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在年代文里当绿茶女王 > 七十三杯绿茶
 
佟雪绿回去后, 只用了两天就把计划书弄出来。
不过为了不显得她好像很急切,她又放了两天才拿去商业部给林部长。
林部长看了她写的计划书,心中由衷赞叹了一声。
条理清晰, 而且将方方面面的都考虑到了。
上次她在办公室时说不用商业部给他们多发一份工资,可现在的计划书里, 她却写明会把赚来的钱上交给商业部,然后再让商业部以补贴的方式发给他们。
真精明!
这样一来,就把大家去他们饭店采购调料包的事情给合法化了。
年纪轻轻就能这么稳重,如果她能过来商业部这边帮自己的话, 那他岂不是能多一个好帮手?
林部长心里这样想着,但没打算现在就问佟雪绿。
他还得再观察观察。
林部长把计划书留下, 说要过了国庆才能给她答复。
佟雪绿表示明白, 随后和卓秘书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商业部。
原本以为国庆期间温如归应该有放假, 不想他去了实验基地。
国庆期间,饭店也跟着放假两天。
佟雪绿做了一些点心去军属大院给温老爷子和宗叔,宗叔看到自己也有份,激动得两眼通红。
随后她带着佟家三兄妹去拍照。
不想国庆拍照的人挺多,居然还要排队。
佟绵绵靠在姐姐怀里, 红着小脸蛋小声问道:“姐姐,绵绵今天好看吗?”
说着她还特意转了个圈圈, 抬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真是个臭美的小姑娘。
佟雪绿看她这个样子就想笑:“好看, 我们家绵绵今天穿了新衣服,又扎了小揪揪,特别的好看!”
小团子听到这话, 开心得小脸红红的,抿着小嘴偷偷笑了起来。
佟嘉信在一旁抱着月饼做了个鬼脸。
本来她是不想带月饼过来拍照的,但佟嘉信坚持要带过来。
月饼这只戏精狗听到能出去, 也呜呜叫了好久。
佟雪绿只好让他把月饼看好了,心里隐隐有些遗憾。
既然月饼能参加全家福,小六怎么不可以?
不过带只狗出门还算正常,带只老母鸡,那就有点搞笑了。
虽然上次佟雪绿说让他们各自出钱拍单人照,但到了真正要拍的时候,她还是把钱给付了。
他们拍了一张全家福,佟雪绿和佟绵绵两姐妹拍了一张,佟嘉鸣和佟嘉信以及佟绵绵三兄妹拍了一张,又让他们三兄妹各自拍了一张。
周围的人看到他们“斥巨资”拍照,目光纷纷集中他们身上,羡慕得不得了。
这可把佟嘉信给嘚瑟坏了。
佟雪绿是觉得现在留些照片,以后拿出来看会特别有意思。
否则等他们长大了,想找张照片重温过去都找不到,那会让人很遗憾。
**
过了国庆后,天气越发凉了,街头上落叶铺满街,一地金黄。
国庆一过,那场给国家给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十年内乱终于走到了尾声。
这一年是希望的开始,这一年也是十分沉重的一年。
国家几位主要领导人相继去世,人民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苏家这边却是好消息连连。
苏家不仅拿回了之前被政府收走的财产和房子,苏樾深也重归政府部门工作。
苏樾深被任命为革命委员会副主任,而且他跟顾以蓝复婚了。
顾家自从被苏樾深冷漠对待后,全家都如热锅上的蚂蚁,天天担心苏樾深会不跟顾以蓝复婚。
顾以蓝更是一度伤心到进了医院。
顾以蓝进医院第二天,苏樾深终于出现了。
在表示关心后,他提出了三个要求。
一要她以后以苏家和儿子为重心,二要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必须跟他商量,三要她少掺和娘家亲戚的事情。
若是她娘家出了事情,只要能帮的他都会帮,但有些亲戚可能是八百年都没联系过的,像那些就不要把他们的事情带到他面前来。
顾以蓝被冷漠对待了差不多一个月,哪里还敢说个不字?
顾家屁都不敢放一个,至于资助赖慕青之类的话,他们更是提都不敢提。
于是找了个日子,两人请了各自的家人吃饭,便把婚给重新合回去了。
两人复婚后,最高兴的还是小九。
之前在顾家,他天天念叨着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爸爸,后来爸爸回来了,他被带回苏家,他便天天想念妈妈。
苏父和苏母看孙子每天那么不开心,只好催促儿子赶紧复婚。
这天周日,苏家邀请佟雪绿他们去苏家做客。
佟雪绿把饭店的事情处理好后,才带着佟嘉鸣三兄妹去苏家。
他们家在城南,苏家在城西,距离不算近,过去那边要坐一班公交车。
站在苏家门口,佟雪绿打量了一眼眼前青砖红瓦的四合院,心里充满了羡慕。
四合院啊,这种房子在后来就是有钱都买不到!
等经济改革开放了,她一定要弄一间来住。
佟雪绿打量了好一会才敲门,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
过来开门的便是苏樾深本人,身边还跟着好久不见的小九。
“雪绿姐姐,绵绵姐姐、嘉鸣哥哥、嘉信哥哥!”
小九特别有礼貌,一见到他们就一连串地打招呼叫人。
佟雪绿笑着跟他打招呼,看他小脸蛋比之前胖了不少,精神看上去也十分好,显然是过得很开心。
小九打完招呼后跑上来拉着佟绵绵的手:“绵绵姐姐,我带你去看我的房间,好大好大的!”
佟绵绵歪着脑袋:“好大好大是多大,有我家那么大吗?”
小九想了想:“比你家大!”
佟绵绵眉头一蹙,奶凶奶凶反驳回去:“不可能,我家是最大的!”
佟雪绿还以为小九会反驳回来,毕竟小孩子都喜欢为这些幼稚的事情吵嘴。
谁知小九用胖乎乎的爪子拍了拍佟绵绵的手道:“好好,绵绵姐姐说得对,是你家大。”
佟雪绿:“……”
小小年纪就这么会撩人,真的好吗?
苏樾深看儿子跟佟家相处得那么好,眼底涌起了笑意:“佟同志你们快进来吧,小九可是念叨了你们一个早上。”
进了院子,只见眼前是个开阔敞亮的院子,院子里种着果树和花草,那些果树花草一看就是才刚种植上去的。
周围的是抄手游廊和假山,房间和建筑都十分古香古色,同时具备市场价值和观赏价值。
佟雪绿再次吃了一嘴的酸柠檬,好想拥有一个四合院啊。
进到屋子,佟雪绿看到苏父和苏母,苏樾深的弟弟今天没在,但大厅里多了一个人。
一个美人。
对方二十四五岁的年纪,肌肤白皙,杏眸红唇,眉不点而黛,唇不点而朱,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有一股很病弱的气质。
这种病西施的样子,让男人看了会很有保护欲。
佟雪绿一下子就猜到她的身份——小九的母亲。
看到她的样子,她顿时明白为何苏樾深这样精明的男人会娶一个那样糊涂的媳妇。
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你们可算是来了。”苏母笑着迎接过来。
佟雪绿把带来的点心递过去:“苏奶奶苏爷爷好,今天过来打扰你们了。”
苏母笑道:“什么打扰不打扰,你们要是能经常过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一阵寒暄后,苏樾深给顾以蓝做了介绍:“这是小九的母亲,以蓝,这位便是救了小九的佟同志。”
顾以蓝打量着佟雪绿,眼底露出一抹惊艳:“佟同志长得可真好看,比我还好看。”
佟雪绿一听她说话,心里越发明白为什么小九不见了十天他们还没有报警。
顾以蓝就好像一只从小被呵护着的金丝雀,不食人间烟火,对世间世俗皆是不懂。
就不知道这对夫妻能走多远。
不过这不关她的事情。
佟雪绿笑道:“顾同志太过夸奖了,当初看到小九时,我就想着他的父母肯定都长得很好看,现在看来,我当初果然没猜错。”
顾以蓝被夸得脸红红的,像个少女一样害羞地抿嘴笑。
那边小九带着佟绵绵参观了自己的房间,又把自己特意攒的零食拿出来分享。
两个小人儿这会儿手牵手走过来。
佟绵绵看到这么多人,有些害羞地躲到姐姐怀里。
佟雪绿让她打招呼叫人后,问她去看了什么。
佟绵绵眼睛亮亮的:“姐姐,小九的房间好大好漂亮,他还有好多糖果和饼干。”
佟雪绿:“那回头姐姐也弄个房间给你一个人住?”
小团子赶紧把头摇成拨浪鼓:“不要,绵绵要跟姐姐一起睡。”
小九不喜欢自己被冷落,迈着小短腿跑上来:“雪绿姐姐,你知道我的名字叫什么吗?”
佟雪绿:“难道你不是叫小九?”
小九摇摇头:“小九是我的小名,我的大名叫苏意冬,意是格高意远的意,冬是冬天的冬,再过一阵子我就能写自己的名字了!”
佟雪绿微微挑眉。
有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感觉。
刚遇到小九的时候,他一问三不知,只记得自己叫小九,现在居然都能说出格高意远这样的成语来。
显然当初说不出不是因为他蠢,而是顾家从来没教过她。
佟雪绿朝顾以蓝看去,只见后者没一丝不好意思,反而一脸骄傲。
果然够单纯。
单纯也是不错,至少过得快乐。
她揉了揉小九的头,夸奖道:“小九这么小居然能写自己的名字,真厉害!”
小九被夸奖了,小脸高兴得红红的。
佟绵绵还不会写自己的名字,看姐姐夸奖小九,嘴巴微微嘟着:“我很乖的,我两岁就不尿床了,小九你呢,你几岁不尿床的?”
小九听到这话脸更红了,支吾了好久都没出声。
众人见状,都不由笑出声来。
两个小家伙真是太可爱了。
佟雪绿几兄妹在苏家吃了午饭才回去,苏母让他们有空就经常过来玩。
佟雪绿自然连声应好。
**
实验基地出了一点突发状况,温如归和老师焦博赡去了那边维护。
这一去便是三个星期,他忙活得连饭都没时间吃,整个人瘦了不少。
从实验基地回科研中心途中,他遇到了一个好多年没见朋友。
说是朋友,其实也不算。
对方以前也住在军属大院,跟他在一个班读书,两人一起上学放学,那时候的确很熟悉。
后来对方父母调去西北,两人便没了联系。
要不是他突然叫自己,温如归完全认不出人来。
孙武阳笑道:“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如归你现在是要去哪里?回京市吗?”
温如归摇头:“我回科研中心。”
孙武阳震惊:“你现在在科研中心工作?我还以为你会跟你爷爷和父亲一样当一名空军呢!”
温如归眼睫微垂:“我喜欢科研和物理。”
孙武阳摸着下巴:“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因为你父亲的死给你造成了阴影,所以才不愿意去空军部队呢,哈哈哈……”
温如归黑压压的眼睫遮住了他的眼眸,没吭声。
孙武阳身边的女子用手推了他一下,眼睛更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接着便见那女子走上前来,勾唇笑道:“温同志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温如归抬头,眼睛看着眼前的女子好一会儿才道:“很抱歉,请问你是谁?”
孙曼柔脸上的笑容僵住:“我是孙曼柔,前两个月我们在去西北的火车上遇到,当时是你帮我擒住了特务救了我一命。”
温如归“哦”了一声:“原来是孙同志。”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孙曼柔脸色很是尴尬。
一旁孙武阳看看温如归,又看看孙曼柔,奇怪道:“你们俩居然认识?小柔,之前救你的人就是如归吗?”
孙曼柔点头:“对,真是多亏了温同志,要不是温同志,我真不敢想后果!”
孙武阳笑了起来:“真没想到你们还有这样的缘分!如归,小柔是我堂妹,也是我们孙家的大才女和大美人!”
孙曼柔脸上闪过一丝害羞,推了他一下:“三哥,你别胡说!”
“怕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更何况如归又不是外人!”孙武阳挠着头笑。
回头又对温如归道,“对了如归,我们家要搬回京市了,这两天便会搬回军属大院,到时候我们聚一聚吧?”
温如归脸色淡淡:“我还得回基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假期。”
就算有假期,他也不想跟他聚一聚,他只想跟自己的对象呆在一起。
孙武阳:“没关系,以后我们都住在军属大院,总有时间见面。”
温如归点头。
回基地的车过来了,他跟孙家两兄妹道别,然后转身上车去了。
等吉普车,孙曼柔这才依依不舍收回目光:“三哥,温同志他爸和爷爷都是空军?”
孙武阳点头:“他爷爷是空军上将,空军原司令,身份可不一般呢,所以我刚才听到他去当什么破科员我才会那么震惊。”
“以他家的背景和人脉,他要是肯去空军报道的话,最低也能做到中校的位置。”
孙曼柔眼睛亮了亮:“那你刚才说他爸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
孙武阳啧了一声,便说起了温家上一代的爱恨情仇。
孙曼柔听完后,眉头微微蹙着:“怪不得温同志总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原来他经历了这么多不好的事情……”
孙武阳扬眉:“小柔你那么关心如归,你该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孙曼柔的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嗔怒道:“三哥,你胡说什么?要是被人听到,你让我还怎么见人?”
孙武阳咧着嘴笑:“怕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的眼光素来比一般人高,家里给你介绍的,你挑剔这个挑剔那个,真没想到原来你心里早有意中人!”
孙曼柔跺了跺脚,转身不再跟她三哥说话,只是一张脸白里透着粉,羞红了。
佟雪绿这边并不知道有人觊觎上了温如归。
她把饭店的事情处理好,然后骑着自行车去学校。
佟嘉信的班主任让她今天过去学校一趟。
昨天晚上佟嘉信跟她说这事时,她心里就猜到不好。
只是无论她怎么问,佟嘉信都不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起佟嘉信这熊孩子她就觉得头疼。
好在佟嘉鸣和佟绵绵两人一个懂事,一个够乖巧,否则她真会撂摊子不干的。
顶着寒风来到学校,佟雪绿的脸都快被冻僵了。
有了上次的事情,她对学校的办公室很是熟悉了。
佟雪绿直接冲到办公室去,然后被告知佟嘉信考试作弊!
好家伙。
佟雪绿差点就气笑了,怪不得昨晚怎么问他都不说,原来是做出了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
班主任道:“嘉信姐姐,我知道你工作比较忙,但你弟弟的教育还是不能疏忽。”
“他不仅考试作弊,上课还总是走神,你回去真要跟他好好沟通才行。”
佟雪绿连连点头:“好的,真是麻烦老师了,我回去一定好好跟他说。”
班主任看佟雪绿态度这么好,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其实佟嘉信这学生很聪明和机灵,只是他没把聪明用在正途上!”
能在这个年代听到这般睿智宽容的话,让佟雪绿对这个班主任的印象十分好。
她拍着胸脯连连表示一定会好好管教佟嘉信。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
“姜丹红你给我出来,你躲得了一时,你难道还能躲一辈子吗?”
“老天爷啊,怎么会有这样丧天良的人?”
“姜丹红作为一名人民教师,她先是举报自己的伯父,后又举报自己的公公和丈夫,接着又抛弃两个儿子,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恶毒的老师?”
作者有话要说:  万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梁梁梁大小姐、徐有才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初雪依尘 50瓶;22806481、糖醋鱼、漫漫长夜、个个、薇薇儿啊 20瓶;精神科主任、货货、叫我女王大人、春茉、不辞风雪、小mini、穗穗、麦麦得雨、23555217 10瓶;飖 8瓶;25210740 6瓶;格洛丽亚、呦呦、?的记忆、小鹿左左、杨柳青青、灼灼其华 5瓶;撒野、徐有才 4瓶;黑妹、水色映芙蓉 3瓶;26936850、小鱼儿990623 2瓶;家有二哈的天晴、洒家不懂格斗术、喜洋洋和小咪咪、嘿嘿嘿、木每、卡卡卡卡西、刻在米上的愛、胖胖、远天、鬼灯、gaial 1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