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师妹她身怀绝技 > 第三百二十六章到达昆仑
 
  自从这只破鸟来了之后,主人的态度都发生了变化,她再也不是那个只疼爱他的主人了。
这只破鸟和纤云剑灵不一样,她是个有身份的鸟。
难道因为这样,主人移情别恋了吗?食铁兽越想越伤心,他这段时间都没好好和主人相处,主人应该是厌倦了他了。要是主人真的因此,而对青鸟生出好感,那青鸟岂不会影响他的地位?
他应该怎么办呢?听主人的话,表面好好地和青鸟相处?私底下再找机会对付青鸟?
食铁兽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他很快就用兽掌指着自己的嘴给王蕤看。
王蕤瞧见食铁兽说不出话的模样道:“你现在知道错了吗?若是你知道错了,我倒是可以考虑,将你的禁制解开。”
食铁兽点了点头,他用哀求的眼神对王蕤释放信号。并且拉住了王蕤的手。
王蕤根本不想抛开食铁兽。
她很认真地对食铁兽说道:“好了,等会我将你的禁制解开,你不要过多的说让神鸟不高兴的话。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食铁兽很想被解开禁制,朝着王蕤点了点头。
王蕤很快叫了声食铁兽,禁制瞬间被解开了。
被解开禁制的食铁兽,真的很快就沉默了。即便是禁制解开,他也选择了沉默。
王蕤很满意他的做法。
只有青鸟很是得意,她见到食铁兽不再继续挑衅自己,而是将姿态放得很低,一直对着食铁兽笑。
食铁兽内心满是对青鸟的愤怒。
可是他嘴里没有说出来一句青鸟的不是。
他甚至还对王蕤说,自己之前是不明白事,现在回想过来了,自己根本不应该得罪神鸟的。而且神鸟怎么说,都是西王母派来的使臣,自己这样对神鸟,可能会得罪西王母,给王蕤带来麻烦。
没想到食铁兽想得这么透彻,王蕤差点就被感动哭了。
食铁兽真是太懂了。
他竟然能够了解这些。
王蕤拉住食铁兽的手,对他说道:“食铁兽没想到你现在懂事了。我真是太开心了。希望你一直保持这个态度,让我能够好好地到昆仑山。”
食铁兽乖巧地对王蕤说:“主人我就是为了让你安全抵达昆仑山,才跟着你来的。你忘了吗?”
王蕤摸了摸食铁兽的头,称赞道:“食铁兽你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裤。让我抱抱。”
食铁兽伸开兽掌去拥抱王蕤,他开心地闭着眼睛,等王蕤松开他,他眼角的余光正巧看到青鸟若有所思的眼神。
食铁兽上前叫了一声青鸟:“青鸟之前是我不对,你能原谅我吗?”
青鸟听到食铁兽的道歉,扭过头去:“我为何要原谅你。”
“神鸟也这么小气吗?”
青鸟撇了撇嘴:“我根本没生气,为何要原谅你。你把旁人都看得太小心眼了。你根本不了解我。凭什么这么说。”
食铁兽见到青鸟的表情,道:“好吧,好吧,是我估错了。我没有想到你这样豁达,倒是我显得有些小心眼了。”
青鸟道:“你本来就挺小心眼的。为了一点竹子,竟然闯入禁区。你偷竹子的事情,要是被西王母知道了。只会更难看。”
食铁兽叫住了她:“你能帮我瞒下来吗?我不想让西王母生气的。万一她一生气,就对我主人发脾气。我连累了我的主人……”
那不正好?青鸟刚刚还没想到如何对付王蕤呢,如今听到食铁兽的话,竟然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
王蕤的灵兽,曾经偷吃了昆仑山西山竹林的竹子。这要是被君上知道,肯定又是一顿狂批。
她很认真地对食铁兽说道:“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在君上面前说你主人的坏话的。毕竟我们是签过协议的,万一你主人拿着协议威胁我,我岂不是很丢人?”
王蕤要是有拿着文书威胁她的本事,就不会让她在文书上做手脚了。
她签的名字,都是故意缺了一笔的。王蕤的眼神不好,根本就没看清到底她签了什么。
等王蕤拿出来,她就可以说,自己根本没有签名。
没想到吧,王蕤啊王蕤,最后绕来绕去,还是落入了她的手心。
青鸟很是开心,她朝着王蕤笑了笑。
王蕤压根没看出来青鸟到底是什么想法。她还只当青鸟是对食铁兽的道歉特别满意,这才有了刚刚的表情。
昆仑山。
王蕤被青鸟带到昆仑山,才发现昆仑山其实和食铁兽的说法也是有出入的。这里的确有很多层,但是青鸟知道地方,用口诀可以避开很多不必要的层数。
他们直接到了西王母等人居住的九层。
“青鸟神官您回来啦。这次是出去办了什么差事?”一个穿着侍女服饰的神仙,见到青鸟,便朝着她打起招呼来。
青鸟很快回答道:“没什么的,我就是出去带了几个人回来。”
那侍女朝着王蕤他们望去。
很快便将眼睛放在了萧叙身上,她道:“这位是……”
“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我是奉了命,将他们带回来的。”青鸟解释道。
其实看得出那个侍女,很想知道萧叙的名字,可是青鸟根本不给那个侍女机会,她甚至还对侍女说:“你应该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吧,现在还不快点去做?”
侍女低下头,道:“是的。青鸟神官我先走了。等我忙完,再来找你。”
青鸟心想,这侍女看着萧叙两眼发光,她可是看到了。要是答应了她,等会岂不是还得给她解释萧叙是什么身份来历?
“嗯,我最近几天有事要忙,你过段时间再来找我。”这样算是委婉地拒绝了侍女。
食铁兽发现,昆仑山的仙侍对青鸟的态度都挺好的。
他们基本见到青鸟,都能用青鸟神官四个字,来和青鸟打招呼。
即便是同青鸟相同等级的神仙,对青鸟也是一口一个姐姐地喊着。
几乎没有人会单独喊青鸟这两个字。
王蕤也发现了,在昆仑山,青鸟的地位很高。即便她什么都不说,也会有人凑过来嘘寒问暖。
据他们所言,青鸟出去了不过半天,他们竟然大到青鸟任务顺不顺利,小到青鸟今日有没有着凉都问出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