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九零胡同养娃记 > 第151章 第 151 章
 
年轻的夫妻一眼就瞧中了这个沙发。

他们夫妻也是刚毕业没多久就买了一个很小的房子, 装修完以后来选家具的,走着走着就看见了“沙发床”这种东西。

对于小夫妻来说,家里偶尔会有亲戚过来, 但如果叫人睡沙发,始终不便, 但是也没人会在客厅摆个床吧!

沙发床就完全契合了两人的要求。

而且这种沙发床,设计时候就兼顾考虑了坐着跟躺着两种需求, 所以当年轻夫妇躺下去试试的时候,也觉得很满意。

年轻的妻子是一位医生:“是的, 我买沙发就是要找硬的,现在市面上的海绵沙发偏软, 对老人的脊椎跟腰部都特别不好, 我们买沙发主要是备着两边的老人时不时过来小住,如果客厅可以暂时落脚,会更方便一些。”

那中年妇女也有腰疼的毛病, 本来以为坐软沙发,睡软垫子才会舒服点呢,听年轻女人这样说,就好奇问:“你怎么知道硬的好,那不舒服不是睡软的舒服吗?”

男人说:“我爱人是医生, 她很懂这些的, 我也了解过, 睡硬板床确实对脊椎好。”

中年妇女下意识的说:“你们不会是帮着卖沙发的说话的吧。”

年轻女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有些人啊,就总觉得全天下都是坏人,都在框你钱呢!

范晓娟接着介绍:“这个沙发架子是榉木实木的,质量也比较好,比较结实, 跟市面上的复合板做出来的沙发不一样,原木是没有甲醛释放的,海绵也不是碎海绵合成的垃圾海绵,是一整块的原装海绵,安全问题上您尽可以放心。”

年轻女人忙问价格。

这批沙发的定价,是稍高于之前的经典款的,价格是999

当范晓娟报出来这个数字的时候,年轻女人又问了有没有优惠,一般店里开业都是有优惠的。

“当然有啦,我们开业期间交一百元预订可以抵两百货款,也就是899就能拿到这个沙发,过了这个优惠期,就没有了哦。”范晓娟一番话语,让对方已经动了心,也觉得一千块钱并没有太贵。

尤其以女人的职业属性,范晓娟提到的“无甲醛”的理念,甚合她心意。

女人跟她老公讲:“我都说了三合板是合成板材,有胶水,对身体很不好,要是要宝宝,家里不要用太多合成材料,京市这种地方一到冬天就得关门闭户的开暖气,通风不好对身体很不好的。”

现在有这个观念的人可真是不多了,看来对方的职业病还是有点用的。

范晓娟深以为然:“对了,三合板确实不太好,都是用碎木屑跟胶水粘起来的,如果是农村那种大房子,敞亮也通风就也还好,但是市区里面的房子又拥挤又狭小,通风不好,人就在屋子里吸|毒|气,所以你们选择家具的时候,最好也选实木家具,家里如果全是三合板,跟待在毒气室有什么区别。”

要知道,九十年代可是白血病的高发期!

年轻女人一听就觉得认识了知音。

她跟丈夫讲,三合板也就是便宜,一点好处都没有,但是丈夫不以为然,还认为是卖实木家具的说辞。

“我就说了吧,以前我们医院也没有这么多白血病的案例,这几年多了很多呢!”

女人决定了,交了定金再说!

到交钱的时候,范晓娟才提醒她:“我们这个沙发生产出来是需要时间周期的,大概要一个月时间。”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女人说:“你们是先收钱再制作嘛,大家都知道的,我先把钱交了,但是你必须保证我收到的沙发,是实木的,而不是实木板材,是整块的海绵,而不是拼凑出来的海绵。”

范晓娟微笑:“当然,这些我们都是写进定金单子里面,一看您就是文化人,您自己看看条款,不明白的您可以问我,华英厂是京市的老厂家了,绝对不会做出来坑害客户的事情。”

中年妇女一直跟在后面听着,这个时候打断他们:“这位医生同志,你看条款仔细一点,你买我就买。”

小孟对店员们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意思是——你们看,我说的对吧。

范经理的销售,可以算得上教科书级别的,痛击顾客的心理啊!

在范晓娟开始销售的时候,小孟就跟现场所有的店员使了个眼色。

那意思很明显——你们看着吧。

这一批店员,都是极有眼色的那种,等范晓娟开始销售,她们就在旁边一直盯着看。

这就是销售话术的现场培训,在厂里培训的时候完全没有机会看到经理卖货,尤其是在中年妇女明确表示这沙发不合她意的情况下,还能力挽狂澜。

华英厂的收费单据是一式两份,上面标明了权利义务,是咨询过律师写出来的一份简易合同,一看就非常正规。

上面不仅写明了产品的保质期,送货标准,送货时限,基本原材料的标准等等,即便是医生这样的高材生,一行行的看下来也觉得没有问题。

青年女医生看完微笑着点头,再看范晓娟的时候眼神里多了一份敬佩:“好,我签了,你们生产出来以后,会尽早送货吧?”

范晓娟说:“一个月只是最长工期,如果厂里面提早生产出来,一定会尽早送货。”

医生又问:“如果集体找你们买,能不能便宜一些呢?”

“这里有我们的电话,如果不是我们排产比较忙的时候,能给到你们的优惠尽量给到,我们厂主要是做服装的,沙发的生产车间并不是很大,而且我们出厂要求的标准也比较高,现在没有太大的排产能力,这个我无法给您保证。”

范晓娟并不像有些销售,为了达成任务满嘴跑火车,语气里面透露出真诚,反而让人心生好感。

女医生交完定金以后,中年妇女也交了定金,她不像女医生那样干脆,最后签完字了,还小心翼翼的把定金单保存到最里衣的口袋里。

两人一走,店员们就围了过来,纷纷问她。

“范经理,你是怎么做到的!”

“就是啊,感觉也太厉害了吧,你就说了几句,怎么对方就愿意下单了。”

范晓娟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其实销售并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难,但是也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做好自己该做的,见到什么人说什么话就是了,比如说方太太这个年纪的,你如果一味的恭维她年轻,她会觉得你们诚意不够,说的难听一点,甚至会觉得你们没一句实话,这样就很难去相信你们搭配出来的东西。

再比如说刚才那位女士,透过她的言谈举止,我发现了什么呢,我发现她很重视环保问题,咱们沙发主打的就是环保,以及性价比,你观察到客户需要什么,找到切入点以后,按照她的需要去打动她就是了。”

店员刘晓红问:“那万一客户就是想要非常便宜的东西了。”

范晓娟正色:“那她绝对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不要对着非目标客户浪费表情,不管你怎么说,都打动不了一个根本不会买你产品的客户。”

小孟马屁精鼓掌:“范姐厉害,超级厉害,范经理威武,超级威武。”

范晓娟横了她一眼。

小孟其实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冯涛不是大学生吗,又会做表又会做报告的,弯道超车,反倒是显得她这个老员工平平无奇,她打算通过观察范姐的一举一动,写一本关于销售案例的书。

实用不实用她不知道,总之这本书她以后要留着慢慢翻。

毕竟小孟的脑子没那么好,学过的东西马上都能忘记呀。

几个售货员还在消化刚才的画面。

范晓娟:“你们永远记得自己的身份,是销售代表,并不是普普通通的店员,拿出勇气跟精气神出来。”

对,华英厂的售货员都有一个很好的名称。

叫销售代表。

店员是门店的灵魂,厂里为了招到这一批姑娘,用的绝对不是普通店员的标准。

给的定位,也远远高于普通店员的定位。

一旦有了责任感,她们才会把肩头上的担子好好的挑起来。

要知道一千块钱买个沙发可真不便宜,但是华英厂在这方面也是下了血本,造价成本就不低,这个价格卖出去,虽说利润也不低吧,但是市场上能找到同款能打的不多。

也因此,这两位顾客定了以后,马上又过来两个顾客交了定金。

小孟同学还没来得及记录下来刚才销售案例呢,眼看着马上又来了两个,正觉得脑容量有点不够,不过后面的客户,范晓娟就让店员们自己去销售,谁拿下的客户,谁开的单,就记在谁头上。

一个上午,两个店员都开了单。

专柜的客源比较少,店长一个单能拿到十块钱的提成,大家伙皆大欢喜。

还没等小孟再一次记录好范晓娟刚刚讲解的内容,马上又来了一拨客户。

客人,真的是从楼下慢慢往上走的,从下午一点钟开始,客人的数量渐渐就多了起来。

来到华英厂专柜的,不仅仅是来看衣服的,更多的还是来看沙发。

这会儿,沙发床可真是个稀罕的玩意儿,不到一会儿又卖了两架!

竟然比当初的经典款更畅销更热门。

店员们最高兴了,开单卖沙发她们有提成,一个个鼓足了劲在推销沙发。

不过衣服也要卖啊,范晓娟刚想提醒店员们,要注意看衣服的客户,就看见有个人趴在沙发上开始拉动沙发。

刘晓红刚想出声阻止对方。

“这个沙发也没有刚才你展示的那么好拉嘛。”那人说:“你看,我拉出来了,现在就推不回去了,看来也只是个样子货而已。”

样子货!

听到这话,周围本来对沙发颇感兴趣的好几个人都试了一把,果真推不进去了。

明明店员们演示的时候,是很轻松的拉出来,也很轻松就能推进去。

好几个准备下定金的人,手都顿在了那里。

那人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长得倒是斯斯文文的模样,但是瞧着范晓娟笑着的那张脸却不带什么温度,他声音拉得很高的说:“我刚刚只是试了一下,就这样了,这样的玩意儿怎么能用太久,要是买回去以后才发现沙发原来这么不好用,再返厂维修岂不是麻烦?”

偏偏刚才大家都在给客户讲解,没人注意到他到底做了什么。

范晓娟皱眉。

那人面上依然带笑,却笑得冰冷:“是吗,要不然你自己试试。”

都不用试,就知道对方来者不善。

自己厂里的沙发才摆出来卖一个早上而已,怎么竞争对手就追上门了,她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也不会在自家门店跟人家翻脸。

“是吗?”范晓娟盯着他的手看了看,却没有依言去拉。

人群里面有人就忍不住了,真的去试了一下,沙发稳如磐石,就是动不了。

“还真是推不动,原来真是个样子货,你们不是国营厂吗,怎么也搞这种事情。”

“是啊,国营厂也卖这种次货?”

人群围过来是越来越多,却是头一次,因为被质疑了,过来瞧热闹的人群。

小孟瞪大了眼睛,看看对方,又看看刚才推的那些人,差点要跟人吵起来。

范晓娟按住了她。

她不懂机械,到底是马飞新改出来的沙发还不稳定,还是对方真的在使坏,她也不能确定,在这种情况下,尽量不要与人起冲突,对自己不利。

压低了声音对小孟讲:“你现在偷偷出去,打电话把马飞叫过来。”

她微笑着面对人群:“不好意思,我检查一下,因为这款沙发是今天第一次摆在门店,我见到它也是在昨天晚上,之前一直在封闭开发,我也不太熟悉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我们会给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

现在她要庆幸这是商场的三楼了,人并不算特别多。

这要是在二楼,估计是要闹出来个大笑话。

偏偏人群里有人就是在起哄:“什么解释不解释的,这玩意儿就不能买,依我说什么沙发床不沙发床的,不如买个宽敞些的沙发,一般谁家里还经常有客人了不成,沙发垫子硬一些,躺着睡几晚上都没啥问题,沙发床这玩意儿不实用,还容易坏。”

本来就是新品,这个时候还要出质疑的声音,很容易让人心动摇。

就在人群中嘘声一片的时候,从人群里面走出来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垂首看着范晓娟,那样子跟从不认识她似的:“是吗,样子货,可我看到的不是这样的,这位同志你先站好了别走。”

范晓军说。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软沙发,我是故意这样写的,当然是睡硬床好啊。

九十年代是物质社会启蒙阶段,那个时候对享受的标准跟现在不一样啊,比如说肥肉好,洋鸡蛋好,肉鸡好,作为现在的标准来看,有点emmmmm,但是代入到那个年代设想一下,每一个审美的形成,都有当时的局限性跟时限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