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晏晏于归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看戏
 
  林晏晏在宫里呆了一天,真心觉得当皇上挺辛苦。

  天不亮就得起来上朝,散朝后有处理不完的朝政,有时候批奏折还得批到大半夜。单调又忙碌。

  足可见,皇上是个兢兢业业励精图治的好皇帝。

  只是有些事,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晚,皇上没翻后妃的牌子,宿在紫宸殿,所以林晏晏被安排在紫宸殿的偏殿值夜。

  等皇上睡下后,林晏晏翻看曹公公拿给她的这几日出过宫的宫人的名册。

  她和萧潜讨论过,如果圣女要混入宫中,那么最稳妥的法子就是化妆成出宫的宫人,再顶替其入宫。

  到底会是谁呢?

  算了,先把名字和在哪当值记下来。

  一大早,林晏晏陪皇上去上朝。

  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第三排的萧潜。

  萧潜的目光似不经意的往她这边瞄过来,两人的视线交汇,又迅速错开。

  萧潜心说,今天最好不要有人参他,他可不想在晏晏面前怼人。

  不过,似乎他得了皇祖父的宅子后,参他的人少了。

  大家还是有些眼力见的。

  再说,他入朝时日短,能被参的借口都已经用过了,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冷饭炒多了,不香。况且最近他还是处于半休息状态,没什么可参的。

  今日早朝最大的争议点便是郑培鑫,兵部又收到北境急报,北狄人动作频频,朝臣们心里不安,纷纷奏请让郑培鑫尽早回北境。

  之前皇上以郑培鑫久未回京,又逢嫁女为借口,留下郑培鑫。现如今,郑培鑫的女儿出嫁已有半月,这个借口就不管用了。

  林晏晏看郑培鑫老神在在,不置一词。看似一切听从皇命,实则成竹在胸,觉得自己这次一定能如愿。

  这可如何是好,决不能让郑培鑫离京。

  皇上也是犯难,要如何留郑培鑫呢?这满朝官员,知道内情的唯有老十了。

  “潜儿,你怎么看?”

  萧潜出列:“启禀陛下,从兵部收到的急报来看,北狄人只是小范围的骚扰,这种事,郑将军在北境时也时有发生,不足为虑,只要北狄没有大举兴兵的意思,相信郑将军的部下能应付,过些日子平南王就要进京了,郑将军与平南王是故交,平南王在给陆昭南的来信中还说让郑将军别着急走,届时聚一聚。”

  郑培鑫蓦然睁开眼,看向萧潜。

  他和平南王算个屁故交,认识而已,你当着朝臣的面说的好像本将军跟平南王很熟悉似的,什么意思?

  皇上怎么想的,他不清楚,但满朝文武十之八九都对平南王很不放心。

  果然,郑培鑫发现大家看他的眼神变的复杂起来。

  皇上呵呵一笑:“幸亏你提醒,孤差点忘了,昭南与孤提过这事。”

  “郑爱卿,既然平南王想与你聚一聚,你就暂缓回北境,孤料那北狄宵小翻不出什么浪来。”

  说罢,皇上给曹全递了个眼色,曹全上前一步,拂尘一甩,高声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皇上在心里默念三个数,不等朝臣们想好怎么开口,便道:“退朝。”

  施施然走了。

  林晏晏忙跟了上去。

  萧潜看了眼林晏晏的背影,也转身出了大殿。

  “十殿下。”郑培鑫叫住萧潜。

  “郑将军。”萧潜微微一笑。

  “十殿下,看来平南王与十殿下相交莫逆啊!”郑培鑫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郑将军此言差矣,本官与陆大人是好友倒是真的,与平南王么?幼年时远远见过一面,何来莫逆之交一说。”

  “是吗?”郑培鑫笑的讳莫如深,拱了拱手,大步离去。

  萧潜挑了挑眉梢,不以为然,你信不信有什么关系?父皇相信就行了。

  皇上回到紫宸殿,问林晏晏:“小顺子,第一次跟孤上朝,有何感想?”

  林晏晏谨慎道:“奴才不敢妄言。”

  “孤让你说便说。”

  林晏晏斟酌道:“奴才觉得,挺有趣。”

  皇上失笑:“有趣?怎么个有趣法?”

  “奴才觉得,陛下每天都在看大戏。”

  皇上一愣,看大戏?

  曹全使劲给林晏晏使眼色,心里那个着急,林大小姐,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皇上处理国事已经疲惫不堪,每天还要看一帮朝臣各怀心思,勾心斗角,时不时的唾沫乱飞,你居然还说有趣,看大戏?

  林晏晏道:“陛下英明神武,朝臣们心里那点小九九,哪能瞒得过陛下您的慧眼,您就坐在那,看他们抛梗的抛梗,接梗的接梗,打圆的打圆,唱反调的唱反调,谁忠谁奸,谁真心为朝廷办事,谁在打自己的小算盘,您心里明镜似的,可不就像看大戏?”

  皇上想了想,不禁失笑。

  本来吧,每天看朝臣们绞尽脑汁,变着法子为了各方利益或义正言辞,或委屈求全或扯皮或争的面红耳赤就无比头疼,有时候实在烦,他就干脆装聋作哑,被林晏晏这么一比方,似乎还真能回味出点意思来。

  “陛下,奴才这么比方或许不恰当,陛下励精图治是难得的明君,上朝这么重要且郑重的事情,怎么能说成看大戏呢?只是奴才觉得皇上每日处理朝政已经很辛苦,偶尔不妨只当看看戏,或许心情会好些,不至于那么疲惫。”

  皇上心里赞许,微然道:“你这比方倒是新鲜。”

  这孩子劝慰人还真有一套。

  “陛下,朱贵妃求见。”有小太监在殿外通禀。

  皇上眉头微蹙:“孤还有政务要处理,不见。”

  “陛下,处理朝政要紧,您的龙体也要紧,臣妾给您做了些您爱吃的早点。”朱贵妃不请而入,一脸温婉笑意。

  “爱妃费心了。”人都来了,皇上不好摆脸色。

  “伺候陛下是臣妾的本分。”朱贵妃态度那叫一个恭顺。

  林晏晏不动声色的退到一边,目光在朱贵妃身边提着食盒的宫娥身上转了一圈。

  从她们进殿,她就闻到了一股似有若无的气味,易容水的味道。

  她回忆起曹公公给她的名册上,昨日风华殿确实有位叫秦歌的宫女出过宫。



  真是铁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