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小姐你马甲又掉了 > 十三
 
  李景行这个人很俗。

  特喜欢金色,院子里是玉石铺的路,柱子上镶的黄金,屋里的装饰一律金光闪闪,嘉禾第一次上门的时候,眼睛都晃疼了。

  后来嘉禾送过来几盆绿植,让他以后眼睛疼的时候多看点绿色,对眼睛好。

  “阿禾,你大晚上的过来找我有啥事?”嘉禾还没进门呢,李景行贱贱的声音已经传出来。

  嘉禾进了门,走到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下:“李景行,你过来,咱俩谈谈。”语气正经。

  李景行收敛了随意,从门框上站直,乖巧的走到嘉禾对面坐下:“妹妹有什么事?”笑嘻嘻的。

  嘉禾和景行因为年龄相近,平日里没大没小的习惯了,从来不喊对方哥哥和妹妹,如果喊了,那一定是有求于对方。

  嘉禾一听,脸上也堆满谄媚的笑,虽然自己实力年龄有二十二,但是跟李景行耍心机,还真不是他对手,酝酿了半天:“景行哥哥~妹妹这儿有事求你帮帮忙呢~”

  嘉禾捏着拳头撒完娇,实在太看不起自己了,对一个十四岁的小男生卖萌,太可耻了!

  李景行明显很受用,伸手给嘉禾倒了杯茶:“什么事,说来听听。”

  “你不是一直想自己做生意吗?我这儿刚好有个项目,你考虑考虑?”

  “你说说看。”景行来了点兴趣。

  “我想开间药铺,我现在有技术有财力,但是经营方法和管理方式这些我都不懂,我需要找个我信任的人合作。说来,我最信任景行哥哥了~”好像第一次撒了娇后面也就顺利多了,果然嘉禾现在脸皮的越来越厚了。

  李景行其实一直都挺想自己做一番事业练练手,成功了就好好干,失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回来继承他爹给他们几个兄弟打下来的江山,只是一直没遇到合适的项目,今天既然嘉禾提出来了,哪怕是为了满足小妹妹的愿望,他也打算好好谋划一番。

  当即就回:“行,我知道了,这么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会找人商量的,有计划了再通知你。”

  嘉禾听了这话,知道事情已经成了一半,喝完杯里的茶,拍了拍手,起身要走,想起什么回头吐槽了一句:“李景行,你以后能不能大方一点,舍得用玉石铺路,舍不得给我准备点糕点?我明儿就去找三伯母告你的状!”说完扭头带着绿婉绿竹就走了。

  李景行听了急得在背后喊:“你别啊,我明儿就上街给你买流芳斋的蝴蝶酥啊!妹妹!你可别去我娘跟前抹黑我!”

  嘉禾懒得理他。

  舒舒服服的在家里躺了几天,嘉禾才打算上街看看。

  天气开始回暖,院子里的雪已经化了,想起来,自从上次从李景行那儿回来,嘉禾就见不着他人影,要不是李荣时不时的送来流芳斋的糕点,嘉禾都以为李景行不想和自己干,溜了。

  这天天气好,嘉禾让绿竹去通知了疏玥,在府门口汇合,上街。

  刚过完年,商贩们已经开始忙碌了,嘉禾和疏玥这次出门低调,就各自带了个丫鬟,在锦城的街道上瞎逛。

  嘉禾倒是兴致高昂,疏玥却心不在焉。

  “阿玥,你怎么了?感觉有心事啊!”嘉禾拉着她一边问一边吃冰糖葫芦,嘉禾二十多年都没吃过,乍一吃还上瘾了,买了两串。

  “嗯,”疏玥也没隐瞒,附到嘉禾耳边悄悄说:“我爹娘再给我说婚事。”

  “这不是好事?”嘉禾扭头:“你都十八了,大姑娘了,再不嫁找不到好人家到时候肯定会有人嚼你舌根。”

  嘉禾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嘘的,虽然末世没有规定女生二十岁才能结婚这种法律,可是阿玥也才是个十八岁小姑娘,自己这话总有点在劝人家早恋的样子,毕竟自己也是个二十二的大姐姐……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就这么嫁人,”疏玥咬着唇,“如果可以,我也想找个疼我爱我宠着我的人,而不是看中我父亲哥哥的身份,和我们李家的地位。”

  嘉禾看着疏玥脸上委屈又难过的表情,好烦,不知怎么安慰,毕竟我也没有恋爱经验啊,而且我现在才十三岁,嫁人这事还早我也不愁啊。

  嘉禾皱着眉:“那二伯二伯母有意给你说的哪家公子?”

  “就是那武将星秀霍家的霍二公子霍慎行。”疏玥咬牙。

  嘉禾脑袋瓜转了转,才想起她哥李嘉树给她说过,这霍家是近几年才得皇上重用的,霍将军霍得在战场上杀敌凶猛,次次逼得敌军无功而返损失惨重,再后来霍二公子跟随上战场,无论是计谋还是作战,与霍将军不分上下,可能还略胜一筹。

  只是听说那霍二公子行为玩世不恭纨绔至极,去年宫宴喝醉酒还羞辱了公主,名声极臭,这锦城的千金小姐都不愿意嫁给他的,也不知道这二伯二伯母怎么想的,给疏玥说了这么亲。

  嘉禾吃完最后一口冰糖葫芦嘴里甜得发苦,咽了口口水,才缓缓开口:“阿玥,你要是不想嫁,就和二哥说,二哥一向疼你,会护着你的。”

  这毕竟是二房的事,嘉禾也不好意思手伸太长,而且自己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娃,说的话也没什么份量,这事儿还是得二哥来。

  疏玥也知道,这事嘉禾管不了也没法管,自己的亲事,除了父母个兄长,还有谁能插手?她只是想找个人倾诉倾诉,听了嘉禾的话,点了点头,刚准备进旁边的店铺,前面的人群中突然冲进来一匹疯马。

  很多百姓来不及躲,被马蹄踩在脚下,吐血不止,嘉禾是医者,自然没有办法见死不救,拉着绿竹就上前救人,疏玥则在马狂奔过来之际,飞身跨坐在马背上,拉着缰绳想要制止。

  马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根本停不下来,疏玥手都勒出血了,也没有停下的迹象,眼看前面的街道人群更多,急忙拉着缰绳扭转方向,冲向右侧的院墙。

  疯马撞在墙上,向后翻仰,疏玥也收到冲击,根本来不及反应,就飞了出去,生无可恋,必死无疑。

  然而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反而落入一个安全温暖的怀抱,搂着她腰间的臂膀有力坚硬,在空中转了几圈落地。

  嘉禾和绿竹将受伤的百姓送到附近的医馆,严重的嘉禾已经施针保住性命,一出来就往回找,只找到了夏彤,一问才知道疏玥跑到了马上,又急急忙忙的往疏玥消失的方向跑。

  嘉禾三人赶到的时候就看到疏玥从马背上飞了出来,手里的鞭子已经拿出来准备救人,就看到一个玄色的身影飘过,抱住了疏玥。

  疯马撞墙后已经倒了,院墙的主人已经报了官,嘉禾看到疏玥手受了伤,急忙上前。

  到了跟前才发现,自己的出现好像有些多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