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伊始之影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独处与花洒
 
  乔布特朗拿起了服务员送来的温水,里面贴心地放了提神的香兰叶和醒酒的柳橙片,显然是小费给到位后的好处。

  喝了两口,腹中带来了一丝温暖,驱散了些许那些景象带来的寒意。

  尽管效果极微,但起码让乔布特朗的喘息平静了下来。

  乔布特朗想着那个黑人所说的话,但却发现记不清他的样子了。

  只记得一个爽朗的笑容,还有那随意的笑声。

  “一个充满激情和令人热血澎湃的夜晚。。。”

  乔布特朗苦笑了一声,自嘲着说道。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少女希芙递给他的小纸条看了一眼,纸条上是用蓝色的墨水写下的娟秀字迹。

  “我住在208号房,今夜的月色很美,乔布特朗先生。假如您睡不着,欢迎来找我聊天。”

  字里行间充满了暧昧的气息,乔布特朗也许明白了那黑人最后的笑声。

  乔布特朗摇了摇脑袋,晃去了不绅士的思想,他费力地撑起了身体,像个醉汉一样摇摇晃晃走回了自己的369号房门前。

  一拍自己的口袋里,却发现房门的钥匙不见了。

  乔布特朗回想了一下大概是出现幻象的时候在地上翻滚然后遗落在地面上了。

  乔布特朗只能无奈地回到了甲板上,但甲板上空无一物,只有一个昏昏欲睡的保安人员,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外套,就像十几天没洗过一样。

  乔布特朗上前拍了拍坐在保安亭内的保安,保安如梦初醒一般抬起了头,看到面前有人下意识条件反射地猛然站了起身施礼。

  “队长,我绝对没有偷懒!”

  乔布特朗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很明显日常被保安队长抓包的小保安,对着他说,

  “你看看清楚?”

  小保安揉了揉眼睛,发现眼前的人并不是自己所敬畏的保安队长后便松了一口气。

  “谢谢先生,要是队长发现了,我今天又得做五十个俯卧撑了。

  有什么事情可以帮你吗?”

  小保安放松后便坐下了问道。

  “我在找我的房门钥匙,我想应该是我下午在这里的时候不小心遗落了。”

  乔布特朗指了指自己曾经跪倒的地方说道。

  “噢,这可难办了。

  一般我们的住客遗落房门钥匙的时候可以去找客房部的人补领一把,但客房部现在已经下班了。”

  小保安无奈地摊了摊手。

  “有没有可能你们的保洁人员捡到了?”

  乔布特朗有些着急地问道。

  “假如捡到了会送回去客房部的,所以。。。先生今晚祝你好运。”

  小保安悻悻地说道。

  “现在这种情况下我除了等到天亮客房部开门之后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乔布特朗着急地心想道,他可不想在甲板上吹一晚上的风。

  “有可以给我暂住的地方吗?员工宿舍?甚至是储物室?给我一条毛毯就可以了。”

  乔布特朗试探地问道。

  “员工宿舍有明确的规定,船上的客人是不能进去的。

  该死的老盖瑞,上次勾搭了个女客人,然后被队长逮到了。

  虽然一夜风流,但宿舍里也留下了不能带客人进去的规定,违反者可是要丢掉饭碗的。

  先生,我真的爱莫能助。

  假如你需要的话,我这件外套可以借给你?”

  小保安正准备脱下那件脏兮兮的外套,但乔布特朗却扬手阻止了。

  “感谢你的好意,我想在如此的夜空中冥想,听着海潮声,也许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说罢,乔布特朗便与小保安道别后转身离开。

  实际上,小保安的人品不错,只是乔布特朗无法接受他那件看上去像十几天没洗的外套。

  369号房门外

  “天啊希芙,你到底在做什么,你这个没羞没臊的少女。

  半夜三更去敲响一个独身男子的房门,你一定是疯掉了才会这么做。

  希望乔布特朗先生不要对我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天啊,万一乔布特朗先生觉得我是一个放荡随意,人尽可夫的女人怎么办?”

  希芙此时换上了一套舒适的睡裙,相比那件本来穿在身上连衣裙,这一件丝质的睡裙款式更加宽松。

  脚上穿着一双布制的拖鞋,身上也没有做多余的打扮,希芙就像入了魔一样来到了乔布特朗的369号房前敲了几次门。

  “这么晚了,乔布特朗先生一定是睡下了。”

  希芙如此对自己劝说道。

  原本满怀着某种期待的希芙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没有人前来应门的时候反倒觉得有些失落。

  希芙觉得心中有些郁闷,她似乎不太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但脑海中始终有着乔布特朗的位置。

  餐厅里与乔布特朗喝酒的黑人站在了转角的暗影里,看着失落的希芙,轻轻地说出了一句话,

  “既然不开心,为什么不去吹吹风呢?”

  希芙双眼从而变得空洞,耳边已经回响着黑人的这一句话,她无法压制自己心中想要去吹吹风的欲望。

  “对,去吹吹风,去哪里可以吹风?

  对,去甲板,甲板上就可以吹吹风。”

  希芙似乎变成了一个被操纵的木偶,鬼使神差般向着甲板走去。

  小保安在乔布特朗转身离开后继续打起了瞌睡,但隐隐约约之间看到了希芙的身影从保安亭旁走过,然后在拐角去消失。

  他吓了一大跳,并捂着嘴,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心中激动地默念道,

  “我的天啊,女鬼,女鬼,你千万不要杀我。

  该死,老盖瑞说的不是传说,是真的!是真的!”

  小保安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躲在了保安亭的桌子底下瑟瑟发抖,从窗口吹进来的海风让他觉得透骨般冰凉。

  “该死的,该死的!

  老盖瑞怎么来说来着?我想起来了!

  库克罗普斯号是一艘被诅咒的鬼船!

  曾经因为捕杀了一条美人鱼而被诅咒,天啊!

  那我刚刚看到的不就是美人鱼的幽魂??”

  小保安惊慌地想道。

  ————

  乔布特朗在甲板上找了一个风比较小的位置,背靠着墙壁盘坐了下来。

  夜晚的星空特别迷人,但群星的光辉在左弦月的光辉前不值一提。

  乔布特朗抬头看着这片美丽的星空,但却起不了半分欣赏的心。

  群星的光辉闪烁,时明时暗,偶尔有几颗流星在天际划过,但乔布特朗觉得,这一切都给不了他真实感。

  他拉紧了自己的外衣,只是外衣保存下的温暖才能让他感到自己似乎还活着。

  在夜里甲板上的温度已经下降到了摄氏三度,再低一点就会接近冰点;这是显示在甲板温度计上的刻度,精确而无误。

  长期暴露在这样的低温下,身子较弱的人会患上失温症而休克,身子稍微健壮一些的也许会感冒。

  乔布特朗催动了圣光教的咒术,在手心唤出了一团洁白的圣光。

  圣光在他带来了丝丝的温暖,但同时消耗着他的体力。

  希芙走到甲板上之后从被催眠那般的状态中醒了过来,海风吹在了衣着单薄的希芙身上,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咦,我来甲板上是来做什么?”

  希芙疑惑地想道。

  她抬头看了一眼绝美的星空,发出了被惊艳的感叹,

  “城市里看不到这样的美景。”

  她的眼角余光发现了甲板的角落里居然似乎透着白色的光,希芙因为好奇而缓缓朝着那个方向接近。

  希芙惊讶地发现了乔布特朗的手里捏着一团白色的光,

  “天啊,乔布特朗先生,没想到你还是一名魔术师。”

  乔布特朗猛然抬头,发现了希芙的脑袋正从墙壁的转角处探了出来,惊讶地看着自己。

  乔布特朗停下了力量的供给,并将手中的圣光捏碎,碎成了好看的一个个小光点然后消散。

  “白磷和凡士林,你也可以做到。”

  乔布特朗马上想了一个合理的解释方法,并向突然到来的希芙解释道。

  “噢噢,小说里那些墓室中的鬼火也是这个原理吗?”

  希芙似乎忘记了寒冷,好奇地问道。

  乔布特朗点了点头,并打量了希芙此时的装束。

  他站起了身,脱掉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希芙的肩上。

  “晚上冷。”

  乔布特朗轻轻地说道。

  希芙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乔布特朗先生,你在这里做什么?练习魔术可以在房间里啊?”

  此时乔布特朗十分尴尬,并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房门钥匙不见了,客房部要明早开门,所以。。。”

  希芙顿时明白了乔布特朗的窘境,但想想就觉得很好笑,于是便噗呲一下笑出了声。

  “那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希芙说完之后,才发现了自己的话语是多么令人想入非非,于是小脸唰得一下红到了耳根。

  这句话听起来就像是怨妇正在埋怨丈夫那般的娇嗔,但乔布特朗此时却没有在意。

  “咳咳,作为一名绅士,在认识的第一天就贸贸然在女士的房间内留宿,这不符合我作为绅士的原则。”

  乔布特朗干咳两声,尽力地解释道。

  “所以你就情愿在甲板上吹着冰冷的海风,也不来向我求助了?

  乔布特朗先生,你这是对一位女士的不尊重。”

  希芙闻言后气鼓鼓地叉着腰,看上去就像一只被激怒的河豚鱼一般,但比呆呆的河豚鱼要可爱得多。

  “不管你了,机会只有一次,爱来就来吧。”

  希芙红着脸说道,随后便一阵小跑,却走走停停般向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乔布特朗本来还打算坚持在甲板上过夜,但随着一阵寒冷的海风和那突然打在甲板上的雨滴,乔布特朗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希芙回头看见被突然降下来的倾盆大雨打得浑身湿透的乔布特朗那副狼狈不堪的样子笑出了声。

  乔布特朗黑着脸走到了有盖的走廊里抖了抖身上的水珠,然后仿佛下了一个天大的决定一般跟在了希芙的身后,

  “你赢了。”

  希芙闻言后摆出了一副胜利者一般的姿态,趾高气昂的对着乔布特朗比了一个剪刀手。

  乔布特朗无奈地跟在了希芙后面,走进了她的房间。

  “先说好了,我睡沙发。”

  乔布特朗进门后便脱下了湿搭搭的鞋子和袜子,并如此说道。

  “当然了,你可是我从甲板上捡回来的,就跟街上捡回家的流浪猫一样。

  不打理干净,调教一番,怎么可能让你上我的床?”

  此时神经大条的希芙再一次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有多么暧昧,便马上慌乱地解释道,

  “我说的是,上我的床睡觉,睡觉!”

  “噢?”

  乔布特朗向希芙投去了一个包含深意的眼神,并嘴角划出了一道好看的弧度。

  “啊,你烦死了。快去洗澡吧。浴室里有浴袍。”

  希芙似乎对浑身上下被突然降下的暴雨打湿的乔布特朗不太满意,于是便用力地将乔布特朗推进了浴室里。

  船上配备了二十四小时的热水供给,但只是比较简单的淋浴,而不是浴缸,毕竟淡水在船上属于比较珍贵的物资。

  乔布特朗关上了门,褪去了黏在身上的衬衣,并用力将衬衣里的水拧了出来,并拿了一个衣架挂在了浴帘边上。

  乔布特朗拧开了水龙头,花洒中喷出了温度恰当的温水。

  褪去衣衫后,乔布特朗草草用温水冲洗了一边身子,他突然觉得了有一丝荒谬和违和感。

  “整件事就像是被人操纵了一样,一切来的太巧合了。”

  花洒中的水珠带走了乔布特朗身上的寒意,但他的内心却开始慌张了起来。

  这种被操纵命运的感觉十分诡异,并且只有在深陷其中后才能发现有丝毫端倪。

  “仔细回想,想想每一个细节,你观察到的细节,乔布特朗你可以的,你还记得。”

  乔布特朗双手撑在了墙面上,细细思索着,

  “突然的幻觉,突然的晕倒,突然出现的少女,突然出现的黑人,还有那个黑人的话。

  那黑人曾说,充满激情和令人热血澎湃的夜晚,这是关键吗?

  不对,也许在更早之前。

  乔布特朗想!用心去想!”

  乔布特朗想起了乌姆尔的话,剧中人,恶趣味的家伙,巧合的安排,还有似曾相识的手法。

  “黄衣之王哈斯塔!那黑人就是哈斯塔吗?

  不,黄衣之王哈斯塔喜爱黄色的衣物,那黑人穿的是黑色的燕尾服!

  那个黑人的身份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这么去安排?

  假如我是幕后黑手,我会怎么安排?

  换位思考,乔布特朗!”

  乔布特朗的思维伴随着花洒的水珠弹射,落在浴室的地面上飞溅。

  “乔布特朗,你在一个庞大的棋盘里,你只是一枚棋子,那么背后有几个操盘手?”

  乔布特朗睁开了眼睛,似乎真相就已经在他的面前。

  一个花洒,三根水柱,无数颗水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