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明日至尊 > 第78章 读心术,恐怖的亲王
 
  李园看着查尔斯,心里在快速盘算。

  这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寿命可能比朱林依良还要漫长得多,历经了悠久的历史,也掌握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闻。

  所以他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朱林依良和自己的关系,只是…...这个信息圣庭也知道吗?

  “不,他们不知道!”

  查尔斯摇晃着酒杯,轻轻地喝了一口酒,但是动作的细微之处,总让人感觉他在喝血。

  “还有大破灭之前的秘闻,漂浪者死亡的真相,如果你想知道,都可以算作附加的条件。”

  李园愣了一下,这是血族的读心术,所以查尔斯能看穿自己的想法?

  那可真不错!

  李园迅速在心里说了老王八蛋四个字,然后饶有兴致地看着查尔斯。

  查尔斯英俊如年轻人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果然是个年轻的小子,我就权当是恭维吧,但是你想知道的事,都在我的脑子里,”

  他用纤长的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脑壳,“如果你愿意,现在都可以给你答案。”

  “空明藏里面,到底有什么?这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

  李园立刻摇头,把话题重新拉了回来,在确定自己要做什么之前,肯定不能跟这只吸血鬼有任何的交易,

  “值得你花费这么大代价,当然50万比特并不多,但劳动一个亲王出面,这件东西肯定十分重要。”

  亲王在血族的地位十分崇高,虽然一直没搞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算的,有什么样错综复杂的关系,但,起码也是相当于圣庭大主教的身份。

  “在此之前,我还想知道一点,我们之间如果要交易的话,要如何瞒过圣庭的耳目呢?毕竟作为身无分文的我,一下子多出了50万,圣庭不可能会不怀疑。”

  “想知道我的手段?”

  查尔斯轻轻搓了搓手指,“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找到你提出交易,你答应了,但是转头又跟圣庭出卖了我,在三天后的交易现场,制造了一场伏击结果失败,我全身而退,你得到了钱,以及其它想要的东西,这样的故事你说圣庭会相信吗?”

  嗯?

  李园没想到查尔斯会想出这样的办法,有些出人意料,还是说血族的骨子里就是疯狂和嗜血的?

  可以想象得到,伏击一位血族的亲王,就算对圣庭来说,那也绝对是大手笔了。

  那样级别的战斗,想一想都觉得热血沸腾,让人充满期待。

  “你是说,配合我演这样一出戏,来取得圣庭的信任,以及后续行事的便利?但你真那么有信心,能够逃过圣庭的追杀?”

  “那是我该考虑的事吧?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对你的考验,假如不能在这次伏击中活下来,那么你……”

  查尔斯指着李园,“也就没有利用的价值。”

  哦~

  李园哦了一声,没有立刻表态,跟圣庭告密的确是自己想干的事,因为血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圣庭和黑暗议会要是打起来,自己当然是喜闻乐见,只是没想到,查尔斯会自己把这个建议提出来。

  竟然宁愿以身涉险,看来查尔斯的图谋很大,所以空明藏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他下这么大的血本?

  “到底是什么?”

  李园再一次把话题拉回来,如果查尔斯执意不说,那今天的谈判也就到此为止了。

  “一把打开虚空之门的钥匙,我听说你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那这把钥匙,或许也属于其中的一种?”

  就算没有读心术,查尔斯也知道李园有些不耐烦,因此直接说出了答案。

  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当然是指善见果实,但是钥匙就真的只是一把钥匙吗?

  “这东西有很多种不同的形态,钥匙只是一个笼统的定义,实际上,它可以是一个物件,一种生物,或者一本书。而虚空之门,是不同空间之间的通道,比如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又或者,现实世界与修罗界,总之,这样的东西,绝对不能落入圣庭的手中。”

  查尔斯说完这句话,就紧紧地盯着李园,眼中两个红色的光点,忽大忽小地闪烁,像是夜路上的两盏灯笼,忽远忽近,照的人心神恍惚。

  有一股力量隐隐透出,想要渗入到李园的意识中来,实际上也已经渗入了,只是它现在,甚至还想窥测到李园的深层意识,看一下行为模板和水面之下的内容。

  这个说实话,李园在异空间漂泊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虚空钥匙的说法,所以很显然,这应该是圣庭设计的骗局,要诱杀黑暗议会,只是查尔斯也不傻,所以要用李园来试探个中的虚实。

  不过这一层意识翻涌着,浮现在意识浅表层的时候,就被李园用生命集群杂乱的思维遮掩了过去。

  查尔斯一瞬错愕,牙齿磕到了酒杯的边沿。

  他看到了庞杂的人群,好像来到了疯人院,各种光怪陆离的想法,和宛如梦呓的呢喃,使得他高度发达和敏感的神经受到了震动,刹那间闭上了眼睛。

  “好混乱……这就是你生命的本质?”

  “讲实话我也不清楚,”

  李园笑着喝了口酒,“出来这么久,我该回去了,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这件事我要向圣庭报备,这才符合逻辑不是吗?”

  “好!”

  查尔斯放下了酒杯,“就先预祝合作愉快!三天后,我还是在这里等你!”

  三天后,我还是在这里等你……

  这就意味着,他要把战场设在这家饭店?

  李园下意识地四面看了一眼,觉得这里每一件装饰品都很贵,所以有点心疼,“就不能挑个偏僻点的地方?”

  “不,我喜欢这里的夜色,”

  查尔斯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当然你也可以不来,那样就视同你成为了整个黑暗议会的敌人,我会把你身边的人,一个个变成血族,让他们体验没有灵魂的快感,和超越时间的永恒!”

  “你在威胁我?”

  李园眼睛眯了起来,如果不是关系到圣庭的布局,这时候漂浪者之翼很可能已经砍了出去。

  “不,不是威胁,”

  查尔斯十分坦诚地跟李园对视,“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你看……”

  你看这两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他的人影忽然从原地不见了。

  就只剩下酒杯在桌子上打颤,因为消失之前,查尔斯在杯子上轻轻弹了一下。

  漂浪者之翼随着李园的心意出手,瞬间劈出了三刀。

  梦幻一样的光芒,闪耀在血色的结界中。

  朱林依良也同时出手,雪白的节肢刺穿了对面的椅背。

  所有人的动作都快得肉眼看不清,纯粹是靠着战斗的本能,以及精神力量对环境和变化的掌控。

  在这个过程中,李园砍出了三刀,前两刀击碎了查尔斯的两道残影,第三刀改成向身后刺出,穿过腋下,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

  查尔斯的身影一颤,手上紫黑色的指甲快速退回成正常指甲的状态,然后,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旁边。

  李园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

  刚刚的战斗仿佛电光火石,但凡自己和朱林依良慢了一丝丝,配合上有一点的失误,查尔斯的尖指甲都已经刺穿了两人的胸膛。

  只是这样的站战斗如果延续下去,那两个人谁都没有把握,还能像刚才一样完美地应对,挺过查尔斯的第二轮或第三轮攻击。

  “你看,威胁是说空话、大话吓唬人,而我从来都不屑那么做。”

  查尔斯挥了挥手,血色的结界散开,

  “酒也喝了话也说了,两位请便,不要妨碍我欣赏风景!”

  朱林依良和李园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

  李园一直用全景视角留意着查尔斯的一举一动,发现他就坐在窗前看着外间的夜色,好像变成了一尊雕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