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伊始之影 > 第二十七章 流言与香烟(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
 
  大批的人群围在了乌尔姆市医院外指指点点,接头交耳地传着可怕的流言。

  “听说了么,里头的胖护士现在都快疯了,她现在只会喊怪物怪物。”

  “嘿,这算什么啊,我听说里面的人都死光了,那个死相是真的吓人啊!”

  “对对对,都在说里面的人都成了干尸,跟那埃及的木乃伊似的。”

  治安队第三分队的人们正在现场维持着秩序,虽然已经尽快地封锁了消息,但人们的流言蜚语却是管不住的,又不能让这些人把嘴巴缝起来。

  人类的劣根性在此刻发挥着淋漓尽致,只要事不关己,便可以肆无忌惮地去围观、去讨论;殊不知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同时人类也是荒谬的,这种骇人惊闻的谈资往往会随着时间被遗忘,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少数的知情者会对此留意,并在暗中守护着世间,以免这种可怖的意外重蹈覆辙。

  “让让让让!”

  人们看到了一道烟尘从远处朝着医院的方向快速地来到了包围圈外。

  那是乔布特朗带着分队的人骑着马一路疾驰赶到了案发现场。

  他左手紧握住缰绳,右手扶住马背,双脚甩蹬,便一个灵巧地翻身下了马。

  从那温顺的马儿身上取下了刺剑并挂在了腰上,乔布特朗连忙走向前询问目前的状况。

  “现在里面什么情况?”

  本来一直维持着绅士风度的乔布特朗没有去管此时被风吹乱的头发,而是着急地向同僚询问着。

  “唯一的目击证人是这里的护士长,现在已经保护起来了,但是精神状态很差,离疯不远了。”

  前来对接的治安三队队长布兰顿.霍博苦笑着说道,

  “里面我们初步查探了一下,没来得及完全调查过,但是能确定的是现场已经发现了二十三具尸体,死状都是一样的,应该属于同一种生物下的手。尸体还在原处,我们没有移动过。”

  “有没有可能那个生物还在医院里?”

  乔特布朗心急如焚地问道。

  布兰顿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

  “神秘侧的事情我们又不是很清楚,但怪物仍然隐藏着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我的小伙子们都是全副武装进去的。”

  “明白了。”乔布特朗回应道,

  话毕便转头对六队所属说道,

  “小子们,干活了!准备好冒险了吗?”

  “准备好了!”

  此时六队所属每人都为手中的燧发手枪上了膛。

  这是治安队平日做为威慑的武器,整体全长540毫米,14.5毫米的口径。

  整体使用了白桦木与高强度的铝合金进行包嵌,巧妙地增加了一体感。

  枪管的风格简约大方,抛弃了中世界贵族所喜爱的那些花里胡哨的装饰和雕花,而是采用了棱角分明、充满了粗矿风格的设计,呈现出一种直接的暴力美感。

  后膛装填的设计能够使子弹与枪管减少缝隙,防止火药燃气泄漏而达到子弹能够有一个稳定的飞行轨迹。

  当解脱枪身闭锁后,枪身前部向下折叠,便能打开弹膛,这种设计与双管散弹枪的撅把设计相似;

  只要经过严格的训练,就能将这种枪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从一百米外准确地击杀对手。

  这种新型的武器还没普及到德国全军,而是作为神秘调查局部下才能拥有的兵器发放了下去;

  除了普通的火药子弹,每个人在每个月都能领取五枚雕满符文的秘银子弹,用作应付来自神秘侧的麻烦。

  第六队的队员们分别从医院的前后门进入,他们借助着阴影背靠在墙壁缓缓向前推进;

  他们纵使能耐再大,始终还是普通人。

  包括乔布特朗在内的众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警惕地环顾着四周,查看着周围可能发生的动静。

  医院里的死寂凸显着毛骨悚然的氛围,

  “滴答”一滴水珠从没被拧紧的水龙头落下,刺激着队员们的神经。

  队员们陆陆续续地发现了干枯的尸体,这些尸体就像在沙漠中暴晒了几年一样,失去了身体中所有的水分。身上的皮肤晦暗无光,皮肉干枯贴骨,但他们死前的恐惧仍然栩栩如生地保留在脸上。

  “滴答”又一滴水珠落下。

  “阿嚏!”

  从那厕所中,一把稚嫩的男声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乔布特朗闻声后,便轻巧地跃进了厕所,一脚踹开了那厕格的门。

  一个年约六岁的小男孩失魂落魄地双手抱膝,瑟瑟发抖地坐在了马桶圈上,看到了乔布特朗后,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瞬间崩溃。

  “哇!”

  豆大的眼泪从眼眶中流出,本能地向门外的成年人乔布特朗伸出双手,此时小男孩已经从那提心吊胆的情绪中放松下来。

  乔布特朗伸手将小男孩从那厕格中抱了出来,并交给了一名年轻的队员照看。

  “现在没事了,跟着这个大哥哥吧,他会保护你的。”

  乔布特朗安慰道,并向那年轻的队员使了个眼色。

  那棕发的年轻队员蹲了下来,从衣兜里掏了一颗蜂蜜糖出来,拨开了糖纸递给了小男孩,

  “小朋友你好啊,大哥哥请你吃颗糖好不好?”

  小男孩一开始是一直哭着,而且还带着些许防备,但在糖果的诱惑下,还是败给了那甜蜜的诱惑止住了眼泪。

  “尊田!蟹蟹大各各!”小男孩嘴里喊着糖果,含糊不清地说道。

  那年轻的队员看着小男孩放松了对自己的警戒,便伸手轻轻捏了捏小男孩的脸庞,问道,

  “嗯,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大哥哥叫维鲁斯,你呢?”

  “我叫哈尔。”小男孩咔擦咔擦将蜂蜜糖嚼碎了吃了下去后便清晰地回复道。

  乔布特朗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便从怀里掏出了随身的银质十字架,走到了小男孩哈尔的身边。

  “可爱的哈尔,接下来只能让你先跟着我们,大哥哥送你个礼物,你要收好哦。它能在危险的时候保护你哦。”

  说罢,乔布特朗便将十字架套在了不再哭泣的哈尔脖子上。

  哈尔傻乎乎地看着胸口处的十字架,那个十字架上的雕像带着一种仁慈、宽容和光明的力量,让他似乎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乔布特朗见状向维鲁斯点了点头,而维鲁斯也眨了下眼作为回复,

  小男孩便牵着维鲁斯的手暂时的离开了向内探索的队伍,两人便朝着医院外走去。

  乔布特朗在目送两人离开了走廊后便指挥着队伍继续前行。

  在遇见小男孩哈尔之后,便没有任何的奇迹发生了,只有一具具死相恐怖的干尸。

  经过统计,医院内已经发现了五十八具成年,十六具未成年以及四具婴儿的尸体。

  众人最后来到了那太平间里,却发现了太平间内“空无一物”的异象,里面存放的尸体已经不知去向,几个原本装载着尸体的密封柜却七零八落地倒了在地上。

  ————————————

  “维鲁斯大哥哥,你还有糖果吗?”

  哈尔用稚嫩的声音问道。

  “没有啦,我身上只有一颗糖了。”

  维鲁斯回答道。

  “那,我可以吃掉你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