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伊始之影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逃亡与转化
 
  经过了一段惊心动魄的逃亡,乔布特朗的坐骑已经累得在不断地喘着气。

  乔布特朗虽然心疼,但他明白目前还不能停下来。

  在黄昏落幕之时,乔布特朗终于到达了他与胖子署长和老鼠两人约定的地方。

  那是一个在距离城镇还有一百英里的废弃农村。

  这个小村庄的人在十几年前获得了从村庄中移居到小镇提供的公共房屋居住的资格。

  可以在大部分家具都齐全的公共房屋生活使原本在村庄中生活的村民们只收拾了一些细软,而留下了大部分可以让乔布特朗等人歇脚的生活用品。

  除了有些破洞的天花板和因为长期无人打扫而累积起来的灰尘,还有一些在角落里织网的蜘蛛之外,就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地方了。

  老鼠背靠着村口的木牌坐在了地上,而胖子署长正趴在了一张被清理干净的桌子上呼呼大睡。

  距离喊出暗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假如按照本来的约定,喊出暗语后的五个小时之内乔特布朗不露头的话,他们就可以马上离去。

  看到姗姗来迟的乔特布朗牵着老马费力地走着,老鼠站起了身,给乔布特朗挥了挥手。

  “你受伤了?”

  老鼠敏锐地察觉到了乔布特朗袖子上的破洞,并且关切地问道。

  “是的,不过是一点小伤,简单地消毒和包扎就可以了。”

  乔布特朗捋起了袖子,将划破的伤口展示了给老鼠看。

  “随身的行李里面好像有急救包,我去拿过来。”

  老鼠说完之后便从行囊中取出了急救包,开始对乔布特朗的伤口进行一定的处理。

  正在包扎的时候,胖子署长被马槽里的马儿吧嗒吧嗒的喝水声吵醒,他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大人,您回来了。那边怎么样?”

  胖子署长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正如我所想的一样,这个问题目前已经非常严峻,不过同时解答了一些我脑海中的疑点。”

  乔布特朗点了点头,并且凝重地回答道。

  “能够说说么?我感觉我自己在云里雾里,貌似自己被卷进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里面。”

  老鼠一边为乔布特朗的手臂涂着消毒酒精,一边愁眉苦脸地问道。

  “全世界所有的政府中都设有环境保护局,又或者是地理检测局,生态环境部之类的机关,这不是什么稀奇的现象。

  一旦有任何的地质问题发生,这种机关会派人去现场监察。

  通过了一定繁琐的程序之后,他们会得出是否圈地维护的决定,但万一需要维护,该项目会转交当地的土木工程拓展署或者是专属的外包公司。

  卡特拉火山一带并没有这么做。

  他们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组成了一条长长的封锁线,这违背了以往在我认知中全世界环境保护局的处理流程,这让我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次对这个所谓的环境保护局产生了怀疑。”

  乔布特朗忍受着消毒酒精在伤口上造成的刺激并且缓缓说着自己的推理。

  “第一次怀疑?所以说你怀疑了这个环境保护局不止一次?”

  胖子署长疑惑地问道。

  “嗯,第二次是老鼠去购物的时候无意间所说的一句抱怨。

  先不提能够产生大规模死伤的炸药,但我连破冰斧和一些普通的刀具似乎都受到了限制。

  奇怪的是这个限制并不是市政府或者国家安全局一类的机构下达的命令,而是环境保护局。

  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虽然说黑火药和破冰斧这种东西可以用来伤害坏境,但除了那些黑心的煤矿开发者之外,还有谁会想着去用这些破坏坏境?

  我当时的猜测是,这是一种令所有可以被视为武器的东西进行管制的手段。

  反观这条看似合理,实质荒谬的禁令,这更像是一种削弱本地防卫能力的措施。

  正因为这样,我将环境保护局背后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所以,你在那之前就已经猜到了坏境保护局的真相?”

  胖子署长追问道。

  “我只猜到了一半,其余的一半是当我实际上看到了里面的情况才推断出来的。”

  “里面有什么?那个前台女郎看着挺好看的,要不是你喊我出去,说不定我会想认识一下她,然后出去喝一杯,深入交流一下。”

  胖子署长色眯眯地笑着,露出了一个是过来人都懂的笑容。

  “相信我,你绝对不想看到幻术下面的真容。”

  乔布特朗瞄了胖子署长一言,接过了老鼠递过来的绷带,自己动手在手臂上绑了一个结。

  “那是眼魔的仆从,邪眼侍者,一群丧失了人性的家伙。

  我毫不怀疑你看着美颜的前台女郎会在跟你约会并且深入交流的时候,露出真容然后咬断你用来办案的家伙。

  他们入侵的并不是明面上的环境保护局,而是隐藏在水面之下的神秘调查局。

  老鼠,这也是我为什么相信你说的经历的原因,因为我也是调查局的一员。”

  到了这个时候,调查员的身份已经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胖子署长本来就是一个知情者,而老鼠则是已经在邪眼侍者面前暴露过的,让他知道也无伤大雅。

  根据乔布特朗对老鼠的了解,老鼠是一个重感情,并且能够守住秘密的人。

  “虽然不能告诉你太多的细节,但世界上确实存在很多神秘的事件,甚至是一些闻所未闻的生物。

  这就是调查局的本质,阴影中的守护者,守护人类的日常生活不被这些来自神秘侧的威胁打扰。

  而我察觉到环境保护局的前台女郎是一个邪眼侍者的时候,就已经明白到冰岛的神秘调查局沦陷的事实。

  一个功能完善的神秘调查局分部不可能聘用一个黑暗生物来看门,除非。。。”

  乔布特朗没有将话说完,而是让他们两人留有了一定的想象空间。

  尽管乔布特朗没有直接说明调查局内部的情况,但两人还是猜到了里面的画面定然是尸山血海。

  “很严重么?”

  胖子署长阴沉地问道。

  “几乎全灭,没有活口,但我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大规模的邪眼侍者,他们似乎藏了起来,集中在同一个地方做着一些不能见人的事。

  在发现我之后才陆陆续续出来的,想必应该是齐聚了在一个房间里。

  我出来的时候虽然甩掉了他们,但他们的人数实际上并不少,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到我这个显眼的外乡人。”

  “你被追踪了?!”

  老鼠惊呼道。

  “大概是,我并不认为邪眼侍者会放过一个撞破他们阴谋的外乡调查员。”

  乔布特朗抓了抓头发,无奈地说道。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赶紧跑啊。”

  老鼠慌张地站了起身,急救包里的乱七八糟撒了一地。

  “看看马儿,你觉得它还跑得动吗?”

  乔特布朗苦笑了一下,并伸手指了一下正在马槽里休息的老马。

  老马因为过度劳累,连着赶路后体力透支,草草吃了一些粮草和喝了一点水后便已经合上了双眼睡着了。

  另外一只马儿靠在了老马的边上,轻轻用马脸蹭着老马长长的脖子。

  “看来只能休息一阵了吗?”

  老鼠无奈地瘫倒在地上。

  乔布特朗轻轻摇了摇头,并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地图放在了桌面上。

  “你们等马儿休息好之后一人一匹赶回城镇中,将冰焰酒吧里的行囊带到这个地方。”

  乔布特朗指了指一个靠近卡特拉火山附近的羽毛河峡谷说道。

  “那边封锁了,我们怎么进去?”

  胖子署长不解地问道。

  “他们只能封锁陆地,你们坐船进去。

  胖子你将东西送到之后原路返回。”

  乔布特朗毫不犹豫地下达命令道。

  “那你呢?”

  老鼠双眼直视着乔布特朗,等待着乔布特朗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自然要去引开我身后的追兵,就让我看看,潜伏那么久的邪眼侍者们有什么本事吧。”

  乔布特朗故作潇洒地说道。

  “放心,在追踪与反追踪方面,我可是专家。”

  老鼠和胖子署长两人盯着乔布特朗,两人都沉默不语,他们明白乔布特朗这么做的深意。

  乔布特朗微笑着,便站起身来朝着两人挥了挥手,头也没回地朝着荒野中走去。

  ————

  阴暗的地牢中,一名秘卫敲响了博士所在的房门。

  “博士,第四百四十六号实验体产生了排他反应,你要去看一下吗?”

  博士原本正兴奋地在桌子上的文件中奋笔疾书,记录着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灵感,那可能就是在下一个可怜人身上试验的想法。

  听到了这一个消息,博士立马丢下了手中的笔,慌张地小跑着出去。

  “快快快!赶紧带我过去!!为什么不早一点喊我!!!”

  博士不单单是着急,似乎还带着埋怨与愤怒,但他想起面前这个是被剥夺了主观感情的秘卫后,只能无奈地锤了一下墙壁。

  第四百四十六号是目前接受手术后存活最久的实验体。

  那是一个二十三岁的男人,土生土长的穆尼黑人,父母都是当地的公务员。

  原本应该享受着不错的中产生活的他,因为一时的贪玩加上一些物质上的诱惑而沦落到了这个永无天日的地牢里。

  与先前柯蕾雅见过的其他的实验体一样,他的手臂被残忍地替换成了印斯茅斯人的手臂。

  那是噩梦的开始。

  他曾经在这个牢房里日日夜夜地求饶着,但身边的秘卫只是冷眼看着他,那种目光他见过。

  那是屠夫看待即将被宰杀的猪猡的眼神,空洞而无情的眼神。

  他因为自身的疼痛而大声咒骂过,但同样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他放弃了自身的挣扎,他麻木了,对于身边的一切,他都陷入了绝望。

  他的世界中只剩下了灰色,不管送进来的食物是什么,他都直接倒在了嘴里,随便嚼嚼就吞咽了下去。

  一天天重复而单调的生活在这个牢房里几乎接近永恒一般轮回着。

  反抗?求助?

  在这里连生存都是奢望!

  他冷漠地看着身边的牢房里放进去新人,而新人死后又找来了更多的新人。

  除了换了几张面孔,他们的遭遇都是一样的。

  越是反抗,就死得越快。

  第四百四十六号实验体曾经想过了结自己的生命,但最可恨的是连用来上吊的工具都没有。

  起初的时候,只是身体微微发热,并且肌肉感到酸痛。

  他并不在意这些,秘卫同样也不在意这些,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下感冒是最常见不过的事情。

  慢慢,他发现了自己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成片成片的头发开始从自己的头上掉落。

  牢房里没有镜子,他看不到自己脸上的变化,但他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

  本来手臂上的皮肤变得了粗糙,那是因为皮肤上的角质层正在发生变化。

  脖子上出现了三道不明显,但是能够张开的皱褶。

  种种迹象都指向了他的身体似乎开始正在转化成印斯茅斯人,直到他的皮肤下开始出现气泡状的隆起。

  只要轻轻一碰,气泡就会像炸弹一样炸开,形成一大片的皮肤受损和肌肉损伤。

  不管他是坐着,抑或是躺着,都可能一不小心炸开了一大片的皮肤。

  他只能用毅力站着,连多余的动作都不能有。

  这种疼痛远远比不上脊柱带来的疼,他感觉自己的脊柱正在不断断裂,那种钻心的痛让他压根无法入睡,甚至无法出声。

  “不!不!不!这不是排他反应!”

  赶到了牢房前的博士一把抓住了牢房外的栏杆,狂热地看着牢房中痛苦的实验体。

  “这是转化的反应!我们成功了!!!”

  博士眼中看到的,是一件超越世间所有名贵画作的艺术品,而自己就是这一件艺术品的作家,自己就是这一件艺术品的主人。

  他从外科医生长袍的兜里取出了一根长得吓人的针管,在秘卫打开了牢房之后马上来到了实验体的身边。

  金属长针精准地刺进了实验体的动脉,抽取了一整管变成墨绿色的血液。

  “把他丢到水里,用铁链锁起来!这是我们的亚当!而我就是圣光!哈哈哈哈!”

  他看着那一管墨绿色的血液,仿佛看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王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