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六零海岛生活 > 第128章 128
 
“林老师, 我说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吧?上回我不就是让你帮我从北京带点东西吗?结果不肯带东西也就算了,还让来刘的领导批评他,现在还叫人来欺负我俩儿子, 啥人啊, 还老师呢。”刘刚子他妈杜鹃丹, 领着刘刚子和刘铁子站在院门口说道。

她为了让大家都看到林桃的‘真面目’,说话的时候故意扯着喉咙说的。

徐玉婷扫了杜鹃丹一眼,嗤笑了声:“你讲话也挺有意思的,你们家刘副营长被点名批评的时候, 人李副旅长带着一家人都去北京了, 压根就不在岛上,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林老师叫人来批评的?而且你家刘副营长为什么会被批评你心里没数吗?自己不好好反思,还来这儿说, 可真有你的。”

陈水芬双手叉腰,接话道:“就是, 还说啥林老师叫人来打你那俩儿子, 真是瞎了你的眼了,林老师家闺女几岁, 你两个儿子多大了, 她闺女能打得过你儿子啊?你那俩儿子是被我们家红星打的, 而且为什么打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啊?你养的那俩好儿子, 没皮没脸的,抢人家小姑娘的东西, 可真是随了你了, 杜鹃鸟抢别人的窝, 你儿子抢别人的东西, 真丢人!”

徐玉婷和陈水芬两人各说一番话, 倒是让原本已经准备好的林桃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看着被说的哑口无言的杜娟丹,林桃沉着脸,说道:“刚刚徐老师和陈大姐把该说也都说了,我作为学校的教导主任,还要再说一句,刘刚子和刘铁子就抢芳芳东西这事,好好反思一下,开学之前把检讨写出来,去学校报道的时候,把检讨送到我的办公室来,要是没写,就不要来学校上课的,我们嵊山学校教的是学生,不是土匪、流-氓。”

“凭……凭啥啊!凭啥写检讨。”杜娟丹有些不服气地说道,只不过气焰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嚣张了。

林桃说道:“话我刚刚说的很清楚,要是你想让你两个儿子当流-氓的话,你们可以不写。”

刘刚子和刘铁子万万想不到今天挨了一顿打不说,还得写检讨,两人已经开始后悔来这里‘讨公道’了。

这不是来‘讨公道’的,这是来讨教训的。

关键他们妈之前还气势汹汹的,可现在被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桃继续说道:“还有些话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男女平等,你自己也身为女人,说那些话的时候你就不想想你自己吗?”

杜娟丹本来就是个农村妇女,跟人吵架也只会骂娘,被这么一大通说,嘴皮子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

最后气得脸上涨红,说了句林桃他们就是仗着人多欺负人,咬咬牙带着俩儿子回去了。

陈水芬追到了院门口,也故意扯着嗓子嚷道:“你把话说清楚啊,谁欺负你了啊,你儿子抢别人东西,你嘴碎乱说话害得你男人挨了批评,你自己不反省你自己,还来林老师家里撒野,咋的,看林老师是文化人,不会跟你这种泼妇吵架是吧?可把你能的。”

杜娟丹臊得走了,陈水芬这才进了院子,朝林桃和徐玉婷说道:“咋样,林老师,徐老师,刚刚我发挥的还可以吧?”

以前陈水芬跟人吵架,其实也难说出什么大道理,也是张口就骂。

后来她见徐玉婷和林桃也不跟人吵,偏偏几句话就能把人说的哑口无言,觉得很厉害,便跟着学。

林桃见陈水芬一副求表扬的样子,忍俊不禁。

徐玉婷点点头,说道:“不错不错,比以前好多了。”

三人相视一笑,几个孩子见大人没有因为这事生气,也松了一口气,又一块儿去玩了。

自从搬了新家之后,现在的院子比起以前的院子又大了一些,开垦出一片菜地之后,还空了块地方,今年林常海在家里的院子里,种了一些西瓜,这会儿西瓜正好熟了能吃。

李成蹊昨晚上摘了个一个长势最好的西瓜,纹路清晰,在瓜皮上拍一拍,还能听见咚咚咚的声音,这瓜看着就甜。

“家里西瓜熟了,昨晚上摘了一个,等着,我去切西瓜。”林桃说道。

林桃把用冷水冰起来的西瓜拿出来,用刀横着在西瓜中间切了一刀,只不过刀刚在西瓜上切出了一条口子,这瓜就自动裂开了,露出水红色的瓜瓤,黑色的西瓜子,绿色的西瓜皮,三种颜色成了强烈的对比。

西瓜的香味不如香瓜的香味浓郁,但切开之后,也能闻得到丝丝清甜。

玥玥已经在旁边等候着了,把家里用来装瓜子的盘子拿出来,说道:“妈妈,你把西瓜放到这上面,我拿出去给大家吃。”

林桃将切好的一块块帆船似的西瓜,放在盘子上。不过这么多块西瓜,拿起来可没有那么轻松,玥玥还太小了,根本拿不动。

林桃知道玥玥是想吃西瓜了,便递给她一块,说道:“妈妈拿。”

玥玥接过西瓜,咬上一口。清甜多汁的西瓜被咬开,红色的汁水流出来。这西瓜在冷水里冰了一个上午,此时西瓜吃起来也带着凉意,舒爽清甜。

玥玥感叹:“好好吃呀。”

林桃带着玥玥走到院子里,招呼大家来吃西瓜了。

陈水芬家里也种了西瓜,不过现在还没熟,吃上一口林桃家的西瓜,直说可真甜。徐玉婷小口吃着西瓜,比陈水芬说她像鸡啄食一样,咋就吃的这么慢。

玥玥和郑红星在葡萄架下面,一人坐了个小马扎,双手捧着西瓜,跟郑红星一起比谁的西瓜籽吐的远。

王清明坐在旁边看着,没有加入他们。陈水芬问:“清明,你咋不跟哥哥、妹妹一块儿玩啊?”

王清明看着傻乐的玥玥和郑红星,脸上有些嫌弃:“我不想玩这么傻的游戏。”

陈水芬噎了一下,说道:“这孩子,小大人似的。”

“也不知道像谁。”徐玉婷说道。

玥玥脸上不小心沾了西瓜籽,被郑红星看到了,郑红星指着玥玥的脸蛋,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玥玥,你这样好搞笑。”

玥玥则是看着郑红星缺了两颗门牙的样子,也捂着嘴笑得双眼眯成了天上的月牙儿:“红星哥哥,你也好搞笑呀。”

王清明走过来,伸手把玥玥嘴巴上的西瓜籽拿掉,小声嘀咕:“小笨蛋。”

玥玥哼一声:“我不是笨蛋,我是聪明蛋。”

夏天的海岛就连风都是热的,林桃早就把家里的电风扇拿出来扇了,风呼啦啦的吹在脸上,人舒坦了许多,没那么燥热了。

玥玥还喜欢站在风扇边,对着风扇张开嘴巴:“啊——”

这样发出来的声音会有回音,她玩得乐此不疲。直到林桃让她别玩这个了,风灌倒肚子里,肚子会胀气的。

吃过了西瓜,几个孩子到了午睡的时候了,郑红星疯习惯了,中午不睡觉,玥玥和王清明从小就有午睡的习惯,到了时间就犯困,两个小的去睡觉了,郑红星溜出去继续玩。

陈水芬交代他:“不准打架了听到了没有?”

虽说今天没有因为打架的事情收拾他,但是有原因的,这次他是为了帮别人,可不代表她支持打架。

没孩子在边上了,几个大人继续聊着,聊家里养的菜,聊今晚吃什么。

日子就是这样平平淡淡,但又温馨幸福。

开学之前,徐玉婷家里来人了,不是周家人,是徐家人,徐玉婷的二叔,带着她堂弟来了。

手里拎着两盒点心,说是特地来看徐玉婷的,但是徐玉婷连门都不让他们进,把他们两人关在门外,直到晚上的时候王元亮回来了,才让他们进屋。

“二叔,堂弟来了啊,怎么在门口站着也不进屋坐坐呢?”王元亮推了推院门,发现院门从里面被闩上了,推不开。

他朝徐光耀笑着说道:“估计是玉婷在睡觉,玉婷睡觉的时候就会把院门给闩上,虽然这是部队,但安全意识还是不能少的。毕竟玉婷当年也是经历过抄家的,给她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直到现在睡觉时都得第一时间把门给锁上,否则就害怕。”

徐光耀脸上十分的尴尬,王元亮的话明显就不可信。他和他儿子可是中午的时候就来了的,在外面都等了四五个小时了,谁大白天的能睡这么久啊?而且里面都还有说话声,明显就是徐玉婷知道他们来了,故意不给开门的。

但是他心里再明白,也不好意思把真相说出来。

因为王元亮的后半句话,很明显是在说他。

当年家里出事,他第一时间登报跟徐家断绝了关系,而且亲自带着红小兵们去家里抄家,就是为了证明自己跟徐家没有任何关系,希望可以戴罪立功。

正因为他当年做的那些事情,所以徐家出事,真的没有连累到他。他的工作和家庭都没有受到任何的牵连,而且还在单位被树立成了正面的典型,让大家都向他学习,在这种大事上面,要有六亲不认的决心。

虽然如此,可是他心里明白,单位里很多人因为这件事情而瞧不起他。

侄女徐玉婷恨透了他,但是他现在为了儿子的前途,又不得不来求人办事。看着面前的侄女婿,他哪里猜得到他哥当初资助的一个穷人家的孩子,竟然都已经是副团长了,徐光耀有些忍不住后悔,当初真不应该把事情做得太难看了。

也是当初运动闹得厉害,他以为徐家就此完蛋了。没想到他哥还挺有办法,竟然把最疼爱的女儿嫁给了当初那个穷小子,而且这个穷小子还真的有出息了。

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求到徐玉婷的头上来。

“二叔,你们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啊?”王元亮问道。

徐光耀说道:“元亮啊,是这样的,你堂弟今年也有十八岁了,我听说你在这里不错,现在都是副团长了,所以就想让你帮个忙,能不能让你堂弟也来这里当兵什么的。”

王元亮打着哈哈:“二叔,瞧你说的,我这副团长可真不算什么,在这儿真轮不上我说话。”

徐光耀:“元亮,你就别在这儿谦虚了,都副团长了,还不算什么啊?那二叔算什么了?我知道玉婷还在为当年的事情生我的气,可咱们到底是一家人,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玉婷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这么多年,就来找你们帮这点小忙,元亮你不会这也不肯帮二叔吧?”

就在这时,院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徐玉婷冷笑一声,语气不善:“一家人?当初你带着红小兵来抄家的时候,可没说跟我们是一家人,我们这儿不欢迎你,你赶紧走。”

又朝王元亮一瞪眼:“王元亮,你还进不进来了?要进来就赶紧进来,不想进就别进来了。”

等到王元亮进来之后,徐玉婷就去关院门,打定主意不让徐光耀父子两个进门。

徐光耀把带来的礼物塞进去:“这、这东西你们拿着。”

东西却被徐玉婷一把丢出来。

徐玉婷本来以为自己的态度这么明显,王元亮是知道自己的意思的。早在当初他们家出事,徐光耀落井下石时,她就说过,她不会再认这个二叔。

没想到第二天的时候,徐光耀带着他儿子在外面等的时候,王元亮却跟他们说,让他们跟他一起去部队,先让徐光耀的儿子娶训练一下,要是合格了,就能当兵。

当时可把徐玉婷给气死了,她在家里生了一通气,但是心里越想越难受,王元亮真是长本事了啊,她都那么交代他,让他别理徐光耀父子了,她只当没这个二叔和堂弟,结果他还带人去训练?

这是故意跟他过不去吗?还是他就那么爱帮别人的忙啊?谁的忙都要帮?

徐玉婷心里气不过,来到林桃家里,跟她说这件事情:“阿桃,我都快要被气死了,你说王元亮他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啊?他为什么啊?真的是吃多了撑的,你都不知道徐光耀他们一家做了些什么……”

徐玉婷把当年的事情说给了林桃听,林桃虽然以前也听说过,有人为了保住自己,而故意举报家人什么的,可是得知这种事情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听了还是跟着难受。

她也能够理解徐玉婷为什么会这么生气这么激动。

但是仔细想想,王元亮真不像是这种人,他没理由,也没有必要这么做啊。这是徐家人,又不是他们王家人,徐玉婷都那么说了,他犯得着再去帮忙吗?

于是林桃说道:“玉婷,其实我觉得这其中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王副团长不像是这样的人,要不你等他回来的时候再问问吧。”

徐玉婷撇嘴,哼道:“懒得跟他说,今天他也别想回家了,我等会儿回去之后就把门给闩了,不让他进门。”

结果这话刚说完没多久,王元亮就来了。

王元亮:“我去了家里没看到你,一猜你就是来林老师家了。”

徐玉婷懒得理他:“我不想跟你说话,你离我远点。”

王元亮笑着说道:“这是生气了?我还打算跟你说说二叔他们的事情呢,他不是说想让堂弟来部队吗?我就带他们去了团里,先是让他跑三千米,跑完三千米再做匍匐前进训练,要是能把这些都做好,能让他当兵。”

徐玉婷没好气地问:“然后呢?”

“还能有什么然后,他连一半都没跑完,就累的不行了,自己吵着说不当兵了,一定要回去。我心想都是亲戚,还挽留了一下,让他别气馁,还有好几个项目没做完,要不再尝试一下再说,可他哭爹喊娘的一定要走,我就说那这可就不怪我了,我给了机会的,是他自己没这个本事。”王元亮说道。

说话的时候,脸上满是狡黠,说起徐堂弟那个样子,忍不住笑。

徐玉婷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道:“所以你是故意这么做的?”

王元亮道:“这不是显而易见吗?你那么不喜欢他们一家,我还能真帮他们啊?”

徐玉婷撇撇嘴:“那你怎么不早说啊。”

王元亮无奈,他倒是想早说,但昨晚上徐玉婷也没跟他这个机会,刚一提到徐光耀一家,她就气得说要睡觉,不想听到关于他们家的事情,所以他才先斩后奏。

其实林桃也知道,徐玉婷的脾气有时候是挺急的,到了气头上的时候还不太听人解释。这一点其实不太好,徐玉婷自己也明白,之前林桃跟她提起过的时候,徐玉婷也说是要改,但改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但王元亮和徐玉婷的脾气是互补的,他们很早就认识,王元亮把徐玉婷当做光一样追逐了那么久,他很宠她,也包容她的小脾气,徐玉婷发脾气王元亮都是很乐意去哄她的,从来不会觉得烦。

林桃看着消了气的徐玉婷,脸上又露出笑容来了,也忍不住笑了笑。

徐玉婷说道:“晚上我给你烧红烧肉吃。”

王元亮:“那真是太好了,你烧的红烧肉最好吃了,我突然觉得二叔他们过来也挺不错的,以后多来几次,你多给我烧几次红烧肉。”

徐玉婷在他背上轻轻捶了一下:“你傻了啊你,你要是想吃红烧肉,直接跟我说不就行了,至于这么麻烦吗?我可不想看到他们,看到他们我饭都吃不下。”

“那今天多吃点。”王元亮哄道。

徐玉婷:“不行,吃太多会长胖的。”

两人商量好今天晚上吃什么,徐玉婷朝林桃笑了笑,说道:“阿桃,让你看笑话了,我们不吵架了,现在要去副食品厂看看能不能买到肉,你要不要我给你也带一点啊?”

林桃无奈:“你们和好当然好了,但你们是不是忘记一件事情了?”

徐玉婷和王元亮一起问道:“什么事啊?”

林桃:“清明还在我家睡觉呢,你不带他一起去啊?”

这两人一和好,连儿子都给忘了,果然他俩才是真感情,王清明是个意外而已。

清水岛也办了个学校,让在那边的孩子也可以读书。

只不过虽说是学校,实际上只有一间教室,老师也只有钟静一个人。

就快要开学了,那边的学校没有课本,嵊山学校这边打算去送一些课本,正好林桃挺久没有见过钟静了,便趁着这次机会去清水岛。

玥玥听说妈妈要去清水岛,前一天的时候便问:“妈妈,是家平哥哥去的那个岛吗?”

“嗯。”林桃点点头,沈国斌一家被下放清水岛,林桃唯一觉得可惜的就是沈家平了,沈家平是个好孩子。

好在有钟静在,这两年里林桃和钟静见过一两面,两人也提起过关于沈家平的事情,钟静都是夸他的,也说有时间会给沈家平上上课,他很聪明,一学就会。

玥玥一听说沈家平也在,便说道:“妈妈,那我明天跟你一块儿去清水岛吧。我都好久没看到家平哥哥了,有些想他了,还有钟婶婶。”

玥玥这么大了,这次开学之后就要去学校读书了,能自己走,不需要林桃抱着,所以让玥玥跟着过去也没事。

林桃便道:“那行,那明天你跟妈妈一块儿去。”

知道可以去清水岛,玥玥挺开心的,当天晚上早早的睡了,第二天一早起了床,吃过早饭之后,还要帮着林桃拿课本。

清水岛那边很多东西买不了,林桃便趁着这次过去,去供销社买了不少东西带过去给钟静。徐玉婷和陈水芬知道这事,也托她带点东西过去。

几人虽说很久没见面了,可心里到底是记挂着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