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写命师L > 第三章、他们的异常怎么都发生在一条时间线上?
 
  又到了忙碌的工作日,陆进凯接到了司脉的来电,邀请他为自己做个专栏,难得司脉选择他们平台,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陆进凯马上得到了总编指派,他火速的到了司脉工作室。

  司脉还是身着一袭长裙,只不过今天是鹅黄色,她优雅的坐在玻璃房中品着茶,阳光稀稀洒洒的落在她的头顶、肩头、手臂。举手投足之间仿佛就可以把这些碎落的阳光牵动成跳跃的音符。

  “司脉小姐,很荣幸被您选择我们平台来开设专栏。这是我们的计划书,您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陆进凯专业的介绍道,将文件递到她面前。

  司脉瞅了一眼,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却没有去接他的计划书。

  “陆先生,选择你们看重的是态度、诚意以及潜力,我今天早上九点半给你打的电话,你从公司到我这儿大概一个小时,现在是十一点”说着她顿了顿,细挑的眉目慵懒的看着陆进凯,接着说道

  “就算半个小时拟好的计划书都略欠诚意,更何况只是一份模板式的!”她突然起身“抱歉,我想我改变主意了!”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出了玻璃房。

  陆进凯一脸懵的呆在那里,这一刻他清楚地感受到外界传闻的难伺候原来是这样的!你说不积极点,显得不够重视,这积极了,她还嫌你计划书做的时间短了,没诚意。这还看都没看呢!

  从司脉那里挫败的回公司,陆进凯马上开始重新拟计划书,不能因为对方说改变主意就放弃,总得争取一下!

  “喂,澄冉,今天不陪你吃饭了,要加班...嗯,是啊...回去再给你打电话。”挂上电话他才发现已经下班时间,办公室早就没有别人的踪迹了!他给自己冲了杯咖啡,继续埋头计划书里。

  等搞定了计划书,已经很晚。陆进凯收拾一下,摸着酸痛的脖子出了办公室。在停车场取车的时候,他从反光镜里看到一辆白色的宾利停在后方,副驾驶位竟然是司脉!不敢相信的把头探出车窗,再次确认,宾利还是宾利,只是里面没有了人。

  他又到处张望,这深更半夜的也没有其他人在旁边走动!

  肯定是加班加到两眼昏花,司脉怎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呢?

  发动汽车,陆进凯朝家的方向开去。在楼下他抬头发现自己家里的灯是亮的,澄冉这么晚还在吗?他有点诧异。熄火下车,再抬头看一眼,灯突然关掉了。心里有疑问,他迅速的走进公寓。

  打开门,里面一片漆黑,没有人的气息。他开灯,然后走进卧室,在看到床上蜷缩着一团人形时,心咯噔的回位了!蹑手蹑脚的靠近床边,是属于澄冉的气味。

  床上的人儿转了个身,看着澄冉熟睡的脸庞,他不由眉头轻皱,替她掖了一下被角后就出了卧室。

  第二天,澄冉伸着懒腰出来,看到早餐已经做好。

  “谢谢亲爱的!”她热情的跑过去给陆进凯一个大拥抱。

  “昨天怎么在这里睡的?”澄冉很少在他这里过夜。

  “我妈不在家,我一个人害怕!”她做出楚楚可怜的模样。

  “那怎么不提前告诉我,我可以早点回家陪你”陆进凯不由温柔说道。

  “不想影响你工作呗!”

  “可我不在家,你也是一个人,不怕吗?”陆进凯笑着说。

  “那不一样,因为你肯定会回来的嘛!”澄冉吃着早餐,侧头说道

  “怎么,好像不欢迎我?那我以后不来便是!”说完佯装生气的偏过头。

  “哪敢哪敢,我是说早知道你来,我就不应该加班!”

  陆进凯笑着,过去搂住她。

  澄冉推攘着陆进凯“昨天我大姨妈来了肚子疼,很早就睡了!”

  “是吗?那我去给你冲红糖水。”陆进凯体贴的起身往厨房去,脸上的笑容却在转身后逐渐消失。

  陆进凯坐在办公桌前,心思却不在案前的电脑屏幕上。他想不通昨天明明自己在公寓楼下才看到家里关灯,为什么澄冉却说很早就睡了?她为什么要这么说!真的好奇怪!难道自己又眼花,就像看错那辆白色宾利一样?

  “嘿、嘿,小伙子,想什么出神呢?”不知什么时候总编在旁边敲了半天桌子。

  “总编,不好意思”陆进凯忙起身陪着小心。

  “司脉的案子跟的怎么样?谈妥了吗?”

  “还有点细节要谈,我下午正准备再过去。”

  “好、好,只要把她搞定,你的一切都将可以搞定,懂吗?”总编眯着眼明确的暗示他。

  陆进凯忙点头“明白明白。”心里却没有底。

  驱车再次来到司脉工作室,直接被拒之门外。

  陆进凯跟司脉的助理解释“你让司脉小姐再看下我的计划书,如果她不满意,我无话可说,但看都没看,就这么让我走,我是不会走的!”他实行耍赖战术!

  “司脉小姐说了,不打算与贵刊合作,您还是请回吧!”助理仍客气的解释。

  “这!我必须要见司脉小姐”陆进凯见她说的决绝,急的打算直接往里闯。

  “陆先生”司脉终于出现在门口。

  司脉移步到陆进凯身前“陆先生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如此莽撞的行为似乎有失身份呐!”说完神情高傲的瞥了他一眼。

  而这一眼陆进凯捕捉到了,脑袋里突然闪现昨天在停车场的画面,同样的表情,在他眼前慢慢重叠,直到天衣无缝。

  “司脉小姐!”陆进凯叫住欲离开的她。

  “我希望司脉小姐可以给个机会再看看计划书,昨天确实没考虑周全,我已经把想法、计划详细的列举出来,我知道计划书不能光靠嘴说,文字是形式上的表现。”

  司脉听他说后微微耸耸肩

  “陆先生明白就好,我是靠文字吃饭的,比较注重形式!”司脉就着他的话给了台阶。

  总算是搞定了司脉,虽然刚才的过程中她处处刁难,但起码最后还是收下了计划书。陆进凯心想着,老子等下回去就让法务把合同给拟好,明天就让你丫给签了,免得在发布会之前又出什么幺蛾子。

  不行不行,现在就打电话给法务让他们准备,他想着便掏出手机拨通了号码...

  一直走到停车场,陆进凯挂了电话后才想到,这里是露天停车场,离司脉工作室比较近,她的车会不会停在这里?他绕了一圈看看有没有白色宾利,正好走到警卫室便随意问了句“这里就这一个停车场吗?”

  警卫回答“临时车辆都停在这里,有车位的还可以停地下停车场。”

  陆进凯想着今天都来了,就探个究竟,他借由找厕所,去了地下停车场。

  还是一无所获,莫非真的是自己老眼昏花?

  回到办公室到法务拿了合同,也快下班的点,陆进凯拨通澄冉电话约她吃饭。

  两人在外面吃了火锅,陆进凯送澄冉回家后准备驶离,却从反光镜看到那辆白色宾利又出现了!看车牌应该就是昨晚那辆,驾驶座的人却看不太清楚,很快车转弯进了另一条路。

  陆进凯连忙发动车跟了过去,在街头看到那车已驶入街尾,他踩下油门紧追过去,那车已经消失在街尾。交通灯却让陆进凯不得不停了下来,他懊恼的捶打着方向盘,眼睁睁的错过可以追上去的时机。

  正当他要放弃,没想到白色宾利再次出现,但这一次明显是加足马力开走,呜的一下没了踪影。等陆进凯开到街尾,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时,车窗被人敲响,他转头一看,竟是澄冉!

  “你怎么还在这儿?”按下车窗,澄冉的头探了进来。

  “我刚刚在等红绿灯。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在这里?”陆进凯反问。

  澄冉举起手里的袋子“母亲大人要的东西,帮她买了再上去。”

  “哦!上车,我送你到门口。”这里离她住的小区还隔着一条街呢。

  澄冉又上了车,环视一下车内,最后落到陆进凯脸上。

  “看你没精打采的样子,回去了早点休息,知道吗?”

  “嗯...”陆进凯应了一声便陷入沉默。

  回到家天已经黑沉了,来到卧室突然想不过走到窗前撩起窗帘往楼下看去。放佛是昨晚他在楼下被观注的视角。

  这时手机响起,打断他的思虑。他拉上窗帘接通电话,是任可。他是同学聚会后唯一跟他保持联系的人。

  原来他经过这里,喊他出去坐坐。

  “你就在楼下?”陆进凯再次掀开窗帘往楼下瞄去。一辆白色宾利大赤赤的停在那里。他心里猛地一惊,这辆车阴魂不散的跟着,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司脉那个眼神,有点惊悚!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恐惧着什么!

  “我想我不去了”陆进凯想着拒绝,却不料看到白色宾利车门被打开,任可从里面迈了出来,并且很精准的望向他家窗户这个方向。

  陆进凯马上躲到窗帘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喂、喂,你在听吗?”电话那头任可还在。

  陆进凯又偷偷望去,任可倚在车前举着电话,此人是他,没错!

  “好,你等等!”陆进凯决定要弄清楚,于是答应了!

  陆进凯故作轻松的走出公寓楼,来到任可车前。

  “混得不错啊,都开上宾利了!”他假装不经意的说。

  “呵呵”任可只是笑着,转身上了车,示意他也上车!

  陆进凯钻进车内到处摸摸看看,象没见过世面似的

  “这车什么时候买的,挺新啊。”

  “有半年了都。”任可专心的开着车,不急不慢的答道。

  “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还知道我住哪一楼,家里窗户朝哪个方向开?

  后面是他更想问的!

  “同学聚会那天你不是说过,还有...”他还说出了谁谁谁住哪里。

  “哦,我不记得了!”别人有没有说他不知道,反正自己没说过家庭住址!要是自己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他还当个屁的编辑。也懒得戳破,他现在想知道的是司脉和任可是不是有关系?突然有种被监视的感觉,而澄冉最近也有点奇怪,刚刚还碰巧出现,他们的异常怎么都在一个时间线上?

  “保险行业看来挺不错的,我都想转行了。”陆进凯唉声叹气的。

  “怎么,你做编辑不是待遇也挺不错的吗?”

  “就那几个死工资,怎么娶老婆养家啊。”陆进凯无奈的笑着。

  “什么时候到我家吃饭,我女朋友的厨艺还不错,顺便向你请教一下做保险的入门。”他一心想转行的势头。

  “呃...可以啊。”任可答的不那么干脆。

  陆进凯没多说什么,心里已经有了不太好的预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