪抱怨着为何当初要舍弃掉自己。

  如同海潮一般的白骨朝着城堡发起了冲锋,无用地挥动着那些快要碎裂的爪子拍打着城堡的墙面。

  有些接近乔布特朗的白骨则是对准了乔特布朗发起了攻击,用它们残破的身躯一拥而上,企图将乔特布朗压住,然后将他转化为它们的一员。

  它们张牙舞爪,用破碎的颅骨去顶撞,用残缺的牙口去撕咬,但乔特布朗在这种困境下仍然坚守着。

  用最小的伤口去换取求生的希望,这是乔特布朗现在唯一一个可以采用的打法。

  他不断地挪移着自己的脚步,但随着身边白骨的数量增多,他能够躲闪的空间就越少。

  手上一道伤口,背上一道咬痕,慢慢地身上就越来越多这样的伤口出现。

  他的体力也逐渐的不支,他一直沉着冷静的心中也逐渐出现了烦躁和不安等负面的情绪。

  以一人之力对抗如同军队那么多的白骨确实是不可能的,但转机也随之出现。

  塔楼上一声钟鸣响起,咚咚咚地敲了十二下。

  震耳欲聋的钟声打断了亡灵的进攻,而在钟声响起的最后,那亡灵的首领无奈地发起了后退的命令。

  它们是时候回到泥土里,继续等待下一次进攻的机会了。

  “害死我孩子的人,你是我的。”

  老妪沙哑而尖锐的声音传到了乔布特朗的耳中,乔特布朗皱着眉望向了塔楼。

  塔楼中的老妪恶狠狠地瞪了乔特布朗一眼,下一秒却变成了一团血雾炸裂开来,连惨叫声都不曾有机会叫喊出来。

  此时主持测试幻境的瑟琳娜却是面色大变,毫不顾忌礼仪地朝着阿诺德大喊了一声,

  “出事了,帮我!”

  其他进行测试中的学生都被瑟琳娜抛出了幻境,愕然地回到了现实中。

  他们发现自己瘫坐在水晶球前,而精神却是十分疲惫。

  舞台中央的屏幕纷纷黯淡了下来,唯独转播乔特布朗的那一块却仍然明亮着转播着他所接受的这一场突发意外。

  不详伴随着难以形容的威压从天而降。

  原先只是一个米粒大小的小点,并不会引起人的注意,但很快,祂那庞大的身影就出现了。

  乔特布朗不自觉地望向了天空,在那片血红的月光中,一道同时具有神圣与邪恶两种相互矛盾特质的身影随之降下。

  轻柔坚韧的触须在祂的身后随风摆动着,祂没有人类的五官,但乔特布朗知道祂在注视着自己。

  祂从空中缓缓飘落的姿态胜过世间最顶尖的舞者般优雅,但那种漠视生命的淡然在祂的身上展现出了一种对于人类这种生物的不屑。

  “游荡在幻梦境边缘的堕落古神!”

  阿诺德赶到了全力控制着幻境的瑟琳娜身边,随后便察觉到了幻境中的异样。

  在幻境外的屏幕转播画面戛然而止,因为接下来的内容将会引起学生们的恐慌。

  只是看了一眼,不少接触过神秘学知识的老生都已经满眼的恐惧,甚至有不堪者在情不自禁的情况下尿湿了裤子。

  先前在古堡内的所有异变在这月光下降临的神明之前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充其量只是令人头皮发麻而已。

  这道身影才是令人从心底,不,本能深处所畏惧之物。

  乔布特朗握紧了拳头,但身体却本能地随着那道身影的动作而颤抖着。

  他既畏惧,也无惧。

  他知道这是在测试的幻境之中所设置的关卡,但这种不可名状的恐怖却刺激着他所有的感官神经。

  只是乔布特朗并不知道,这个测试已经失去了控制。

  被面前的这一名神明所击杀,那就是死得连灵魂都会被湮灭,而死亡在这一名神明面前却又是仁慈且宽容的赏赐。

  祂随时能够轻而易举地将乔布特朗也转化为不可名状的异物,无论是长满触手的魔怪还是一团可以自我增殖的肉块。

  祂看似纤柔的四肢轻轻落在了那片蔷薇的海洋中,激起了一片绯红的雨。

  祂对面前的这一个人类,很好奇。

  作为超越人类的神级生命来说,很少会产生情绪,而祂却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了乔特布朗身上有一股祂所熟悉的气息。

  经过了漫长的岁月,祂已经想不起自己是谁,而那股气息属于谁,但是祂十分肯定,那股气息的主人与自己有着一段刻苦铭心的回忆。

  祂像一头老练的猎犬一样趴在了地上,谨慎地围着乔特布朗踱步,其优雅淡然的姿态暴露了不少的破绽,但乔特布朗却不敢出手。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低语,反复着提醒着自己,

  “不要轻举盲动。”

  虽然乔特布朗没有攻击的意欲,但还是本能地举起了那一面盾牌架在了自己的身前;

  尽管他心里清楚,这一块盾牌在面前的存在面前只是如同浆糊那般脆弱,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他别无他选。

  祂在乔特布朗身周盘旋了一阵,随后便怪异地将脖子扭转了整整四周,延伸到了乔特布朗的面前。

  乔布特朗能够感受到来自祂的呼吸,是那么的接近。

  现在只要自己伸手,就能触摸到神明。

  这个念头一想起,脑海中便出现了大量令人疯狂且会使人失控的呓语。

  “伸手吧,触摸吧,成为神明吧。

  跪拜吧,献祭吧,奉献生命吧。

  歌颂吧,祈祷吧,永恒沉睡吧。”

  各种复杂的念头在心头如同火山喷发般连续涌现。

  既成立又矛盾的想法在那种令人灵魂也为之一颤的威压前变成使得乔特布朗接近疯狂的,即将被点燃的导火索。

  祂轻轻地用一根纤细的肢体触碰了一下乔特布朗的前额,同时感受着乔特布朗身上那股神秘的气息。

  额头传来的触感冰寒刺骨,就像是月光般的清冷,却又带着一丝说不明的孤独和挫败感。

  “吾名,月神孔斯。”

  这么一句话没来由地出现了在乔特布朗的耳边,就连祂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要这么说。

  在那一瞬间,作为神明的孔斯自己也进入了愕然。

  祂仿佛想起了许多令人唏嘘的记忆,还有一股深埋在心底的情绪——怨恨。

  “唔啊啊啊啊啊阿!!!

  托特!!!!

  古神!!!!

  此仇必报!!!!”

  自称是孔斯的神明朝着天际的红月怒吼了一声,而这一声响彻云霄的震吼甚至将瑟琳娜凝造出来的幻境都震出了大量的裂缝。

  幻境正在崩溃,而孔斯则是愤怒地敲击着大地,撕毁了身边的蔷薇,随后一跃而起,从一道黑色的裂缝中穿梭了出去。

  被这一声震吼而昏迷过去的乔特布朗轰然倒地,四肢抽搐,并且耳膜都被震得破裂。

  身边的幻境都如同碎裂的镜面,一片片地崩坏着,而崩碎过后,剩下的只有虚无。

  一只大手在最后的关头,一把抓住了乔特布朗的衣领,并将他的精神体带出了幻境。

  在脱离之后,瑟琳娜耗费大量心思构建的幻境从而在世界上消失。

  现实的帐篷中,乔布特朗抽搐着,从椅子上倒了下来。

  而瑟琳娜则是因为遭到了幻境破碎的反噬,从而噗的一下向外喷了一口鲜血,甚至连鼻子都在流血。

  她的双眼充血,显得一片猩红,虚弱地跟阿诺德说了一声,

  “后面交给你了。“

  随后便倒在了阿诺德的怀里。

  阿诺德睁开了眼睛,望着四周这些不明所以并显得一片愕然的学生们。

  阿诺德轻咳了一声,扬声说道,

  “老生们请给本人一个面子,先行离开。

  而参与测试的新人们请留在远处。

  这是第一次新测试的试运行,出了一些突发的情况,但目前情况已经受到了控制,请各位不用担心。”

  阿诺德的话虽然是官方形式的安抚,但仍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人们的议论声显然变得小了许多,但后续的影响仍然是未知的。

  说完了这一句,阿诺德便抱着瑟琳娜走下了台,并立马快步将她平放在了以防万一的营帐中。

  营帐里配备了急救的人员,可以对瑟琳娜进行初步的诊断。

  放下了瑟琳娜,阿诺德心急火燎地小跑到了乔特布朗所在的帐篷中。

  原先在帐篷内带兜帽的扮演者和检察官将乔特布朗平放在地面上,正在用人工呼吸的办法为乔布特朗施救,但乔布特朗仍然没有苏醒过来。

  “让我来。”

  阿诺德见状后沉下了脸,神色凝重地说道。

  他伸出了右手,轻轻地放在了乔特布朗的额头上。

  额头之上的温度却是骇人的冰冷,如同北极的冰川,甚至比那更加可怕。

  “耀目之火,奥瑞克斯,请您带来温暖,祛除世间的寒冷。”

  一丝紫色的火苗随着阿诺德的吟唱凭空出现,那是奥瑞克斯借给阿诺德的本源力量。

  这股力量理应在世间可以说是无敌的,但遇到了目前侵蚀乔特布朗的寒冷却起不了压制的威能。

  因为那是同一个级别的力量,虽然只是月神孔斯在无意识间泄露出来的,但对乔布特朗而言,这并非是人类的肉体层面能够轻易接受的。

  火苗慢慢落下到乔特布朗的额头上,但在力量耗尽之前,也只是将乔特布朗恢复到了普通的体温,他仍然没有任何要醒来的迹象。

  这是目前以来,乔特布朗遇到的最大的危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