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小姐你马甲又掉了 > 十一
 
  到了大年三十这天,锦城已经下过几次雪了,整座城被白色覆盖,纯洁无比。

  在末世嘉禾从来没见过雪,因为末世环境污染严重,整个星球已经不具备下雪的条件了,刚开始好奇的时候也只是通过设备模拟出场景,虽然也没触摸,可是场景模拟一关闭,就什么都没有了。

  第一场雪下下来的时候,嘉禾没控制住,在雪里玩了整整半天,最后不负众望的感冒了,也是巧,她在末世还从没有研究过感冒药,最后喝了半个月中药,才恢复过来。

  院子里的积雪太厚,嘉禾心疼大家,吩咐只打扫出来一条可以通行的小道就行,毕竟这大冬天的也不出门。

  三十这天,是家里人最齐的一天,除了在外云游的三哥李知帆。

  嘉禾早起洗漱完,接过绿竹手里的红色绣花斗篷,脖颈处还有一圈厚实的雪貂毛,披上后整个人像是个白玉丸子,好看的小丸子,斗篷是李嘉树花重金在雪国的商队给她买的外国货,好看又暖和,嘉禾很喜欢。

  又捧了一个手笼,才带着绿竹绿婉往正厅走。

  昨儿晚上雪大,地上积雪又深了几分,今天一早,下人们已经除了一遍,但天空一直还在飘雪,落在地上化水了又结冰,嘉禾走在中间,被绿竹绿婉围着,绿婉在后面还给嘉禾撑着伞。

  嘉禾一直提醒:“走慢点,不着急,一定要踩稳了再走下一步,不然会摔倒的。”

  到了花园,有一段路铺的鹅卵石,凹凸不平的,嘉禾让绿婉收了伞,她们三好牵着走。

  绿婉哪里敢,急忙说:“小姐,这雪落在头顶,待会儿化了水,怕是又要着凉,绿婉还给你撑着。”

  嘉禾有些生气,站在原地不愿意走了,正准备说教,另一边李嘉树带着手下李涛敢了过来。

  嘉禾一喜:“哥哥,你怎么过来了?”

  李嘉树走过来:“娘不放心你大雪天出门,让我过来接你。”顺手脱了身上的戴帽斗篷给嘉禾披上,又把帽子戴好,俯身在嘉禾面前蹲下,“上来,哥背你过去。”

  嘉禾也没客气,麻溜爬上去,抱紧李嘉树脖子,扭头对绿婉说:“你和绿竹把伞撑着,跟着李涛过来,注意安全啊。”

  绿婉有些犹豫,这伞是三房叶夫人从江南有名的制伞大家那儿给小姐花了大价钱买的,样式还是小姐自己设计的,她们丫鬟是不能用主子东西的,可是嘉禾生气的眼神扫过来,绿婉应了声是,撑着伞跟了上去。

  嘉禾趴在哥哥背上,觉得安全又温暖,嘴里不自觉的哼着:“世上只有哥哥好~有哥的孩子是块宝~投进哥哥的怀抱幸福少不了~”

  李嘉树看嘉禾心情挺好,打趣到:“哪儿学的这些,要是被娘听到,又要说你小没良心。”

  嘉禾反驳:“娘亲才不会,到时候我把‘哥哥’改成‘娘亲’就好了,娘亲还要说我是她的小心肝呢。”

  李嘉树失笑:“你呀,是大家的小心肝。”

  因为有人背着,还披了两件斗篷,到了正厅嘉禾从嘉树身上下来时,浑身暖洋洋的,倒是嘉树头顶落了一些雪,嘉禾伸手给他拍干净,才一起进了屋子。

  其实一开始嘉禾是用手给嘉树遮在头顶挡雪的,后来被嘉树发现,给她塞进了手笼里,不许她再拿出来,语气凶得不行。

  一进屋子,嘉禾立马朝大伯父大伯母跑了过去跪在地上喊:“嘉禾祝大伯父大伯母身体健康完事如意心想事成。”

  一屋子人还没反应过来,等嘉禾说完祝语缓过来了,才高高兴兴的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包给了她。

  大伯李明卿又伸手招过疏玥:“阿玥,你过来,”又掏出一份递了过去,“这是你的。”

  疏玥过完年已经十八了,没想到自己也有,还有些不敢相信,直到嘉禾拉了她一把才回过神接过,“谢谢大伯父大伯母,祝您们身体健康福如东海。”

  当年疏玥爹娘上任扬州时,她才十四岁,十五岁及笄时是大房一手操办的,大伯父也是把疏玥当成自家女儿一般,如今女儿还未出嫁,理应准备红包。

  嘉禾刚起身又跪了二伯父二伯母,收了红包,喜滋滋的收进袖口,屁颠屁颠的跑到三伯父三伯母面前,这可是个大头啊!

  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大家听得都心惊肉跳的,嘉禾委屈的说:“三伯,这红包给得不大都对不起阿禾今天这一跪,膝盖疼呢。”又说了一箩筐好话,果然三伯的红包是最厚的。

  三房一家因着嘉禾给梦如治病的事一直没机会说声谢,所以这红包是早就准备好了的,拿出来的时候厚厚的一包,嘉禾眼睛都笑没了。

  到了自家爹娘这儿,嘉禾正要跪,林夫人心疼女儿,拉着不让跪,但是嘉禾执意:“爹娘,这些年辛苦你们了,女儿不孝没陪在你们身边……如今女儿回来了,以后我们一家人一定长长久久的。”嘉禾眼眶发红,这些话,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她想说的。

  林夫人已经红了眼睛,嘉树也心口发疼,李明诀捏了捏夫人的手,又将嘉禾拉起来:“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林夫人也收敛了情绪,拿过红包递给嘉禾说:“娘啊,只要我们家阿禾好好的就心满意足了。”

  林夫人也为疏玥准备了一份礼物,是一套首饰,拉过疏玥:“过了年疏玥就十八了,到时候该讨论婚嫁了,四伯母给你准备了一套首饰,你看你喜不喜欢?”

  疏玥道了谢,脸上微红,有些害羞,接不了话,嘉禾撒娇说膝盖疼,大家才转了注意,回头对疏玥眨了眨眼睛。

  转眼就到了初三,每年施粥的日子。

  李府上下忙碌了一天,搭棚,煮粥,布施,好在人多,也井然有序,因为今年嘉禾回家,林夫人还多准备了五百个馒头。

  巳时才开始施粥,但是一早府门外就已经聚集了许多百姓,大家显然已经很熟悉流程,没有人喧哗插队,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在另一边,因为嘉禾一早就说了会举行义诊,李嘉树前些天就盯着人搭棚,到了初三还从医馆请了些学徒过来帮忙抓药,因为药材为了安全起见布置在府内,免得待会儿忙起来嘉禾两边跑。

  嘉禾一早去了张御医府上接人,到的时候等粥的百姓已经开始领粥。

  张御医从马车上下来,看到这阵势,偏头眯眼看着嘉禾,越看越觉得自己这个徒弟收得贴心,脸上也欣慰。

  他自诩是位好医者有仁心,如今,却还不及一个十三岁的女娃,所以当时嘉禾对他提及义诊的事情,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