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伊始之影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理智与疯狂
 
  “除非本笃修道院是一家伪信徒组成的修道院,那就让很多的疑团变得合理了许多。”

  乔布特朗说出了一个让俾斯麦和尼采大师都瞪大了双眼的说法。

  俾斯麦一拍手,有些激动地说道,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那一名修道士只是犯了一件小事就被判决了极刑的原因!”

  “是啊,在传说中这名修道士为了将功赎罪,才提出了自己会在一夜之间写出人类文明的汇聚精华,否则将会老实承受残酷的墙封刑,随后才向恶魔祈求了力量完成了这本书。”

  尼采大师缓缓地说道。

  “墙封刑?这是什么刑罚?我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

  俾斯麦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来自拉丁语, inclusus,原意是被封闭的意思。

  该刑罚会将活人捆绑起来然后砌到墙体当中,由于缺少食物和氧气,受刑者很快就会在墙体中死去。”

  尼采大师解释道。

  “没错,尼采大师说得对,这就是我为何猜测这个本笃修道院原本并非是圣光旗下的修道院的原因。”

  乔布特朗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要知道这本书的创作时期正是教权最强的年代,那是现代人称为黑暗时代的时候,明明有更多的刑具可以选择。

  为什么会选择了墙封这么一个刑罚?”

  俾斯麦想了想,并拍了一下大腿,

  “对啊,铁笼刑、石刑,甚至是铁处女都是那个时代发明出来的刑罚。

  相对这些残忍又血腥的刑具,选择墙封是为了保持尸体的完整?”

  乔布特朗点了点头,

  “俾斯麦大人,可曾听说过墙中鼠?”

  俾斯麦摇了摇头,但尼采却摆出了略有所思的样子,稍顷,尼采发言问道,

  “你说的墙中鼠,令我想起了一个中古世纪的传说故事。

  那是位于瑛国的一个诡异修道院,人称伊克姆修道院。

  那是一座古怪地混合了多种不同的建筑风格的建筑。

  它拥有着几座哥特式的塔楼,但这些塔楼的下方确实萨克逊式或罗马式的构造,而建筑的低级又表现出了更加古老的建筑风格,或者混杂了好几种不同的风格。

  传闻中那些地基中包括了古罗马式、德鲁伊式,或者是威尔士当地风格。”

  乔布特朗抬头看了一眼尼采大师,没有打断他的话语,并让他继续说了下去。

  “传闻中,这一座修道院遭到了诅咒,并且自瑛王詹姆斯一世统治时期起就一直荒废着。①

  根据当地的民间传说,这一座修道院中曾经发生过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

  房子的主人,他的五个孩子,还有几个仆人都被杀害了,与惨案有关的许多疑问致敬都没有合理的解释。

  所有的恐惧与先期都指向了屋主的第三个儿子,伊克姆男爵十一世,唯一的幸存者。

  他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他发狂地离开了这一座古老的建筑,也不想再想起它。

  后来他逃到了北羙的弗吉尼亚,并且在那里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

  从他在临终前,他的仆人听到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墙中鼠!”

  “看来尼采大师对这些民间传说也有所了解,那接下来的话我也就不避嫌了。”

  乔布特朗听完了尼采大师介绍墙中鼠的话语后微微点了点头说道。

  “我怀疑,墙中鼠的传说,是由异端引起的事故。

  而墙中鼠这种闻所未闻的怪奇生物,也许是那些不能够提及的存在创造出来的产物。

  其中也许需要一种特别的仪式,那很有可能就是墙封。”

  乔布特朗一边说着,一边在一张白纸上写着几个时间点。

  纸上分别写着:一)13世纪,魔鬼之书,二)14世纪,黑死病,三)16世纪,墙中鼠传说。

  “假如按照这个时间点来推演,魔鬼之书的诞生就并非偶然。

  异端信仰在那之前就已经存在,假设本笃修道院属于信仰那些不可名状的存在的异端信徒,那么这本书的诞生也许就是一个由人们口中的魔鬼写下来给与信徒的一种启示,我们也可以理解为一本密码本。”

  乔布特朗指着纸上写出的时间点一说道。

  “通过魔鬼之书上传达下的信息,异端将黑死病这个世上最为严重的瘟疫扩散到了世间,并将人们的注意力丢到了女巫的身上,所以引起了大型的猎巫活动,一直持续到了十七世纪。”

  乔布特朗说完之后时间点二旁边添加了两笔,猎巫。

  “而在十六世纪,生活在瑛国伊克姆修道院的人们遭受了未知的惨剧,而根据文档记录,他们身上其实都有着被啮齿类动物啃咬的痕迹。

  当地出现了墙中鼠的怪奇传说,而这个传说也被临终的伊克姆男爵十一世的遗言所正式提及了出来。

  按照这个逻辑推论下来,本笃修道院与伊克姆修道院信仰的异端神明应该是同一个,而我们先前一直讨论的失落的八页,应该就是异端神明给祂的信徒留下来的信息。”

  说完了最后一句后,乔布特朗意味深长地看着俾斯麦,而俾斯麦见状后略加思索,并严肃地点了点头。

  “尼采大师,你想知道世间的真相吗?”

  俾斯麦眼神严肃地看着尼采大师,并问道。

  尼采大师闻言后没有马上做出回答,并揉了揉双眼,站起了身。

  他走到了窗边,看着街上卖力地叫喝商品的小贩,看着面包店里擦着汗水的面包师傅,看着这穆尼黑的繁华。

  “世间的真相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如何使人类这种卑微的生命能够在这世间上好好地活下去。”

  尼采大师喃喃自语地说着,随后转过了身,微微一笑道,

  “愿闻其详。”

  乔布特朗组织了一下语言,并对尼采大师说道,

  “我并不能够告诉你,我来自哪里,我也不能够说得太过详细,因为我接下来所说的是圣光会与济世会,甚至是市政厅都严令禁止的话语,但我并不是邪恶的人,请尼采大师相信我。”

  “这一点老朽也可以为乔布特朗作证,同时希望你听完了我们今日的对话,不要将任何的内容透露出去。”

  俾斯麦附和道。

  尼采点了点头,并走到了茶水间里给自己泡上了一杯香浓的咖啡,

  “放心,作为文人,很清楚什么话能讲,什么话不能讲。

  就像我昨夜的银鳕鱼,吃了可以填饱肚子,但也许会让我拉肚子。

  但有些话说了,就不是拉肚子那么简单,掉脑袋这种玩笑我可担不起。

  就让我们的话留在这一个三零二号房间里,随着清洁工人的打扫后消失就好了。”

  “世间上存在着一些古老,甚至人类无法理解的存在,分别为外神、旧日支配者和古神。

  而我们日常接触到的信仰,比如圣光教、济世会、远东的佛教等,都是本地发扬起来的信仰。

  也代表着,世间有着更多神明级别的存在,祂们也有着相对应的信徒群体。

  而在圣光教与济世会的口中,祂们就是异端。

  而我相信本笃修道院中的信仰的就是其中一位,混沌的化身,蠕动的混沌。

  也只有那一位会如此热烈地回馈祂的信徒,我们就暂时称祂为奈亚吧,呵呵。”

  乔布特朗一边说道,一边想起了他在档案室里看到的文件呵呵笑了两声。

  “奈亚经常会给予人类希望,然后去看着人们再一次陷入绝望,那是一位极具恶趣味的存在。

  而我相信本笃修道院那一名修道士一定是绝望到极致,甚至快要发狂了,而奈亚就出现了,挽救了他的生命,并写下了魔鬼圣经。”

  尼采大师闻言后倒吸了一口凉气,而试探地问道,

  “所以我们正在破解的是关于奈亚所设下的一个局?”

  俾斯麦摇了摇头,

  “并没有那么简单,实不相瞒,穆尼黑中已经存在了两个已知的异端团体。

  近日你听到的枪炮轰鸣,正是我旗下的第三军与这两个异端团体作战时发出的声响。

  最让人头疼与费解的一件事就是,其中一个团体一向低调,而在近日突然向官方和另一个异端团体同时挑衅。

  而其中的契机,也就是他们突然发难的原因,正是我们正在寻找的答案。”

  “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突然发难的原因,与这一本魔鬼圣经相关,也许就是其中失落的八页上的内容,又或者用另外一种方法隐藏了在魔鬼圣经当中。”

  乔布特朗说道。

  “是因为原因让你去怀疑魔鬼圣经这一本的典籍?”

  尼采大师疑惑地问道。

  乔布特朗苦笑了一声,

  “我不能说。就当是直觉吧。”

  实际上,那是乌姆尔给与乔布特朗的提示,但乔布特朗并不能说出乌姆尔的存在。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从另外一个方面去思考一下魔鬼圣经的秘密呢?”

  尼采大师无奈地摊开了手,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想法。

  “噢?是什么方面?”

  乔布特朗问道。

  “既然你之前提到了这也许是一个密码本,那就用破译密文的方式来看看其中的排序和格式,这也是我之前想要说的。”

  尼采大师翻了翻这些文献,并在纸上开始写了起来。

  “魔鬼圣经是用捷珂语记录下来的,而翻译整本书成为其他语言后,必然会出现翻译错误的问题,而你这一份是原版的拓印版,就能够避开这个问题。”

  尼采大师翻阅着乔布特朗带来的几十页文献,将每一页的页首字母抄写了下来。

  一句不完整的话呈现了在纸上。

  “看,我们根本不需要去纠结失落的八页,只需要用其他的页数来补充当中的内容进行反推就好了。”

  纸上写着这么一句话,

  “末日即将到来!新的轮回即将开始!来自地底的XXXXXXXX即将出现!种子已经播撒!大门的守卫者已经等待多时,等着银之匙的到来!世界进入新的篇章!改变!不!不会改变!只是新的开始!”

  乔布特朗一拍脑袋,

  “天啊,我居然错过了这么重要且简单的思维方式。

  尼采大师不愧是天才!”

  尼采大师耸了耸肩,但却神情严肃地说道,

  “乔布特朗先生,很明显这失落的八页中存在的是一个名词,或者是一个名字。

  这一句话给了我一种极其不安的感觉,正如有人用尖刀驾在了我的脖子上,该死的,这个描述并不正确,但我相信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乔布特朗点了点头,并对着尼采大师说道,

  “尼采大师,我会尽我的全力去阻止灾难的发生,感谢您今日的大力相助。

  我有了一些想法,正好需要回去查证一下,就不多作打扰了。

  假如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以私人的身份前来拜访您。”

  说罢乔布特朗站起了身,对尼采大师鞠了一躬,便开始收拾桌上摆放的乱七八糟的文献。

  俾斯麦悠闲地将杯中的红茶一饮而光,放在了桌上,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皱着,

  “好了,那老朽也不多打扰了。尼采大师,老朽无以为报,那就晚上命人为你准备一份丰盛而美味的晚餐,调理调理受伤的肠胃吧。”

  俾斯麦说完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而尼采大师则哈哈大笑了。

  将乔布特朗与俾斯麦送到了门外,尼采大师颓然地坐在了沙发上。

  “所以,我那些梦境可能是真的。”

  他轻声地说道。

  他想起了那些让他晚上无法好好睡眠,一直困扰着他的梦境。

  他看到了被洪水淹没了大半的城市,浩瀚无边的深海,昏暗的船舱,太平洋上无尽的海浪。

  他那些梦境中疯狂的幻想会让他醒来后大口地喘着气。

  那种折磨人的窒息感与不现实的梦境产生了冲突,尼采大师经常会思考到底何处才是真实。

  他曾向圣光教的神职人员求助,但却被打发到了精神科医院去领取了一些帮助睡眠的药物。

  “噢,也许只是您创作的压力太大导致的幻觉,尼采大师。”

  这句话常常会出现在那些精神科医生的嘴边来安慰他,但尼采大师自己深切地明白,这一切与压力无关。

  自己的文学创作是一件快乐并且轻松的事业,在创作之时只有享受,并没有痛苦。

  尼采大师不敢将自己的梦境再一次提及在人前,他不想被人称作是疯子。

  梦境中那些天地与海洋颠倒的情景,还有那些诡异的街道构造,还有那些令人头皮发麻的生物,无时无刻在折磨着自己。

  尼采大师喃喃自语道,

  “保持理智,随后步入疯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