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国舅的悍妻她紫气东来 > 第415章 大姐永远地睡着了
 
  裴沐接过凤倾心,柔声问:“小倾心,要不要进宫找你凉哥哥玩?”

  凤倾心笑眯眯点头,“那表叔叔替我跟我小姨说一声。”

  “好。”裴沐把凤倾心交还到乔似锦手中,说道:“你送倾心进宫。”

  乔似锦呆愣地点头,刚才门口的对话她已经听到了。

  “属下领命。”

  她抱着凤倾心,然后上了马。

  这边裴沐站在牢房门口,今日的阳光格外刺眼。

  裴澄哼着歌,乐呵呵的从牢房里走出来,看到大哥,有些惊讶,“大哥,你是在等我吗?”

  裴沐说:“凤倾笑死了。”

  裴澄脸色灰白,“大哥,你不答应也就罢了,干嘛……”他说不下去了,他知道大哥从来不会说谎。

  裴澄瞬间飞离原地,直奔凤家而去。

  裴沐默默走进了内堂,凤倾尘靠坐在墙角,整个人瑟瑟发抖。

  她还是不愿意相信,好好的人怎么就没了呢?

  大姐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

  裴沐蹲下,轻声说:“是你第一个发现死者吗?”

  凤倾尘咬着嘴唇点头,虽然一万个不愿意承认,但她知道发生的事不能改变。

  她只能面对,为了倾心。

  她说:“平日里大姐都会很早起来做饭,今早却没有,我以为是因为裴二公子跟我大姐求亲,我大姐没睡好,所以就没在意。等我察觉不对的时候,踹开门发现大姐已经凉了。”

  裴沐点头,“可有搏斗的痕迹?”

  凤倾尘摇头,“没有,屋里干净整洁,只是……只是有种奇怪的香气。”

  裴沐琢磨了一下,“好,这事云都府会调查,你……节哀。”

  凤倾尘想要握紧拳头,可此刻她浑身无力。

  怎么会那么巧?怎么裴二公子刚刚跟大姐……大姐就死了。

  她不想在事情未调查清楚之前责怪任何人,但总觉得这事与裴澄有关。

  可……只是求亲,大姐已经拒绝了,到底是谁这么狠毒。

  凤倾尘猛地站起来,“昨日神临前辈来过我家,统领大人,我能去问问神临前辈吗?”

  她起身之时感觉到一阵眩晕……

  裴沐推了个椅子到她身边。

  凤倾尘落座。

  裴沐转身离去,去地牢把神临老头提了出来。

  神临老头跟在裴沐身后,“好外孙,是要审理我的案子了吗?这么快都找到证据了?”

  裴沐带着神临老头入内,然后说道:“凤倾笑死了。”

  凤倾尘见到神临老头的时候,急忙跑到他面前,抓着他的衣裳问:“前辈,您昨日可有发现什么不妥?我家周围有其他人吗?”

  她很确定,大姐不可能是自杀,大姐昨天还说要看着倾心长大。

  大姐昨天还说,原来重头开始没那么难,原来有亲人的感觉这么美好。

  神临老头陷入了沉思,“昨日我在你家后门,感觉到周围陆续经过很多人,都是有功夫的,我猜可能是其他人派去盯着你们家。但是谁派来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凤倾尘忙问:“那如果让您再见到,您能认出来他们吗?”

  “能。”神临老头毫不犹豫。

  凤倾尘看向裴沐,“裴统领。”她跪在了地上,“民女请求神临前辈协助找出凶手。”

  裴沐倒是有些诧异,“你就那么信他?”

  “信!民女信。”凤倾尘也说不清原由。

  或许是她自小到大见过了太多恶意,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对男人还是比较了解。

  神临前辈给她的感觉很舒服,就是在他身边很安全,他的眼神干净纯粹,跟裴沐大人一样。

  裴沐思索了一番,“这事得去请示陛下,你们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多谢统领大人。”

  裴沐走后,凤倾尘依旧跪在地上,实在是起不来,整个人晕乎乎的。

  神临老头见状,拿出了个小瓶子,“可以稳定心神。”

  凤倾尘一看就知道这小玩意很贵,上面有闻人二字,而且瓶身很精致。

  她打开瓶子,瓶口传来凉爽的味道。

  她感觉舒服了一些,之后慢慢站了起来,坐在了椅子上。

  神临老头又问了一遍,她发现尸体时的状况。

  凤倾尘一一作答。

  神临老头眉头微皱,“是这种香气吗?”他从袖子里又拿出了个小瓶子。

  凤倾尘闻过,立马狂点头,“就是这个。前辈可知是何人?”

  神临老头说:“天雪楼,昨日在附近并没有天雪楼的人,但天雪楼刺客身上都有这种味道。”

  凤倾尘问:“天雪楼是啥?”她并未听过,听这名字应该是个江湖组织,可这次武试并未听说有天雪楼弟子来。

  前辈说是刺客……凤倾尘瞬间了然,“是个杀手组织?”

  神临老头点头,“是,天雪楼一向拿钱办事,本是古天雪手中的王牌,后来由先皇后月古接收,之后跟随翡帝。古天雪死后,天雪楼在江湖中销声匿迹。”

  翡帝从未重用过天雪楼,天雪楼也并未真的把自己当成翡帝的下属。

  神临老头琢磨着,翡帝那性子,估计根本就没把天雪楼当回事。

  而历代天雪楼主都比较小心眼,如今天雪楼主是谁他还真不知道。

  毕竟是个没落的门派,没有关注的必要。

  凤倾尘分析着,“所以很可能是有人买凶杀人,天雪楼收了银子才会杀了我大姐?”

  “确实有这个可能,但也不能排除天雪楼中人跟你大姐有私怨,在事情还未调查清楚之前,任何可能都不能排除。”

  “晚辈受教了。”凤倾尘起身抱拳行礼。

  神临老头笑笑,“你这丫头,功夫不怎么样,这抱拳还挺像样。”

  “前辈谬赞了。”

  凤倾尘谢完,就坐回椅子上,抱膝蜷缩在那,看起来可怜巴巴。

  神临老头轻叹,到底是谁,怎么那么混蛋,欺负这没爹疼没娘爱的姐妹俩。

  凤家。

  裴澄站在院中,云都卫和炎无痕在屋内查看现场。

  炎无痕先看完伤者,出来禀告,“一招毙命,凶手一掌碎了死者心脏,屋内残留的香气表明是天雪楼所为,天雪楼杀人从不隐藏踪迹。”

  云都卫调查之后,并未有任何发现。

  裴澄慢慢走过那个门槛,他站在床边,看着床上之人……

  即便他不去深想,也知道这事跟他脱不了关系。

  大姐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不会说话也不会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