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无常千年缘 > 第二百八十章:解阵(4)
 
  “大小姐,我师父一个人进去没事吧?”

  秦谣的实力不够,不足以一人压住一个阵点,颜暝雪此时的境界也不敌巅峰,云离月便让他们两个一起压住法阵的西北角。

  颜暝雪却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依旧抬头看着远处,像是在发呆。

  秦谣有些疑惑,大小姐这是太担心师父了吗?

  一路上都是处于这种半游离状态。

  云离月走了一路没有看见人。

  这个法阵已经完成,因为法阵的特殊性,上面是不会留人的,因为法阵上面的人都是法阵所认定的祭品,天界的人介入调查,若是上面有大批的人死亡并且传达给了天界的话,天界就算是再怎么装傻充愣也该知道这件事情有问题,想不调查也不能不查,那时候沧御就完全没必要躲了,所以在法阵完成的那一刻沧御便把这里的人全都撤了,云离月走在里面就显得极其空旷。

  云离月看着自己手心中聚集起来的力量,他已经有五百多年没有感受过灵力在身体中涌动了,如今看来还有点怀念,若是当初的自己没有遭遇那些事,现在的灵力尽管不强也不至于就连解个阵都需要借助别人的帮忙吧?

  云离月叹了一口气,一使劲捏灭了掌心中的力量。

  前方应该就是法阵中心了……

  云离月抬眸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处回廊,师姐他们都觉得自己说的太简单有点像是在撒谎,其实不然,解阵的方法就是这么简单,但是说没撒谎也不是,他的确骗了他们,至少……

  此刻他已经转过了回廊,这个法阵中心并不是空无一人,除了他之外的另一个人就站在那里,而那个人察觉到了他的到来对着他转过了头。

  设阵者必定在法阵中心!

  沧御在看到来的人是云离月的时候脸上也出现了一瞬间的惊讶,但很快便恢复了平常,脸上的笑容更甚:“我想过来解阵的人是肖则,甚至想过是白衣鬼是你师姐,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你,他们还真敢放心啊!”

  “毕竟是法阵,你用的我改良出来的东西来害人,自然由我来破除最为合适。”

  “嗯。”沧御点了点头,像是自言自语的道,“所以我最开始才想杀了你,不过啊,我那优柔寡断的哥哥一次又一次对你心软,竟然让你活到了现在,还来坏我们的计划。”

  “只能说明我命不该绝。”

  “呵,你竟然还信命这种东西?”沧御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脸上的笑容已经漫上了一丝嘲讽,“我猜猜看,你肯定不敢跟他们说我在这里吧?不然他们哪能放心让你进来。”

  “是又如何。”

  “当然不如何,你们做的决定我无从干涉,而且这件事情还是我希望看到的,要是你们一起上,我可能就真的无法在天界众人的面前藏匿踪迹了,不过那样也可能会有一件更好的结果,天界所有的人都被吸引到了这里,诡阵老祖,都说天下阵法皆出自于你手,你可以猜猜看,这个祭献法阵要是吸收了天界那么多人的血气之后会变成什么样?”

  “我不想猜会变成什么样,因为你说的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云离月话音刚落,周围的法阵猛地发生了变化,一道道金线从四周延伸开来,缠绕上他的身体。

  “这是……”沧御看了看逐渐从自己身体中被剥离的金线,一时间有些震惊,然而这震惊却并没有透露到脸上,他只是轻轻嗤笑一声,“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还有和我夺这种阵法的控制权的,我现在是真的肯定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种解法还真的是简单粗暴至极。”

  云离月没有说话,他四周聚集的金线越来越多,几乎将他整个人给淹没。

  “云离月,念在你算是我师侄的份上,往后我不会动你,只要你现在离开。”

  云离月从金线的包裹中抬起头来,看向沧御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丝得意:“说到底你还是不敢动我,现在你有一部分阵法握在我的手中,你若是敢杀了我,你也就功亏一篑了。”

  除了沧御必定会在法阵中心这件事情之外,剩下的他都没有骗他们,他此时来是没有危险的,哪怕是面对着沧御也一样,因为沧御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想到前来解阵的人会是他,自然也不会想到他会用夺阵的方式来解阵。

  从他踏入法阵的那一刻开始他便已经着手在夺阵,等他走到法阵中心,他手上已经掌握了这个阵法中足以令沧御忌惮的控制权。

  沧御现在要是想杀他自然容易,他没有在自己四周设置任何的保护,只要沧御愿意完全是勾勾手指的事情,但是在他死亡的那一刻,他所掌控的这一部分阵法也会随之失效,他现在手上掌握的面积可不小,沧御要是想动他还得考虑考虑后果。

  沧御明显有些气极,云离月的出现是在意料之外,最开始他在看到云离月的时候只是震惊,可他现在算是明白了,斗阵法他斗不过诡阵老祖,而那么多人中,也唯有云离月才能准确的抓住他现在的弱点。

  沧御像是认命了一样,开始把那些金线往回收,云离月此行的目的只有破坏他的阵法这一项,根本劝不动,只有自己把法阵的整个控制权给争回来,到时候只要自己能够杀了云离月,他们此行便是彻底的失败。

  然而很快他再一次松了手,手臂有些颤抖,眼白都漫上了血丝。

  “云离月!”

  他是真的没想到云离月会做的这么绝。

  他没有灵力,便是借的外面守阵诸人的灵力,刚才的夺阵所消耗的灵力在他的魂体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自己便没有察觉什么不对反而加入其中去夺阵,云离月这些灵力毕竟不是属于他的,而且目前法阵的大半控制权还在沧御手中,两者若是真的相互夺起来,沧御拿回所有的控制权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现在云离月却做得太绝,源源不断的向着守阵人借用灵力,所借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自己若是再继续下去,云离月绝对会在自己争取回所有控制权之前爆体而亡,整个法阵依旧会被毁于一旦。

  云离月抬起头,超负荷的灵力已经让他的魂体出现了难以忍耐的痛楚,然而他却笑着道:“我说过,你不敢动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