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写命师L > 第十三章、没想到,她甩锅甩的挺溜的!
 
  这两天,他住在海边的一家酒店,享受一个难得的假期,当然也关注着新闻的发酵。

  一开始司脉在微博发文澄清跟陆进凯的工作关系,还让大家关注她的作品,果然他们的专栏点击率破千万,总编一高兴,自然就批了陆进凯的大假,但网友怎么可能就这样相信,于是开启吃瓜群众姿态。作为知名的情感作家,介入别人的感情,没有引导正确的感情观,影响力还是不小的。特别是第二段视频爆出后,网友又纷纷重新猜测他们的关系...

  陆进凯驱车回到家里,他已经在酒店住了一个星期,手机一直都关着,进门后才开机,澄冉的消息果不其然的跳了出来,他扫了一眼便放下,

  准备进浴室洗澡,推开门看到的就是洗漱台的镜子,打开灯,抬头再看镜子,便见里面印出澄冉的脸,陆进凯一回头,发现她正站在床边,一副脱了骨的模样,感觉是飘在那里。

  默默的转回头,陆进凯去衣柜拿衣服,始终没有开口。

  “这些天你去哪里了?”澄冉清幽的问

  “出差!”他简短的回答。

  “你在生我气!”

  听到她这样说,陆进凯冷哼着“我哪敢生气,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呗!”故意说的轻松,但任谁都听得出话中意思。

  “我是有原因的!”

  “你觉得原因对我来说重要吗?”陆进凯停在浴室门口“我不止一次跟你说过,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我愿意和你一起面对,可是你呢,处处对我隐瞒,如果可以瞒我一世,我永远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每次都是我从另一个途径知道了,你再来解释,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想?”

  “对不起...”看不得她这委屈巴巴的样子,陆进凯把衣服往床上一扔,拿起车钥匙就往门口走

  “我送你回家!”

  但澄冉纹丝不动,一会儿陆进凯又折返回来,把车钥匙也扔床上“你想怎么样?”

  “我想让你不再生气。”

  “那我帮不了你”陆进凯赌气的坐在床边。

  澄冉也移步过来,乖巧的说“我知道错了,你都冷静一个星期了,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陆进凯不理她,但也没推开她。澄冉觉得有戏,继续攻克

  “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别生气啦!”

  陆进凯坐着别扭,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他捞起散在床上的衣服丢下一句“我去洗澡”便溜进了浴室。

  第二天澄冉下班,刚走到家楼下,马路旁的车突然响起了喇叭,原来是司脉。

  本想视而不见,但她一直按着喇叭。

  “你找我干嘛?”澄冉折回坐进副驾。

  “陆进凯回来了?”

  澄冉点点头

  “他有问你什么吗?”司脉戴着墨镜,看不出她的神情。

  “还用问吗?网上那么精彩!”

  “那你们?”

  “这不用你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吧!”澄冉不愿多逗留,说完便想下车,司脉伸手拉住了她。

  澄冉愣了片刻,摆脱掉她的钳制“以后我们还是电话联系,不要再见面了!”说完便下了车。

  司脉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握了握手里残留的温度,按在了方向盘上!

  陆进凯还坐在办公室,他浏览着网页,将页面停在了引起反响的视频上,里面两个女人先是在交谈,直到最后愤然离席。其中一个是司脉没错,另一个就是澄冉!就是说早在司脉找他喝酒的那天,她们就见过面,然而她们俩都说多年未联系。

  网友很快就扒出澄冉的身份,接着各种传言便开始流传开来,其中认可度最高的是:司脉原先和澄冉的哥哥是一对,后来哥哥车祸去世,她又借机勾搭了澄冉的男朋友,被抓到现行后两人摊牌!传的有理有据,也比较符合逻辑,总之,司脉现在就是插足好友感情,道德沦丧的虚伪白莲花,与她作品里传扬的正面形象完全背道而驰。

  是不是下手太狠了点?陆进凯幽幽的想。刚关上电脑,手机就响起,不出所料的是司脉。

  “怎么,出了事就躲起来,你可真是个男人!”司脉开口能有什么好话。

  “拜你所赐,我已经成了人们口中见色起意、薄情寡义的渣男,我的名誉损失都还没跟你算,你还好意思质问我?”

  “果然是个渣男!”司脉在电话那头愤愤的说。

  “那你今天打电话有什么事呢?渣女?”互怼已经成了他们之间交流的常态了。

  “我们要开个新闻发布会,把事情解释清楚。”

  “行啊,实话实说就可以了,不用征的我同意!”

  “你也要出席!”

  陆进凯冷笑了一声“我没听错吧,你要我和你同台?是觉得狗男女这出戏不够演是吗?”

  “有必要说的这么难听吗,你想当狗,我可不想!”

  “首先不是应该跟我解释解释你们是怎么回事吗?”

  “当事人又不止我一个,你不去问问你女朋友?”想让司脉按着自己的想法走,还真不是容易的事。

  “哼哼”陆进凯从鼻子里哼出的声音“我比较想听你怎么说”

  “哈,你想听,我就得说吗?”

  “你这完全没有一点请我出席记者会的诚意。”

  “好吧,我没时间跟你争论,反正发布会的时间地址定了我就发给你,不想当冤大头,我建议你还是出席的好!”话音一落电话便挂断了!

  陆进凯放下手机,琢磨着司脉的用意,两个人出席,恐怕会适得其反!

  几天后,司脉果真发来了时间地址,就在本周末!

  思前想后,陆进凯决定偷偷混进去,先看看她到底搞什么鬼。

  新闻发布会开始了,司脉还是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出席在公众面前,状态还不错。

  首先她对网上的新闻做了一个简短的澄清,然后便是记者提问环节。

  “司脉小姐,你说和陆先生早就认识,请问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八九年前吧!”司脉微笑着回答

  “切!”陆进凯在角落里嗤之以鼻,说假话眼睛都不眨一下哈!

  “那怎样可以证明你们早就认识?就算你们是旧识,但他现在是别人的男朋友,你们如此亲密的举止不会影响到他和他女朋友的关系吗?还是说,其实你和陆先生八九年前曾在一起过,现在旧情复燃?”记者一连追问好几条。

  “其实我和他的相识也挺有趣的,在我大三那年,一次到海边游泳时腿抽筋,他正好经过,以为我要自杀,便救了我,前段时间网上那几张落水照便是他当时拍的。”

  “司脉小姐的意思是早在那个时候,你和陆先生就产生了感情?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被自己的好友也就是他现任女朋友给撬了墙角?”记者又犀利的发问。

  “我也是看到网上的照片才知道陆先生就是当时救我的人,那次在酒吧只是我们三人一个普通的聚会,我和陆先生先到,聊到这些往事而已!现在我和他只是工作关系,和他女朋友是好朋友,请各位不要过度解读。一起喝杯酒,极其平常的事,为了不占用公共资源,本不想过多解释,却没想到会被渲染成如今的地步,对公众造成了极负面的影响。所以今天我们召开记者会,就是希望不要再以讹传讹,不要再带动不实新闻,谢谢大家!”司脉不急不慢的说完,眼角已经落到门口戴着鸭舌帽和墨镜的陆进凯身上。

  “司脉小姐,网上照片是陆先生上传的吗?你如果不知道当年救你的人是他,那陆先生为什么一直没有告诉你呢?”

  “为什么多年前的照片他要突然传上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司脉会心一笑“抱歉,这个恐怕就要问陆先生本人了!”这锅一下就甩给了他,陆进凯站在门口,一脸阴郁。

  没想到新闻发布会后司脉的专栏更火了,她的犯罪小说引发了全民猜想,更有细心网友很快便发现小说中有些人物背景与她周围的人有点雷同,所以热度一直高居不下!

  “不错不错!”总编看到这样的数据自然是笑的合不拢嘴“虽然现在每天被他们堵门口有点烦,但这宣传效果可谓是极佳啊,没想到你和司脉还是旧相识,这个独家一定要趁热度推出!”总编说着两眼冒光的看着陆进凯!

  陆进凯冷哼一声“总编的风格还是这么的六亲不认啊!”说完便挥袖离开。司脉果真是做得出来,将焦点全部转移给了他。现在倒真有点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了!

  回到座位的陆进凯拿起手机给司脉发了微信,下班后来到相约地点,等了很久司脉才姗姗来迟。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落座后她并没取下帽子和墨镜。

  “你这样更容易引人偷拍,是不是尝到甜头,有点乐此不彼了?”

  他都这么说了,司脉只好摘下眼镜帽子“我可是为你着想,不领情就算了!”

  陆进凯心想难不成还得谢谢她?

  “司脉小姐真不愧是知名作家,故事改编的不错,甩锅也甩的妙!”

  司脉低头浅笑,并未接腔,想来是不屑再起争执。

  “今天约你见面,我们都心知肚明,你去我家偷来的照片,原来是为了转移大家的视线,堂堂的文化人,不知道这么做是犯法的吗?”

  “陆先生说话可得注意分寸,没有证据,可不能随便诬告人?”

  “真的很精彩,我都没想到你竟然早就知道我是当年救你的那个人!”

  “其实呢,我也是和你合作之后才发现的,本来要好好谢你,但是想想你一直也没提这件事,要么早就不记得,要么是有意避讳,所以我也只能装不知道!虽然当年是个误会,但我还是要衷心感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司脉说着拿起果汁来敬他。

  “不敢当不敢当,这种恩将仇报的谢法我真是无福消受,现在就只有一个疑问,搞了这么多事,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废话也不多说了,今天就只想问个明白!

  “陆先生可别贼喊捉贼?到底是谁在搞事情?这个风波是谁起的头?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想了解一些事实并不难!”

  陆进凯听她这么说,举起桌上的水杯,回敬着她“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的疑问可就不止一个了!”

  “好奇是会害死猫的……”司脉意味深长的笑着,饮了口杯中的果汁。

  “哈哈哈,还好我不属猫。”陆进凯将一个东西放到桌上,眼神示意着“这个你记得吧?”

  司脉看了一眼,不急不慢的说“我说不记得,你会不会很失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