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系统坑我来种田 > 第138 画风不对
 
  “少夫人,对不起,少也说了谁来了都不见……“刘家乐的脑袋垂的越来越低,没脸见人了,少夫人没有追究自己的责任,现在却拦住了她的去路,心神不安。

  南宫菲神色淡淡,并没有为难刘家乐,这些下人身不由己,为难他们也没有用,人心都是肉长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照顾好你家少爷,一会儿我让媛媛他们送来吃的,不过先不要告诉她是我让人送过来的。”

  南宫菲摇摇头,无奈轻叹。本来打算不管这个家伙了,不过听说已经两天没怎么吃东西了,这样下去会把身子搞垮了。

  有什么事情等他彻底清醒了再说,不吃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即便之前做了什么错事,可也不能眼睁睁的买醉?

  刘佳乐拍着胸脯表示一定会照顾好少爷的,再也不会让表小姐穿了空子。

  少爷这几天心情不好,寝食难安,他们这些下人看了也很是心疼,不过谁也没有办法,少爷说什么都不肯吃,还经常乱发脾气,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果然不多时远远轻哼哼的端着吃的直接送过来。丢在外面的石桌上,转身就走。

  少夫人好心好意来看,少爷没有想到给吃了闭门羹,少夫人居然下厨给她做吃的,真是令人气愤呢。

  书房的门紧闭着,远远翻了个白眼儿,冷哼了一声,毫不留恋,转身就走。

  刘家乐看着圆圆的身影完全消失,端起托盘走进了书房。

  “少爷你快吃点东西吧,这几天都没怎么吃饭了,肯定饿了吧。”刘佳乐的声音放得最低,苦苦的哀求着上官龙霆。

  里面的里面的食物比较清淡,最适合少爷不过了,色香味儿俱全,真想扑上去狠狠吃两口。

  少夫人对少爷的好,真是令人心疼啊!

  不管刘家乐怎么说,上官龙霆始终无动于衷,仍然忙着自己的事情,至于送来的东西看都不看,满脸嫌弃。

  刘佳乐狠狠咬了牙,上前半路仗着等级,战战兢兢的说道,“少爷这是少夫人令媛媛送过来的,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了少夫人的一份心意。”

  上官龙霆拿着笔的手轻轻顿了一下,上官龙霆家乐喜滋滋的还是少夫人的话最有用了,可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上官龙霆接下来的话冷若冰霜。

  “拿去喂狗。”

  好少爷居然说拿去喂狗,不是最喜欢少夫人做的饭菜了吗?莫非烧坏了脑子?

  “真是可惜了,少夫人都没有休息就去做饭了,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要喂狗?”刘佳乐一边说一边摇头,端着托盘朝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却又被上官龙霆喊了回来。

  “放在那里,你出去。”

  冷的声音沉入耳畔,刘家乐忍不住哆嗦了两下,就知道少爷会得瑟。

  明明心里喜欢的要结链上就装得若无其事,舔狗呢还是舔狗呢?

  上官龙霆眼神冰冷,看着刘家乐走出去将门关好,心里郁闷的要死,看了一眼是自己喜欢吃的食物,于是刚才不知道是发烧还是舍不得,于是鬼使神差的忍住了。

  刘佳乐可不管三七二十一这几天一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竟然上也让放,那就放吧。三十六计跑为上策,眨眼间门被关的严严实实,一丝缝隙都没有。

  上官龙霆心烦意乱,再也写不下去。稍后将笔狠狠扔在桌上,心里一声咒骂,怎么心里就放不下南宫菲呢?

  默默的垂头看着托盘里的食物,上官龙霆心情郁闷的不得了,这些东西都是南宫菲花了心思亲自做给自己吃的,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想了一圈儿,也没有想明白,上官龙霆坐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托盘里的饭菜……

  这时辰后,刘家乐被上官龙霆叫进来,看到吃的盆干碗净的托盘,心里乐开了花。果然少夫人在少爷心目中的位置就是不一样,是表小姐永远无法取代的。

  刘家乐找了个机,会喜滋滋的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冬葵,让她转告给少夫人。

  南宫菲知道消息后哭笑不得,这小子也算是个通透的,想尽一切办法给上官龙霆谋福利。

  不过想想上官龙霆平日非常辛苦,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上,爷爷有些心疼,果然男人都不会懂得照顾自己。

  冬葵见主子没有什么反应,以为还在和少爷生气,没有多想,退了出去。

  我做一些药膳帮上官龙霆调理一下身体。虽然前几天匆匆一瞥,不过却还是发现他比以前消瘦了许多。

  即便二人的矛盾再深,无论如何平视上官龙霆对两个孩子都极好,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怠慢了他。

  南宫菲将圆圆叫到了身边,似乎自己的嫁妆里面有很多珍贵的药材让他找过来。

  满满满脸不情愿,心疼的看向南宫菲,“少夫人科那些都是你的驾照啊,万一以后你不想和少爷过了呢。对的东西还可以用来换银子的。”

  南宫菲忍不住扶我,哭笑不得。“你这丫头是掉进钱眼儿里了吗?人是活的,钱是死的,钱花了还可以再挣了,何况那些东西都是上官龙霆给的,嫁妆现在给她用也是物尽其极了。”

  好吧,圆圆不得不嘟着嘴去将那些珍贵的药材找来了一些,不过他却多了一个心眼儿最最珍贵的药材,一个也没有拿来。

  其实远远不知道的是最最珍贵的药材,南宫菲早就直接扔进空间就给二哈打理了,只是时间久了又有心烦之事,把这个茬就给忘记了。

  二哈是打理药材的一把好手,南宫菲只负责扔进去告诉他哪些可以动,哪些不能动,其余的什么都不管了。

  说起来南宫菲的嫁妆还真的不少,有一部分是自己准备的,还有一部分是上官龙霆给的当初他被人惦记一直扔在空间,结婚那几天才拿出来,后来为了方便形式大部分都扔进了空间,只有一小部分放在了上官龙霆家的小库房。

  南宫菲不断变换着食谱,上顿炖鱼汤,下顿熬鸡汤。每一次都是拍身边的丫鬟送到书房门口。

  小丫头们话也不多,将东西放下直接就走。我不敢怠慢,生怕失职,以后命都保不住了,尽心尽力。

  南宫菲忙了一段时间,才发现有些怪异风是老妖婆和冯娇娇似乎没有什么动静。

  这画风一点也不对啊,讽刺老妖婆,斤斤计较被替你使坏,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一定是有更大的阴谋等着他们。

  女士,南宫菲让媛媛想办法打听一下,讽刺老妖婆,她们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

  可惜有些出乎意料,冯是老妖婆带着冯娇娇,隔三差五地出门,好像玩得不可开交。



  这就有些奇怪了,冯娇娇不是一直吵着要嫁给上官龙霆吗?怎么这会儿受了委屈反而没有动静了?

  虽然南宫菲安插了一些自己的眼线,不过和冯氏老妖婆比起来,段位比较多,因为插手比较晚,真正核心的内容却得不到。

  人脉很重要,这些人基本不会武功,被他们发现会很惨的。

  南宫菲虽然不怕方式找麻烦,不过还是让人留意那边的消息,不知他们在打什么鬼主意?

  圆圆不由得担心起来,想要去打探消息,被南宫菲制止了。

  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过冲动,落实自己撞见,还好自己不在跟前,这丫头在被封是老妖婆抓起来可就麻烦了。

  远远恨自己没有能耐,没有办法帮少夫人闷闷不乐的,后来还是南宫菲开导了一番,心情好了许多。

  好不容易在抚州安插了自己的眼线,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暴露了,简直得不偿失。

  元元表示明天去重复探查一下消息,不然总是放心不下能够飞,没有反对。吃过早饭媛媛就出门了,长就跑回来,满脸的郁闷。

  “少夫人外面出事了。”

  “可是我们这些天都没有出门了。”惊讶的看着圆圆。

  “少夫人就因为我们没出门,才不知道外面那些人如何的瞎说八道,都说少爷毁了表小姐的清白……”

  我去,果然是老妖婆的手,对这才符合常理。想让舆论和道德绑架上官龙霆。

  南宫菲直接气笑了,嘴角勾起一抹的笑。自己居然什么消息都没有听到,大概是上官龙霆做了手脚。

  这家伙就不能痛快一点吗?整天挣的要死要活的,其实既腹黑又闷骚。只不过这一面一般人无法见识。

  南宫菲还想再等两天,看看冯时老妖婆这边有什么大动作。

  结果下午就被老太爷给叫了去,南宫菲猜到几许,全程当做不知。

  果不出所料,就是为了上官龙霆和表小姐之间的事。还没有开口来得及说明白这一切。就见主座上的老太爷已经发了话。

  “怎么还不跪下?谁给你的胆量和教养?”老大爷郁闷的不得了,原本不打算出手,小小事情都无法解决。升官了又有什么用?

  南宫菲嘴角扯起一抹冷意,还没开口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冯氏老妖婆挑衅的看了南宫菲一眼。你丫头死蹄子,看你这次有什么办法度过难关?

  就不信每次运气都这么好?母子几人一计不成再施一计。

  冯氏老妖婆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不仅没有责怪南宫菲竟然在老太爷面前帮他们说好话。

  每次小飞笑的看着老妖婆,我就是想让老爷子开口将他家侄女冯娇娇弄进府来当个平妻吗?好一招以退为进啊,满满都是算计有没有?

  老太爷一声冷,哼看向南宫菲,“你是怎么当人妻的,丈夫犯了错,既然自己逍遥自在。”

  “请问祖父打算让孙媳如何去做?”南宫菲淡定自若地,看向主位上的老爷子一股无形的威压朝着他席卷而来。

  南宫菲无辜的手手肩。

  换做一般人肯定无济于事了。不过这对于闲的无聊的他来说,无疑是一盘开胃菜。

  “你家相公做出如此见不得人的事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太监腹中做个姨娘。”

  “哦,这个营养倒无所谓,只怕有些人不满足想要直接上位呢,祖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满宫妃不动声色驳回了老爷子的请求,这不是笑话吗?别人的错误自己买单。

  “你到底想怎么样?”冯氏老妖婆不悦地看向南宫菲,恨不得他现在就给自己一个交代。

  “姨娘和祖父恐怕误会了这件事,我家相公说过。不让我再插手,有什么事直接找他就好。还有表小姐的是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如若有一天知道不是我家相公所作所为,情欲绝之人就应该换一批了。”

  讽刺老妖婆的脸色越来越黑,不由自主朝着主位上的老太爷看过去,满脸委屈。

  “父亲这件事本来就是少爷做错了,娇娇不仅没有责怪他还表示没有办法就去出家当尼姑。可是我这个做姑母的如何向我的哥哥解释?”

  老爷子微微皱眉原本简单的事,因为南宫菲这个乡下的女女人不懂规矩,差点让人看的笑话。

  南宫菲神色淡淡看了房事,老妖婆一眼又转脸看向老太爷,“祖父有所不知,表小姐因为出了这样的事,二姨娘替她直接做主嫁入府中的平妻,这似乎也有点不合规矩吧,莫非朝廷的禁令成为摆设吗?”

  “放肆,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赶紧回去给你家夫君准备办喜事。”老爷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一个两个的都是跑他这来瞎折腾而跟着每个清静,恨不得让人将他们一巴掌拍飞。

  老爷子听了南宫菲的话确实气的不行,但是又不好多说什么看南宫菲的眼神越发不喜。

  从前孙子对她还不错,可是自从这个孙媳妇进门之后,孙子对他爱搭不理的,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这个女人从中作梗。

  放肆,老妖婆的脸都黑了,以为南宫菲不懂这些,所以想给她一个下马威,没有想到被他当面提了出来,这下还有什么脸见人呢,老爷子肯定不会答应的。

  否则事情传出去就是给他们服丢人的。

  房室原本打算的主意是生米先煮成熟饭,到时候即便是老夫人不同意,那又如何?

  反正该办的事情办好了,嘴长在别人身上,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上官龙霆要把之前的话重新重复了一遍,确切的表示自己确实什么都没有做。

  一番话说下来声泪俱下。

  冯氏老妖婆,恨不得将手里的帕子都捏碎,这一丫头越来越没有分寸了,看自己以后怎么收拾她?

  “可是祖父相公说,他那天虽然喝了酒,但是也不至于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如果想要嫁妆,上官龙霆府也不是不可以。

  真是蠢货,大少爷以为不想答应就能不答应吗?只要有老爷子在,谁也不敢跳出来折腾。总是老妖婆想到这一点,心情好了许多。

  冯氏气哼哼的让人直接将冯娇娇带进来,问他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听到冯娇娇的话,老妖婆两眼一翻,直接气得吐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