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六零年代之悍夫 > 第139章 第 139 章
 
第一百三十九

赵琪的18岁生日对于沈家, 特别是沈卫民来说挺重要。不过,在其他人看来,根本没有什么。

她是小辈, 没道理为了给她过生日邀请长辈们来家里, 兴师动众。

所以李招娣在请人的时候, 都说是家席, 是为暖房。除了沈东林之外, 请的全部是家里正经亲戚, 亲舅, 堂舅, 大伯,堂哥,表哥, 再加上沈秀一家,数起来也就是几家人, 但大人家孩子算起来没有五席根本下不来。

这几天农闲, 所以一大早家里就有人过来。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因为沈卫民在沈家沟混出了名堂, 所以全家人都沾光。

这是一定肯定和确定的。哪个都不是圣人, 所谓任人唯贤, 前提是自身有时得贤能的能力,其次是要有贤能。但是这里面忽视了一个前提, 那就是任用的那人, 必须是自己信赖之人。

如果缺少了信赖, 就是那人在贤能也不可能受到重视。所以在这些之外,就有了另外一个词任人唯亲,在某种意义上, 这个词有贬义,但在一切初步开始的时候,都是从这个词开始的。古有皇帝要想截竿而起,靠的就是邻里相亲,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从沈卫民决定办工厂之初,尽管他们心里有疑惑,不信任,但还是尽自己的能力给予了帮助。几个舅舅都不是多话的,不过不管是对待母亲,还是对待他,都尽心尽力,天黑后送到沈家的那一麻袋一麻袋的干果,沈卫民到现在都忘不掉。

现在几个妗子几乎都在工厂帮忙,舅舅们知道避讳,不想给他添麻烦,只有在工厂忙不过来的时候才会过来帮忙,倒是几个表哥表弟整天往沈卫民身边凑。

比起和几个舅舅,妗子亲近,沈卫民和舅家表哥表弟就疏远很多。不管是之前原主的时候,还是之后他变成沈卫民之后,都是如此。

李家最大的孙辈儿就是李豪,这是个不服管教的,在沈家沟也是有名的顽劣人物。全村的小辈里谁都不服,就

服吴林当初因为和赵琪的婚事,他还找了沈卫民的几次麻烦。

后面被家里爹娘教训了几次,才有所收敛,去年成亲之后,倒是成熟了许多。现在见到沈卫民,再没有以前的不羁,温和可了许多。

“表弟,我过来了,”说曹操,曹操到,进门的可不就是李豪吗?

他旁边站着的是他的新婚妻子,同时也是食品加工厂的工人仝静。说起这个,还有一段趣事。

李豪去。同学家里玩耍,碰见了铜镜。一见钟情参照着。大镜子去提亲。李豪当时正值结婚的年纪,大妗子没想太多就去了扔姑娘。家里第二庭条件挺好,上面四个哥哥才有这一个闺女,从小就是骄阳长大的。当然看不上穷山沟沟里的穷山,穷人家。不过这个姑娘是个有成算的,主动提出,如果李佳答应她的条件,她就愿意嫁。

这个条件就是李佳得保证让她进食品加工厂。

当时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沈卫民没有愤怒。奇异的还有些惊奇,竟然有人因为可以进食品加工厂。作为自己终身大事的交换条件,他作为食品加工厂的厂长,应该高兴才是。这起码证明他们工厂在某种意义上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不过作为表哥的表弟,大舅的外甥有些话该说还是得说这个条件,他可以答应。毕竟只要那姑娘嫁到沈家沟来,她就是池山生产队的一员,让她进食品加工厂帮忙怎么了?也没有人会在这件事情找他茬儿。

不过,面对上门提亲者,她没有仔细询问男方的条件和志向,却提出了一个交换条件,这样的人恐怕不容易捂热。结婚是终身大事,丝毫马虎不得,不管是为了男方还是女方,都应该谨慎。

无奈当时李豪就开了这一窍,认准了人,姑娘无论如何都要娶这天下,哪有父母拗得过过儿女的,到最后大剑和大妗子求到了沈卫民面前,沈卫民当然是答应。

仝欣进入沈家沟食品加工厂之后,不说顶努力,但也不至于拉谁的后腿,就只是中规中矩。和李家相处的也算可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缠

,大概也有他们之前对她印象极差的缘故。

“表哥,表嫂,”沈卫民往前迎了一步,“我娘之前不是专门说了,不让大舅大妗子给我们准备东西,怎么还是大包小包的?”

李豪什么德行,沈卫民还能不知道?虽然大包小包在他们手里挂着,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都是大舅大妗子准备的。

李豪也不居功,“爹娘说我姑刚住进新房和该用些新物件,亲家爷爷木匠活好,他不整那个。这是我娘给姑姑姑父、两个孩子,还有表弟和弟妹裁的衣裳,正好去年自留地里收了些棉花,就做了几床薄被,晚两天就能用的着了。”

李豪边走边把东西拿进堂屋里。

李招娣刚出门就见侄子大包小包挂了全身,她快走两步,赶紧去接东西,“三柱子你就干看着?赶紧给你表哥帮忙把东西拿屋里去。”

出嫁姑姑疼娘家侄子,急起来连自己儿子都得随意使唤。

沈卫民倒不放在心上,他扶住李豪身后的包裹,替自己争辩:“娘,你可不能冤枉我,刚刚我想把表哥手里的东西接过来,他不让。”

李招娣睨了家老儿子一眼,说到底就是不想伸那把手,说这么多做什么?要是把侄子换成琪妮儿,你看谁往前跑的快,若论客气和争让,谁能比得上他家三柱子?

说了两句话就进了堂屋,李招娣帮着把东西放在炕头上:“你这孩子也忒实诚了。你爹娘也是能一起过来干啥不一起过来,还让你拿着这些东西先到家里。”看侄子热的满头大汗,正要去给他倒茶水,回头就看见啥也没拿,一身清爽站在那里的仝欣。

这个侄媳妇是侄子自己求来的,当初为了把人娶回家,老儿子还专门走了后门,一直到现在老太太都看他有些不顺眼,觉得她让儿子变得不干净了。现在看到他一身轻松,更觉气恼。

不过,就算是刚出嫁的姑娘,再回娘家都成了客人,更何况她已经出嫁了几十年,虽然是个长辈,教训侄媳妇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算了,回头和大嫂说声

吧。小夫妻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来,他何苦上赶着当坏人。

李招娣如斯想着这才走出了堂屋。

“表哥,表嫂,过来坐下喝杯茶,一会儿长辈们到了就不这么自在了,”赵琪提着一壶茶,端着盘点心走进门,笑着招呼道。

“谢谢弟妹,麻烦弟妹了,”李豪笑呵呵的道谢,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仝欣跟前,领着她落座。

沈卫民和李豪夫妻本就没有什么话要说,看到他们两个在一旁腻歪,主要是一个疯狂示好一个面不改色身不动,渐渐的就有些不耐烦。

沈卫民站起身来,动静之大成功吓到了李豪夫妻,沈卫民摆摆手:“表哥,你们继续,我去外面看看谁来了。”

“表弟,他是不是有些不喜欢我?”仝欣看着沈卫民离开的背影,小声问道。

李豪一愣,随即否认:“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平常咱们和三柱见的少,但两家关系亲近,他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可是他每次见我,都挺冷淡,好像并不想和我说话。”仝欣小声说道。

“三柱子从小就是这样,他娇惯坏了,寻常并不把人看在眼里。以前我还觉得他讨厌我呢,后来发现是我想多了。”李豪美滋滋的安慰自家媳妇儿,“放心吧,他不是不喜欢你,只是不把我们当回事儿罢了,”

呃,仝欣惊讶的看着自家男人。不把自己当回事儿和讨厌自己,难道有很大的区别?怎么她觉着前面的原因更让人难以接受呢。

似乎知道媳妇儿是怎么想的,李豪摆了摆手,“媳妇儿,关于这个事情我是这么想的哈,讨厌一个人,如果看到他在自己身边吃糖,就恨不得拍下他的手把他的糖打掉。不把人放在眼里就是,不管他做啥,都和我无关,总体而言,我和三柱子关系还算可以的。”

“咱们是正经亲戚,不计较这些个。再说他对谁都那样,就在长辈跟前乖巧些。”李豪说这些的时候,并不带个人情绪,很显然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奥。”仝欣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声,

“三柱子小时候病殃殃的,全村差不多大的都不愿意跟他玩儿,谁能想到长大了就数他最有出息。”李豪还在感慨,“我现在是已经认清现实了,他确实有能耐,很多人都比不上。”

“是,”仝欣无意识表示同意。

“什么?”李豪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又问了一遍,

仝欣摇摇头,没说什么。

两个人正说着话,就看沈卫民拉着赵琪走进了堂屋,他步履匆匆,面带急切,很显然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怎么啦?三柱。”李豪关切的问道。

沈卫民没理他,攥着是赵琪的时候走道长条桌旁的橱柜旁边,开始翻箱倒柜。

“表哥,没事儿,我刚刚切到手了。”赵琪转头解释了一句,“哥,就一道小口子,真的没事,已经不流血了,不信你松手看看?”

沈卫民拿了消炎药和细绷带出来,“怎么,处理鱼的时候走神,还有理由了?还就一道小口子!”

赵琪眨了眨眼,立刻认错:“我说错话了,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沈卫民没说话,他语气严厉,手下动作却始终非常小心。像现在他给赵琪的伤口撒消炎药,动作轻柔,唯恐碰,疼了她的赵姑娘。

“今天你不能再进厨房了,”沈卫民仔细的给伤口缠上绷带。

“哥,我……”赵琪有话要说,昨天统计菜单的时候,她分到了两道菜,五席也才十道菜,忍忍就过去了。不过看到沈卫民的表情,接下来的话都咽在了喉咙里,她露出了甜甜的微笑,“我知道了,我保证!”

天大地大,都不如让卫民哥消气大。只能让几个妗子和大姐她们多帮帮忙了。

沈卫民,摸了摸赵琪的头顶,“嗯,你听话,今天是你的生日,一点闪失都不能有。”

“我知道的。”赵琪脸颊上爬上了些红晕,对于男人的心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虽然没有经验但到底活了两辈子。尤其最近,有些事卫民哥都不避讳

她呢。

“嗯,你留在这里和表嫂说话,我去跟娘说。”沈卫民把赵琪按在旁边的凳子上,转身走了出去。

沈卫民和李豪父子都不算熟悉,赵琪和他们就更不熟了。虽然是一个村的,不过赵琪和村里差不多大的男孩女孩都不熟。

如今屋里坐着三个人,气氛有些尴尬。赵琪对他们笑了笑,“明明不是啥大事,卫民哥太担心了。”

李豪刚想开口,就听见外面李招娣叫他,“我出去看看姑找我啥事儿,你们两个说说话。”照李豪看来两人都是姑娘家,应该有话聊,弟妹不是三柱,不是跋扈的性子,和谁都能聊一块儿去。

说完这话,李豪就走了出去。

赵琪没当回事儿,她从盘里捏了一块儿糕点,一边吃一边琢磨着怎么才能让卫民哥相信自己真没事儿。就听旁边仝欣说道:“弟妹和表弟的感情真好。”

赵琪眼中闪过亮光,抬头看向这个不怎么熟悉的表嫂,以前怎么这么就没发现呢,这个表嫂竟然这么有眼力劲儿。赵姑娘悄悄挺直腰板,然后清了清喉咙,“表嫂慧眼,确实是这样的。”

她和卫民哥的感情天下第一好!

仝欣接下去的话,都被赵琪志一句堵在了喉咙里。照理说碰见别人这样夸讲,不该谦虚几句吗?怎么她照单全收,还挺得意的样子。

“沈家沟食品加工厂整个系于表弟一人肩膀上,平常忙碌,应该没有多少时间和弟妹相处吧?”仝欣小声问道,语气里有三分好奇。

赵琪本来美滋滋的,不管是卫民哥还是他,都是内敛之人,轻易不在人前展示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人看住他们之间的感情很好。这让他如何不高兴?

然后仝欣接下来说的这句话,让她轻轻眯起了眼,他看着眼前这个所谓的表嫂。才意识到自从他们成了亲戚,他就没好好看过这位仝姑娘的脸。大眼弯眉,睫毛挺长,五官出众,表情总有一股欲说还怜的愁绪,让人不禁心生爱怜。

“就算他肩上任务

再重,与我而言他只是我的男人。”赵琪笑着说道,眼神里已经褪去了刚刚的和善。

仝欣眼中闪过苦涩,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赵琪是被沈卫民叫走的,怕她不听话,违背承诺,所以办事的时候,索性把她一起叫走,让她完全无机可乘。

“哥,我保证,我肯定不会那样做。”

“你的保证,我现在已经不相信了,接下来你必须得跟着我。”

离老远都还能听到小夫妻俩的拌嘴声。

仝欣攥着衣袖独自坐在堂屋,直到外面吵吵嚷嚷,也一直没有出去。

·

如果是往常摆席,沈卫民还可以躲过去。但今天来的都是正经亲戚,他要是躲出去,到底不好。

沈卫民这么想着,下一刻就被按在了座位上。

因为想着要提前给厨房帮忙,所以李家几个妗子来的都比较早,若论有什么不同的话,沈卫民亲自到大门口接的他们。

这可让老李家及家人受宠若惊,沈卫民可有段时间没有专门到门口迎过人了,当然,如果不是直接把她们推进厨屋就更好了。

除了李家,还有这待遇的就是沈秀严庆林一家人。严庆林行动已经恢复自如,不过因着本就有腿疾,现在走起路来更加不自然,其他倒没有什么。

就是严庆林的工作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虽然申请了几次,公安局那边都有推脱。沈卫民觉得这事儿不用急,姐夫才刚刚恢复行动能力,怎么都不急着尽快投入工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沈秀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她也明白丈夫焦虑,家里三个孩子要养,他却只能在家里等吃等喝,搁哪个有自尊心的老爷们儿身上都受不了。所以他申请恢复原职,沈秀也没说什么,几次被驳回,沈秀当然也担心,却没有表现出来。

当然这都是烦心事,回娘家当然是高高兴兴的。一大家子团聚,爹娘和弟弟前进新屋,再加上又是弟妹的生日,都是大喜事!

沈秀刚进门,和几个长辈打了声招呼,就挽起袖子进厨房去了。

赵琪觉得这样不大好,两次想起来都被制止。

他们俩是这次家宴的主人,坐在这里招呼客人也没什么不妥,道没有人说什么。

像这时候,大孙子无所事事,赖在这边还说的过去,孙媳妇可不是这般人,更不用说现在李家妗子包括大伯母都到厨房帮忙去了,她没道理还在这待着,沈奶抑制不住连着往这看了赵琪好几眼。

沈卫民抬起赵琪的手,“奶奶,琪琪受伤了,留在厨房也是添乱,我就做主把她拉了出来。”

沈奶这段时间可疼两个小的,“受伤了,可严重?”

赵琪摇摇头,除了刚受伤那会儿,有些感觉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如果不是为民哥小题大做,也不必要包扎起来。沈卫民却点头,他家琪琪能干,不过这两年不管是在农场还是在家里,需要她亲手干的活并不多,被切手指更是,很长时间后的第一次,他关心点儿怎么了?

沈奶笑咪咪的看着小夫妻,任由他们在这边赖着。

尽管赵琪没在厨房帮忙,不过有几个干活好手,再加上沈家早就准备好了五席材料,很快就宣布开始了。

坐席吃饭,当然非常热闹,赵琪明显感觉沈卫民不在状态,她点了点沈卫民的肩膀,“哥,你怎么了?”

虽然说用的是家宴和暖居的名义,但是赵琪知道这是给她举办的生日宴。按理说在这个时候,早先兴致勃勃的卫民哥不可能心不在焉。

“我没事儿,你不用挂在心上。”话是这么说,他还是频道看了几次手表。

小两口正说着话,桌上的话题已经转到了赵琪获得文艺品展览会金奖的事情。

“琪妮儿可真是了不得,之前就觉得她的绣活儿不一般,却着实没有想到在全国都能数得上号。”范英笑呵呵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之前看她给俩娃在书包上绣字,统共也没用多长时间,我还想着这活我能干,后面想想大概是我的错觉。”李招娣叹气,不过脸上明晃晃的笑容却着指着她并不在生气,而是在

炫耀。

“大姐当着我们的面儿说这些话就虚了,琪妮儿是啥人,我们还能不知道?论能干,她可是这个。”大妗子向来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要说今天是琪妮儿的生日吧,我送来的那个包袱里,还专门给他做了两身衣裳,大姐,你到时候拿给他。”二妗子向来直心眼子,不过该做的事情她都做的。

李招娣连连说好,赵琪也跟着道谢。

杨文也是在快散席的时候过来的,“小杨过来了,赶快入席。”李招娣招呼着。

“实在对不起,我来的有些晚了,主要是东西没有在预定的时间做出来,我就是再着急也没办法。”杨威也冲沈卫民提了提手里的东西,提醒他自己不是故意没按时到的。

沈卫民上前一步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总算没在大家都散了之后才回来,麻烦也哥跑这一趟了。”

“今天虽然是为了暖局,正巧也是琪琪的生日,我在县城给定了一个生日蛋糕,待会大家都尝尝。”沈卫民把几个空盘摞在一起,把蛋糕放在赵琪面前,掏出旁边的蜡烛,一根一根插上,然后点亮。

“今天是你的生日,许个愿吧!许过愿后,把蜡烛吹灭,刚刚许的愿望就一定能够实现。”沈卫民温声对着赵琪说道。

赵琪虽然第一次听说这套流程,不过还是听话的闭眼许了愿望,一口气把蜡烛吹灭,然后抬头看向沈卫民,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办。

奶油、水果、蛋糕的香甜,从沈卫民打开盒子,味道飘了好远,引得其他几席纷纷看过来,尤其小孩更是离席,站在离主席最近的地方,希望能分点儿这个好吃的。

沈卫民拿起旁边的切刀,把蛋糕从中间切开,把最中间的一块儿地给今天的寿星,然后才一一分散。因为是甜食腻食,年纪大的长辈分的块小,年纪小的分的块大,大家吃的都还算尽兴。

李家康和叶聪更放肆些,奶油弄得满身都是,散席之后让他们奶奶好一顿教训。

彼时,沈卫民和赵琪正在屋里拆包裹,虽然说是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