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前夫又在耍花招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想要离开
 
“我不感兴趣。”

“实不相瞒,简宁安,我觉得封墨的心里还有我!”

见到简宁安的脸色愈发难看,沈曼君得寸进尺,“你知道的,我和封墨以前的感情很深厚,只是由于一些特殊原因我们才迫不得已地分手。如果我们两个想要复合的话,是很轻松容易的事情。”

简宁安强忍着内心的难过,冷冷地看向沈曼君,“你跟我说这些为了什么?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因此而把封墨拱手让给你吧?”

“当然不是!”沈曼君哂笑,“我只是想告诉你,倘若封墨真的对我余情未了,你千万不要太伤心。名存实亡的婚姻也不是没有价值,毕竟你还可以做封墨名义上的太太。”

“你这幻想的能力果然是不错,”简宁安不甘示弱地嘲讽道,“我告诉你,封墨他对你不是原有的感情,也只是单纯地可怜你而已。我和封墨已经结婚,也已经有了孩子。无论你如何异想天开,这些都是既定的事实,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

“还有,我告诉你,你和封墨当年分手的原因是因为你爱慕虚荣,根本没有什么迫不得已,你休想拿着这些来骗我!”

被简宁安犀利的话语刺激到,沈曼君恨恨地盯着简宁安,“你!”

透过简宁安,恰巧看到不远处的封墨,机会来了!

“简宁安,你太过分了!”

说完,沈曼君忽然朝着身后倒去,重重地滚下了台阶。

简宁安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而在封墨的角度看来,沈曼君掉下台阶,是被简宁安推下去的!

封墨忙跑上前,扶住倒地不起的沈曼君,口吻关切,“曼君,你没事吧?”

沈曼君趁势倚在封墨的怀里,可怜兮兮的嗫嚅道:“封墨,我的腿好像断了,好疼啊!”

封墨恼火,觉得简宁安就算有气也不该撒在无辜的旁人身上,便朝着简宁安吼了过去,“你推她做什么?简宁安,你有必要这样任性吗?”

“我根本没有碰她!”简宁安也吼道,“她掉下台阶,跟我没有关系!”

奈何,封墨只相信眼见为实,根本不相信简宁安的话。

“简宁安,你太过分了!”

撂下一句狠话之后,封墨抱着受伤的沈曼君匆匆离开了。

沈曼君躺在封墨的怀里,嘴角勾起一丝狡黠。

简宁安的心如同被撕裂一般,剧痛袭遍全身,一股无力感让她差点瘫倒在地。

他的心里,难道只有沈曼君吗?那自己又算什么?

一个小时后,简宁安重新回到了封家别墅,只不过她是为了接回简单的。

“妈咪,你为什么要收拾我的衣服呀?我们要去哪里呀?”

简单还不知道爹地和妈咪吵架的事情,不解稚嫩的问道。

“宝贝乖,这几天跟妈咪去其他地方住,我们先不在家里住。”

“妈咪,你是不是哭过了呀?你的眼圈怎么红红的?”简单发觉到简宁安的不对劲。

简宁安忙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妈咪没有哭,只是外面风大,沙子迷了妈咪的眼睛。”

“那妈咪,我们为什么要去其他地方住呀?”

“这个问题以后妈咪再给你解释,你现在先收拾好自己的玩具,妈咪带你先走。”

“好吧……”

简单不明所以,但妈咪要自己这么做,他也就只好这么做。

带着简单下楼的途中,顾思怡恰巧坐在客厅里,看见简宁安拎着行李箱要走,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冷嘲热讽的机会。

“哎呀,宁安,你要离开这个家了啊?我听说你和封墨吵架了,你们该不会是要离婚了吧?”

简宁安瞪过去,“离不离婚好像和二婶没有什么关系吧?”

“宁安,你还是不要叫我二婶了,毕竟你和封墨现在还能不能在一起都难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都不一定呢!”顾思怡挑衅地说道,满是讥讽。

“也是,正好我也不稀罕这么叫你,顾思怡!”

她现在正是心情不好的时候,顾思怡却偏偏要撞到枪口上来。

“死丫头,你说什么呢你?”

顾思怡气的在后面跳脚,简宁安拉着简单直接离开了别墅。

车上。

“妈咪,你和爹地真的要离婚了吗?我不要你和爹地离婚!”

简单虽然年纪小,但还是很聪明的,对于顾思怡的话也句句记在心里。

简宁安揉揉简单的小脑袋,“我和爹地只是闹了点矛盾,你不要乱想。”

真的会离婚吗?连简宁安都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妈咪,你和爹地闹什么别扭了啊?”简单追问。

“只是一些小问题,你还小,等你将来长大了就知道了。”

“好吧……”简单探了探窗外,“妈咪,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呀?”

“去我们之前住过的别墅,妈咪和爹地结婚前买下的公寓。”

简单这才高兴地拍拍手,“是爹地和妈咪的公寓,那也就是我们的家。”

简宁安点点头,怅然回答,“是啊,我们的家。”

她只是带着简单实在定无居所,只能搬去那个公寓。

另一边,医院内。

“医生,她怎么样?”封墨关心着沈曼君的病况。

医生查看了沈曼君的伤势,“这位女士扭伤了脚,恐怕要好好的修养一阵子了。”

“医生,其他地方有没有受伤?”

沈曼君见到封墨这样关心自己,嘴角上扬,这点小伤对她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没有,等我给她处理好了伤势就可以出院了,出院之后细细调养一阵子。”

“好。”

“封墨,我没事,要不然你还是赶紧回去找宁安吧。她现在肯定也在气头上,我不想因为我的缘故让你们两个产生误会。”沈曼君演戏道。

封墨瞥了沈曼君一眼,“没事,你受伤了,总是需要人照顾的。”

“可是宁安她……”

“她就算是再跟我生气,也不该把气撒在你的身上,更不该推你掉下台阶!这次她做错了事情,让她好好的冷静冷静吧。”封墨寒声道。

沈曼君愈发暗喜,看你简宁安这下还怎么跟我斗!

“你怎么会被她推下去呢?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封墨问道,简宁安平日里不会是这么冲动的人,不知道她今天怎么这般反常。

“我……”沈曼君故作委屈的姿态,哽咽道,“我只是刚好去宁安的公司找人而已,没想到碰到了宁安。既然都是朋友,我便跟宁安聊了几句,后来她问我昨天是不是和你见面了,我承认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宁安忽然就开始羞辱我,说了好一顿难听的话。”

沈曼君擦拭眼角噙着的泪水,“我一时气不过便和宁安争辩起来,谁知道宁安对我的怨言竟然这么大,直接把我推下去了。”

封墨冷着脸,没有反应,心中愤懑不平,更不知道简宁安为何要这样无理取闹!

沈曼君趁势说道:“或许是我不该跟宁安争辩起来,如果我跟宁安认错的话,她也许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跟你没有关系,是她太不懂事了!我和你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她偏偏要猜忌!难道要让所有人都不开心,才能达到她的目的吗?”

“封墨,我也有原因,你不要把责任都怪罪在宁安身上。”沈曼君继续演戏。

“你没做错什么,不用替她说话。”

因为亲眼目睹,对于沈曼君所说的话,封墨深信不疑。

沈曼君眼底划过精光,简宁安,我看你这下还怎么跟我斗!

把沈曼君送回家之后,封墨也回了家。

封丹丹殷勤地上前,拉住封墨的隔壁,“哥,刚刚不久前嫂子也回来了,但是她收拾东西带着简单离开了。”

封丹丹表现的担忧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欢喜。

封墨稍有震惊,但旋即又觉得意料之内,“我知道了。”

顾思怡也趁势上前,“封墨,我看那个简宁安她就是故意不给你面子,一点做妻子的样子都没有!已经都是成年人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啊。”

“要我说啊,你们两个离婚了也好,我看她也不适合进我们封家的门。”

正好,简宁安这个扫把星走了之后给她女儿腾地。

“二婶,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就不劳您操心了。”

封墨话音刚落,封静姝的声音便传来,“你们母女两个怎么这么爱凑热闹?什么事情都要搅和一下吗?”

顾思怡尴尬地笑了笑,解释道:“二姐,我们这不是为了封墨好吗?封墨好,我们封家才会好啊。”

“你少掺和一点别人的事情,多管管你丈夫吧!你看这都几点了,封浩存怎么还不回来?”封静姝声音严厉,顾思怡也有眼色地不在所说。

“二姐,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

封静姝看向封墨,“封墨,你跟我过来。”

封墨自然知道姑姑所为何事,但还是跟着姑姑走了过去。

“您找我。”

“坐下。”

封静姝口吻不容置疑,带着不怒而威的压迫感。

“姑姑,您有什么话就说吧。”

“你和宁安是怎么回事?前几日去米兰的时候不是还恩恩爱爱的吗?怎么现在就闹别扭了?你给我解释一下!”

她不愿插手这件事,但听到两人已经闹到了可能离婚的地步,封静姝觉得自己有必要管一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