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伊始之影 > 第三十五章 悲痛与离别
 
  打着猎巫名义来的村民终究还是撕破了虚伪的面纱。

  他们用麻绳将艾汀娜手脚都捆在四周的顶梁柱上,并将艾汀娜层层包围。

  污秽下流的兽行就发生在塞拉斯的面前,他被打得遍体鳞伤,此时无法动弹,但身上的伤痛岂能与心碎相比?

  “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在这种地方住下来,我应该带着艾汀娜住到那深山远林中。

  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够强大,无法一人挡下这些暴徒。

  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够警觉,暴露了痕迹才会被发现。

  啊啊啊啊啊啊!!!”

  塞拉斯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他看到纯洁无瑕的艾汀娜就如同一杯清澈透明的水,在滴入墨水后,慢慢被熏染上漆黑,再也无法回到最初的模样了。

  塞拉斯是何等的不甘,他讨厌这个猎巫的时代,他憎恨这些虚伪的野兽,他厌恶着所谓的信仰;同时,他祈求着力量,他渴望着希望,他期盼着奇迹。

  那些可恨的暴徒一边施暴,一边还说着些大义凛然的话语,伪装着自己是行为都是高洁的。

  啪!一巴掌打在了不愿服从的艾汀娜脸上,那矮小猥琐的男子还高喊道,

  “女巫!你一定是女巫!我们才会对你如此的动心!只有好好伺候我们,我们才会放过你!”

  可怜的艾汀娜手脚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连挣扎都做不到。

  那些污言秽语并不能刺激到艾汀娜,真正令她伤心的是塞拉斯绝望的眼神。

  “塞拉斯,不要看!不要再看了。。。求求你。。。”艾汀娜在心中哭喊着,尽管如此她也无法发出声音,那些禽兽用布条塞满了她的嘴巴。

  艾汀娜的双眼逐渐空洞,无视着狂欢的人们。

  这个坚强的女孩独自承受着折辱,并没有再流出屈辱的眼泪。

  她的心死了,自然泪也不会再流,只希望心爱的男孩能努力地活下去。

  破落的马厩中的暴徒们喧闹着,大声地炫耀着自己的家伙,众人相互嘲笑着。这高声浪引来了正好在不远处路过的马车上的人,那人在马车内唤来管家前去查探。

  “天啊,这是何等荒诞的行为,我以我的主人霍亨.冯.富尔斯特侯爵的名义阻止你们!”(注一)

  一个黑发的男子穿着上重下轻,呈倒三角形的华贵装束怒斥着马厩内的恶行,背后还穿戴着一件红色的披风。

  上半身是雄大的夸张肩,袖子与肩膀的位置里都塞满了棉花作为填充物,下半身穿着紧腿裤,使整个人显得高挑一些,脚上穿着一双擦得油亮的长筒皮靴。这是贵族或贵族贴身的随从才能穿着的衣装搭配。他的腰带上别了一把镶嵌了红宝石并有着华丽雕文的长剑。

  他拔出了长剑,威慑着这些目无法纪的刁民,塞拉斯见状,心里突然燃起了希望。

  “求求你,救救她。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塞拉斯一边咳着血,一边说道。

  那威严的管家一挑眉,细细打量了一下艾汀娜,然后说道,“好。”

  那些刁民们在听到了霍亨侯爵的名号后,便唯唯诺诺地展现出恭维的表现。

  这管家却带着高傲的眼神看着这些乌合之众,在那么村民还没来得及说出讨好的话的时候,一道剑光横扫而过。

  此时,鲜血四溅,一片头颅飞起,他们在死前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

  那些恶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虽然塞拉斯并不是自己亲手手刃这些混蛋,但也觉得十分的解气,便带有好感的向那名深藏不露的管家投去了敬畏的眼光。

  那管家轻轻一挥甩走了剑锋上的血,便斩断了艾汀娜身上的绳索;他挥剑入鞘后解下了背后的披风包裹住艾汀娜暴露着空气中的胴体。

  塞拉斯从地上艰难地准备爬起来的时候,那管家丢出了一块腰牌,冷傲地说道,

  “这女孩我便带走了,她对我家主人有用,你若是还想着她,就带着这腰牌来挑战。这是我为你们出手的代价。”

  说罢,管家便取出了一直塞在艾汀娜口中的布团,对着艾汀娜说道,

  “在离别前,你还有什么话想和他说?

  塞拉斯没想到刚刚获得了自由,还没来得及幻想未来,却又在瞬间失去了陪伴在艾汀娜身边的机会。

  艾汀娜挪动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爬到了塞拉斯身边,轻柔地对他说,

  “我在那里等着你,我的骑士。你一定要努力变得强大,假如你做不到,那就忘了我。”

  说着说着,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塞拉斯费力地伸出了带着鲜血的手,擦去了那人儿脸上的泪滴。

  “我的小公主,我会像今天一样拼尽我的生命来训练,只要还有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满脸血污的塞拉斯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并努力着瞪大了双眼;因为骑士不能软弱,也不能哭泣。

  两人用力地拥抱着,用尽所有的力气只想在将对方的所有留在那胸膛下的心中。

  塞拉斯忍着痛楚将自己已经骨折的手打开,握住了艾汀娜的纤纤柔荑,两人十指相扣,额头碰着额头。

  所有愉快的回忆,此时在心底浮现,欢声,笑声,对方的每一个小动作,都化作了刻骨铭心的烙印烫在灵魂最深处。

  他们都相信,只要坚信,就会有重逢的一天。

  那冷傲的管家等两人完成了最后的拥抱,低声提示道,

  “该动身了。”

  艾汀娜不舍地分开了紧握的手,管家丢出了一瓶药水,说道,

  “喂他服下吧,能帮助伤势恢复,他没什么外伤,用不着包扎。”

  艾汀娜跪坐着,让塞拉斯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扭开了那精致的水晶瓶,仰头倒在自己的嘴中,苦涩的药液从她的小嘴中渡了过去。

  这是最后的吻别,唇分过后,那管家便将艾汀娜背在身后往外走去。

  塞拉斯无能为力地只能目送深爱的就此离去,那道靓丽的身影渐渐消失了在视野中。

  不甘、愤怒、悲哀、不舍这些一直被压抑的情绪到了忍耐的极限,他终于无法维持那一丝笑容,放声痛哭了。

  “呜啊啊!”

  命运使他们相遇,但命运也为他们选择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此时他们走到了路口的分岔点,剩下的只有擦肩而过的遗憾和空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