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小姐你马甲又掉了 > 八
 
  匆忙赶到祁府,张御医和嘉禾就被迎了内院,进了屋子,就看到躺在床上的祁家大公子祁东旭毫无生气。

  行了礼,省了多余的寒暄,张御医已经过去把脉,嘉禾站在一旁观望。

  只一会儿,张御医就退了下来:“祁将军,大公子已经病入膏肓,下官无能为力了。”后面的话已经没有必要说出口了。

  嘉禾站在一旁,看着张御医的话一说出口,祁家的气氛又凝重了些,站出来对张御医说:“师傅,让我试试吧。”

  众人这才将视线放在嘉禾身上,有怀疑有不解,甚至还带愤怒,嘉禾没有在意,却也出声解释:“小女李府嘉禾见过祁将军。”

  祁将军反应过来,想着死马当成活马医,便说:“那就请李小姐一试。”

  嘉禾得了话,走过去把脉,过了会儿转头问:“大公子是中了毒?”

  “是的,是敌军特制的毒药。”说话的是站在一旁冷冰冰的齐北尧。

  嘉禾点了点头,站起身说:“抱歉,大公子的毒我也解不了。”嘉禾语气里全是遗憾,众人好像已经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路遥神医可以。”说着就从怀里拿出一颗丹药。

  “李小姐是什么意思?”祁将军忍不住开口问。

  “祁将军,这颗丹药是家师路遥神医所制,可解天下奇毒,我这里还有最后一颗,刚好可以给大公子。”嘉禾解释。

  这丹药当然不是路遥给她的,是她刚刚从实验室拿的,打开瓶子一看居然只有最后一颗了,这药丸叫清毒质,效果奇好,可解百毒,只是里面的配药有几味是异世界才有的,这个世界找不到,炼制不出来,所以她想要一点祁大公子的血拿回去研究解药。

  祁将军看出嘉禾有所迟疑,立马开口说:“还请李小姐赐药!李小姐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是我祁府能做到的,祁府定当全力以赴!”说完就像嘉禾鞠躬。祁将军一带头,祁西铭祁北尧祁南盛祁一珍等人全都对嘉禾拱手鞠躬:“望李小姐赐药。”

  嘉禾吓了一跳,立马过去扶起祁将军:“将军这是折嘉禾的寿啊。且不说祁家一心为国为民,嘉禾是医者,医者又怎会见死不救。只是,嘉禾有个不情之请,还望祁将军能够允许。”

  “何事?”

  “听祁三公子说,这毒是敌军所制,嘉禾便想要一些大公子的毒血回去研究,好制出解药。因为家师路遥在外云游行踪不定,这解毒丸又仅剩一颗,为了前方战士的生命安全,应多多防备才是。”

  嘉禾一番话下来,祁家一屋子人反而不好意思,祁将军反应过来立马答应了:“先前是我小人之心了,还望李侄女不要放在心上。只要旭儿能好,你便拿些血去无妨。”从李小姐到李侄女,祁家这是在做出承诺了。

  嘉禾道了谢,拿出匕首在祁东旭手腕上割了一刀,接了一小瓶血,又洒了生肌粉,伤口立马就愈合了。又用银针封穴互助心脉,倒了杯水将清毒质药丸化水,给祁东旭服下,又扎了几处穴位,当即人就开始挣扎,额头手臂青筋暴起,脸色血红发紫,过了半个时辰才吐了一口毒血,又彻底晕死过去。嘉禾在心里惊讶,居然一声都没吭,真是能忍,强悍啊!

  取了针,嘉禾提笔又写了方子:“大公子中毒太久,虽然毒已经排出来了,但是内脏受损严重,方子上的汤药每天只能喝一次,多了他身体会承受不住的。每隔七天我会过来为大公子施一次针,三个月应该就能痊愈了。”嘉禾仔细交代,然后想起什么又对祁将军行李大礼:“这瓶血,嘉禾多谢将军成全。”

  祁东旭的脸色明显要比刚才好上许多,祁家人脸上总算轻松了些,没那么愁眉苦脸的了。

  对嘉禾也多了那么些真心实意的感谢,尤其是得知嘉禾拿血研制解药,更是多了一份尊敬。

  嘉禾和张御医收拾好东西也不多停留,现在两人的心思都在制作解药上,便告辞了。

  祁将军一路相送,本想送嘉禾银子,却被嘉禾一句“尚未出师,怎可取金”回绝了,给张御医,却又说自己什么都没做无功不受禄,也回绝了。

  出了祁府,嘉禾便和张御医分开,带着绿竹和绿婉往李家赶。却不知身后一直有人跟着自己,不是嘉禾警惕性不够,实在是对方武功高强啊!

  第二天一早嘉禾就往张御医府上赶,张御医也一早就在等她,来的路上嘉禾还去市场买了一筐老鼠做实验,带来的时候张御医明显有被吓到哈哈。

  嘉禾每次做实验就会废寝忘食,张御医劝她也不听,一天下来却毫无进展,没办法古代什么设备也没有,除了知道毒药的成分是由十七种毒物组成,其它的什么也检测不出来,嘉禾无奈,只好离开张府回去,打算偷偷用自己的研究室来研究。

  在嘉禾苑的书房熬了三天,嘉禾终于从血液里检测出十七种毒物是什么,各自的成分占多少,科学得不得了,然后翻医书找到相克的解毒物,毒死了三十多只老鼠终于成功搞清楚解药的成分,才从研究室里出来。

  绿竹和绿婉看到她从书房出来差点激动哭了,嘉禾闭关三天,不吃不喝不让任何人打扰,绿竹和绿婉怕她身体撑不住,也不敢去告诉林夫人,如今看到她出来,立马扶着她去休息。

  嘉禾一觉睡到晚膳时间才醒,去主院陪林夫人用膳,小心翼翼着,生怕林夫人看出她瘦了又要担心,散了会儿步才回嘉禾苑。

  到了七天之约,嘉禾便带着解药去了祁府,还要给祁东旭施针。

  祁东旭醒过来时还不敢相信,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听妻子说是李府的小小姐救了自己还不信,但是父亲和自家弟弟都如是说,便也想见一见嘉禾。

  嘉禾带着绿竹,到了祁府,便去东苑给祁东旭施针,祁东旭看着才年仅十三的嘉禾,双眼写这不可思议,语气诚恳:“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李小姐,东旭敬佩。”

  嘉禾收了针,对祁东旭笑,脸上也是敬佩:“祁将军过奖,祁将军武功高强意志力坚定,要是普通人或许也等不到嘉禾救治了。”嘉禾这话也是实话,她拿小老鼠做实验的时候才知道这毒药又多霸道,前期折磨人的疼痛哪里是一般人能忍得下来的,因此对祁东旭更是多了一层敬重。

  嘱咐祁大公子好好休息,嘉禾便带着解药去正厅拜访祁将军。

  “不敢相信啊!李侄女真是宅心仁厚聪明过人,这毒药我们军营的医生研究了半年毫无头绪,李侄女七天就已制出解药,果真了得。”祁将军拿着嘉禾给的药方,激动不已。

  嘉禾浅笑:“将军过奖了,这解药使用的时候还得注意,如果中毒三日以内可只服三天,中毒十日以内便要服用一个月才算痊愈。过了十日,这药也就没用了……”嘉禾提醒到。

  “好好好,多谢李侄女提醒。”说罢又想起什么:“李侄女怎么还叫老夫祁将军,按理来说,你应该唤我一声姑父。”

  “这…嘉禾不敢。”嘉禾是真的有点受宠若惊,这和祁家搭上关系,李府的荣誉和地位,肯定又会上一个台阶,却也和祁家有了牵连,这以后的事情可不好说啊。嘉禾也不敢趁爹娘不在随便乱认亲戚。

  祁将军大手一挥:“这有何不敢的,叫你喊你照着喊就是了。等选个好日子,老夫便上李府找李明诀那个小老头说这事。”

  嘉禾偷偷诽谤,你才小老头,我爹多年轻多好看呀!哼!脸上却带着笑:“祁…姑父,嘉禾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就要溜,旁边一直站着不说话的祁北尧忽然上前:“我送你。”转身就往外走。

  嘉禾摸了摸鼻子,跟了上去。离齐北尧两步的距离跟在他身后,偷偷观察,觉得这个少年哪儿哪儿都好看,就是太冷了,以后哪家姑娘嫁给他会不会被冻死啊?正想着忽然有声音响起:“看够了吗?”

  嘉禾立马回过神,讪笑:“多谢祁三公子来送嘉禾,这马上就要门口了,还请回吧。”

  “齐北尧。”

  “啊?”嘉禾不解。

  “我的名字,齐北尧。”少年转身看着她,“你不必喊我祁三公子,直接喊我名字。”说完有转过身朝前走。

  嘉禾摸不着头脑,等反应过来已经跟着祁北尧上了街,忽然闻到一股炒栗子的香气,拉着祁北尧的袖子往摊子走过去,等店家包好了递过来,拿在手里转身对祁北尧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来:“北尧哥哥,给钱。”

  祁北尧十八岁的人生里,除了小妹祁一珍叫自己三哥,重来没有女子对着自己笑叫自己北尧,还有哥哥!?心忽然就柔软了些,看着眼前笑得眼睛弯弯的嘉禾,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还带着淡淡的宠溺??转头乖乖的付了钱。

  嘉禾心里想得简单,祁北尧比自己大五岁,直接喊名字肯定没礼貌,思索了一会儿干脆叫哥哥好了,反正哥哥都是用来付钱和收拾烂摊子的。

  逛了一路,嘉禾给疏玥选了只簪子,给林夫人选了个手镯,给大哥的孩子浔哥儿买了些小玩意儿,给三伯母买了盒一品楼的玫瑰酥,都是祁北尧这个冤大头给的钱。

  每次嘉禾甜甜的一声北尧哥哥,祁北尧立马就乖乖付钱,看着嘉禾脸上的笑意,因为大哥受伤而压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嘉禾一路吃得有些多,回了李府也没饿意,便带着祁北尧买的礼物亲自给大家送过去,每个人的礼物都送到,又陪着聊了会儿天,在三伯母哪儿领了好多银子,才开开心心的回了嘉禾苑。

  第二天一早醒来,就听到绿竹说,四公子的新娘子已经到了,正安排住在城南的一处院子。

  嘉禾才反应过来,还有三天,就是四哥成亲的大喜日子。

  立马起床收拾好,让路遥整理了些礼物,去了林夫人的院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