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妖罪深 > 章十七 泣珠
 
  “你们在说将什么交给相鋫?”青熔敛声息气而来,幽幽的声音从两人背后响起,饶是把月游星和烁羽吓了一大跳。

  月游星抚了抚心神,“表哥你这也太吓人了…”

  烁羽行礼,“大哥。”

  青熔向烁羽点点头,对月游星冷声道:“游星又想欺瞒什么?”

  月游星连连摆手,“冤枉啊表哥,我是道今朝虽到人族保护小表哥,但是亦只是护小表哥性命,至于人族朝政自当交给小表哥自行决定。”

  烁羽闻言是十分佩服,阿星表姐的谎,撒得行云流水,恰如其分,若大哥问她,她可能支支吾吾半天想不出来,对阿星表姐了解越多,心下越是觉得任重道远。

  “是吗?烁羽?”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烁羽立即点头,“是的,大哥。”

  “那这结界和方圆十里的昏睡诀作何解释?”他嘴角有笑却不及眼,“甚至烁羽,今夜还现了真身。”

  是以,神龙之息自是于龙族颇容易分辨,烁羽果然开始支支吾吾……

  月游星道:“那表哥可有觉察到什么别的气息?”

  青熔蹙眉…

  月游星和烁羽对刚才那位姑娘的修为又暗自增添了三分佩服,连青熔这条上神灵力的青龙都未察觉她的灵息?那相鋫这厮究竟看上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月游星讨好笑道:“表妹神境身手,游星亦是,游星一时兴起逼着表妹同自己打了一架,便将方圆十里的人族都安睡了,却只是和表妹打了个平手,不分胜负。”

  烁羽连忙点头。

  这个月游星自小就爱跟着相鋫作天作地,撒起谎来是面不改色,沉稳有序,青熔当然不信,但她们若不愿意说,自也是逼迫不了的…

  青熔无奈摇头,走入相鋫寝殿,二位神女是亦步亦趋,一脸瞧热闹的样子。

  这相鋫下凡修心的锁神封印正是青熔所下,青熔坐在玉榻边,催动灵力用双指抚摸相鋫的鼻梁至眉心,相鋫睁眼,双眸中有银色华光流出。

  “哥?”相鋫满脸疑云,语气自带三分惊讶。

  见他神魄苏醒,两位神女亲切唤:“小表哥。”“三哥哥。”

  “阿鋫,事态紧急,我且有话问你。”

  “哥,所为何事?”相鋫面色紧绷,凡尘俗世的记忆涌来。

  “是谁在环山涡路救了人族相鋫?”

  闻言,那场屠杀似画本般流过脑海,阿灼放的那把赤金之火,阿灼卓盛的赤霞妖息。

  “哥,我没看清楚。”冷静沉稳,“但如今想来,前来杀我之妖有一双巨型绿翅,善蛊毒阵法,修为恐已入神境,我猜或许是妖族万年前那妖将九巫。”

  “没看清楚?”青熔蹙眉,“你可知烧掉雪蠕和剧毒尸身的那把火有赤阳神火之息?”

  相鋫点点头,“确实像日出汤谷那赤金色的火焰,难道是哪位隐世尊神路过,顺手救了我却英神不愿留名?”

  月游星想起相鋫曾悉心教导她,谎话是半真半假、语气诚恳最为真实,于是看着他越是神色自若,应对如流,她越是觉得他撒谎了。

  她不由地想着刚才那位姑娘,若那姑娘能驭这天下至阳之火赤阳神火,火灵修为必然已入尊神之境,那她毫不惧怕自己的地藏冥火以及自己和烁羽无法察觉她灵息诸事,就都解释得通了。

  但若真是那姑娘,小表哥现恢复神识依旧不愿意将她透露,关于那姑娘是神是妖的内情她已懒得去猜,但有一件事却无需再质疑,就是她小表哥无论是人是神都钟意那姑娘。

  想明白这些,月游星觉得她无须那老爹的往生眼也能看明白诸多过往,她在青熔身后,斜着一双八卦凤眼,满脸鄙夷的看相鋫做戏,一脸写满我已经将你看穿,心里却为这双有情人高兴。

  恐是月游星那眼神太犀利,相鋫眼尾扫到,不敢正视,免生一个不留神漏了陷。

  青熔看向相鋫,慎重道:“若是隐世尊神为何只掐着点救你?为何不救他人?又为何不将那作恶的妖孽九巫生擒抑或正法,以示天下?”

  “哥,那你可查到京东百二十里猎宫旁那片小树林?”

  青熔点头,“鸩毒尸首,百六十名。”

  “哥,那有只上古麒麟也掐着时间只救下了我,大概我这人世一生除了鳏寡寂寞什么都好吧。”

  青熔森森地盯着他看,“阿鋫,若救你之人是妖,一丝大意,四海八荒恐将大乱。”

  相鋫毫无一丝犹豫的想:不会的,我的阿灼很善良,不会卷入乱了这世道的污局。面上却一脸无奈地道:“可我怎么知道是谁?救我之人连面相都不曾让我瞧见,没有灵力我亦什么也感受不到。”

  “那你在人族可遇见过什么特别的人?或者发生过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相鋫凝眉,点头,“这九巫要杀我就很奇怪,他还告诉我他是受人之托来杀我。”

  青熔皱眉,“受人之托?!所受何人?”

  “这他倒也没说,大哥,你可知我神魄在凡人肉身中醒转,会对我灵力有所伤害?”

  月游星立即呼应到:“就是,大表哥怕别人杀了小表哥折损小表哥修为,还嘱咐我尽心保护,自己却亲自来折损小表哥灵力,好一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相鋫满意地朝月游星点点头,不愧是一步一步跟着长大的小表妹,孺子可教,扭头又对青熔道:“你这天族大殿下是越发不济了,查个神境的小妖都要来盘问我一个人族,待我归位,你势必要将我的灵力……”

  还没待他说完,青熔便将他的神魄封印回去,一脸不耐烦地说到:“待你归位给你五百年灵力便是。”

  月游星赶紧一脸谄媚凑过来,“大表哥,我也要。”

  青熔又是摇摇头,他们两个在自己面前永远不愿意长大,“那你保护好他,他的寿长定要按生死簿走。”

  “是!大表哥。”月游星喜笑颜开。

  烁羽讪讪而笑,想着自己还没能来得及和三哥哥说上话,看着阿星表姐和两个哥哥感情如此要好,鼻子忽地有些酸酸的,明明三个哥哥都对自己很温柔,她却很希望哪个哥哥对她凶一点,就像大哥对阿星表姐一样,会瞪她,会呵斥她,但也完全将她当成自己人,让她也可以撒娇撒气撒火。

  “我这就得走了,烁羽是跟大哥去看看还是想跟表姐在这陪三哥哥?”

  “既然三哥哥也见到了,烁羽想跟大哥去。”去问问那妖她这兄弟姐妹之间的猜忌是否为真。

  “好。”青熔看她目光含愁、氤氲薄雾,轻轻摸了摸她脑袋。

  一青一白华光消失在月游星眼前,不响,立身于人族东十六国西境的海边。

  ……

  ……

  地界西海,海底深处,泣珠宫。

  那泣珠宫曾经不叫泣珠宫,只是日子太久,久到没人还记得它最初的名字……

  那泣珠宫宫殿甚是繁华豪气,那海里闪闪莹白的珍珠,一颗就能在人族换一处宅子,这泣珠宫却在每一处墙面、殿柱、横梁、匾额甚至桌椅板凳上都嵌满了珍珠。

  远看去,湛蓝的海水中,一座圣洁的宫殿,静谧安宁,白得胜雪。

  宫外,十里无鱼,青碧的海草将寂寞撩动,那随着海水淙淙飘动的四里白色经幡又给这华宫凭填了诸多萧条。

  宫内大堂中心,一个透明的小小冰晶棺。

  有陵鱼稚子闭目安详,银白的发丝,洁白的肌肤,银白的鱼尾,小眼睛睫毛又长又弯,一双嘴唇红得似血,全身却失了光泽。

  冰棺一旁,一女子银发银尾似正痴痴的看着那个孩子,只是她紫色的瞳眸又好似有些涣散。

  那女子身后竖着的正是神陵鱼族的老陵王,看着自己的孙儿药石无医断了气,再看着自己的女儿因丧子之痛失了心神,老陵王银发已是苍白,银尾的鳞片光泽黯淡,深紫的双眸已是愈加暗黑。

  如果可以,他真希望死的是自己,让孩子活下去。

  满宫肃穆,老陵王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眸,大荒神陵鱼一族三百六十二人,全都在这陪着他陵鱼王家仙逝的王孙一月有余。

  纵使心如刀割、满是不舍,可又该看阿谨闹到何时呢?

  泣珠宫整宫,忽闻一声龙啸,满宫震惊。

  青龙之召!

  老陵王眸眼一沉,狠了心,一手拎住女儿,一面催动灵力合上冰棺,开了那冰棺下的虚妄之门,将冰棺从这泣珠宫沉入那地心的虚妄火海。

  那女子来不及哭喊,挣扎着要和自己的孩子一起跳进去,却被老陵王一把甩入殿后伫立的人群,再将那虚妄之门合上。

  女子被众人捉得不可挣脱,眼睁睁看着那虚妄之门合上,鱼尾颓然如跪下般怆然,凄然,再似回光返照般厉声疾呼:“阿冉,阿冉,我的阿冉!”

  泣珠宫地面开始有噼里啪啦珍珠相碰的声音,有男子飞身扑来将女子紧紧抱住,“阿姐,就让冉儿好好走吧。”

  女子无力怒斥:“胡说,他没走,他没走。”

  女子对着老陵王撕心裂肺地哭喊:“阿爹,你把阿冉还给我,你把他还给我,你把他还给我啊!……”泣珠宫忽地被女子发了狠地灵力宣泄震得颤动。

  老陵王厉声呵斥:“阿谨,青龙之召已来,此时不可再胡闹,你难道真想让全族跟着阿冉陪葬吗?”

  阿谨闻言是肝肠寸断、万念俱灰,是啊,她不能,她撕扯着面部,似仰天大哭,却未再发出一丝声音。

  殿内霎时,只有那似珠串断裂,砰砰咚咚的声音。

  “陵云!”

  “儿子在!”那抱住阿谨的男子迅速转身折尾跪下。

  “你灵力是否还未突破神境?”

  “儿子不孝。”

  “罢了,这青龙之召便是这万年后的第一个机会,你上前来为父有话嘱托。”

  “是!”

  陵云银发飘飘,银尾雪亮,飞身向前,紫眸皓齿,美如冠玉,老陵王似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怔怔然露出一丝既苍白又欣慰的笑容。

  忽地扣住他的手,一掌将陵云的头按下,陵云觉得源源不断的灵力注入了自己的身体,面色紧绷,紫眼惊异,被忽来的灵力压得痛苦至极,他疼痛嘶哑的喊了一声:“爹。”

  众人惊呼:“陵王!”

  阿谨被眼前的一切惊镇!

  待反应过来,阿谨飞身向前,接住的却是老陵王踉跄后倒快枯竭身体。

  阿谨嘤嘤泣哭,像幼时犯错后一般,小声的哀求:“阿爹,阿爹…我错了,我错了…”

  老陵王竭力摸了摸女儿的面庞,“是阿爹对不起你们,冉儿就由阿爹去陪,你切不可再动轻生的念头。”

  阿谨绝望地点头。

  陵云,除了感到那股充沛的灵力冲破了他破神境的关口,对于所发生的一切亦是绝望愕然。

  “爹。”他悲戚得忘了哭泣,为了自己的修为,阿爹送了命吗?

  “陵云,”老陵王沉痛,“神道不仁,无论作何代价,你定要带族人全部返回天海,你!记住了吗?”

  陵云折尾跪立,目光坚毅,“陵云谨记!”

  龙啸再起,青龙之召,已是第二次。

  时不待我,老陵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猛地将两个孩子推开,地门微开,纵身一跃,入了那虚妄火海。

  却是陵云猛地将陵谨拉住,目光冰冷,念决将那虚妄之门合上。

  陵谨再度折尾跪下,无泣无诉。

  陵云转面,面向族人,声音平稳似毫无波澜,“陵鱼族的男儿们。”

  “有!”

  “我以族魂起誓,今日起,我们陵鱼族绝不再为他族他人他事流血牺牲,若我族之人再有损伤,定要折一损万以敬天地!”铿锵阴狠又沉声儒雅。

  “是!”两百男儿齐声血誓。

  “收起你们的泪珠,陪我去应青龙之召。”

  这一天,没人知道这个年仅一万一千岁,修为已入上神之境,面似二九舞象之年的少年下了多狠的决心,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两百陵鱼男儿随着头也不回的陵云出宫,而陵谨,历经两千年前的丧夫之痛,一月前的丧子之痛,以及刚刚的丧父之痛,突然好似就不痛了。

  这世道凄苦,苦得教人麻木不仁。

  只是陵谨那及膝的银白发丝慢慢从发尖开始花白直至爬满头顶,留下的陵鱼女眷们,无不触目惊心,悲泣不已,呼唤着她们的谨公主。

  陵谨直身面向大家,面带七分对天地的讥笑,三分丧失至亲的恨意,朗声道,“既然我们的男儿不哭,我们的女儿亦不许哭。”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