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小姐你马甲又掉了 > 六
 
  衣服被剪开,和伤口沾在一起的布料撕下,李嘉禾被痛醒了。

  意识逐渐回笼,才反应过来自己受伤了,绿竹受了惊吓,给她处理伤口的手颤颤巍巍的,扯到伤口反而更痛,李嘉禾咬牙开口:“绿竹,你去休息,绿婉你来。”

  御医还没到,小丫鬟们也不敢随便乱动,李嘉禾开口,绿婉不得不上前,接着李嘉禾拿出一瓶药说:“直接撕下来,太慢反而更疼,然后把药粉洒上去。”

  绿婉拿过药粉,咬着牙,心一狠眼一闭,“嘶”的一声布料被撕下,李嘉禾疼得又要晕过去,绿婉立马把手里的药瓶打开洒上药粉。

  这是李嘉禾研究室的一名治愈系异能者研发的生肌药粉,不仅止痛还可以治疗外伤,受伤严重的半兽人只需要用三瓶就能马上恢复,李嘉禾这点伤,从洒上药粉后几分钟就已经恢复好了。

  严重的是她内脏受损,还断了两根肋骨,吸一口气都疼,等背上的痛感完全消失,李嘉禾平躺,又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交给绿竹:“给我杯水。”

  绿竹乖乖端了水过来,嘉禾把药丸放进水里,立马就化了,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清香。

  仰头服下后,胸口立马传来剧痛,断了的肋骨开始修复,嘉禾咬着牙抓紧棉被,几分钟后终于停止,才缓了口气,结果喘得太快,一口瘀血吐了出来,绿竹和绿婉立马吓哭了出来。

  在外面等着的李嘉树和李知秋听到,闯了进来,就看到吐了血的李嘉禾趴在穿边奄奄一息。

  其实这口血吐出来才算好,但是刚刚肋骨恢复太疼了,李嘉禾已经没力气说话,虚弱的朝两人笑了笑示意她们安心。

  李知秋过去扶起嘉禾,让她躺好,此时御医已经到了,把了脉,开了药方说:“小小姐脾脏出血,按着方子一日两次按时喝,三个月可痊愈。”

  “阿禾她背上……”李知秋听了御医的话,急忙说,她以为御医没有注意到。

  还没说完,李嘉禾就打断了她抬头对御医道谢:“多谢御医,绿婉送一下。”说完便让绿婉迎了出去,还塞了荷包。

  “我刚刚让绿婉她们处理了背后的伤,用的师傅研制的生肌粉,效果奇好。阿姐放心。”等御医出去后,李嘉禾解释到。

  如此,李知秋和李嘉树才算彻底放下心来,而李嘉禾也掩盖了肋骨断裂这件事,说出来只会让大姐和哥哥更内疚,尤其是大姐胎不稳,更不宜多忧多虑。

  李知秋遇刺这件事还没通知其他人,看着绿竹煎了药,嘉禾喝下后睡着,两人才离开去了李明诀的书房。

  书房里家里的男人基本到齐,李知秋详细说了今天的情况,说到嘉禾为自己挡刀时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落下,李明诀也是此时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了重伤,当即便要去看她被李嘉树阻止了:“妹妹喝个药睡下了我们才过来的,父亲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商量。”

  李明卿听了也是吓一跳,当即起身对弟弟李明诀拱手鞠躬道:“今日真是…哥哥我羞愧啊!”他是在感谢嘉禾救了自己的女儿。

  李明诀看到大哥这样,心里再痛也不能责怪,自家大哥一家对嘉禾有多好真心可鉴,如果今天嘉禾没有挡刀知秋说不定已经是刀下亡魂,她这个大侄女从小懂事达礼,他也是真心疼爱,而且如果嘉禾今天逃了,那她也妄为李家的女儿。

  李明诀扶起大哥,劝到:“大哥快起,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李明卿脸上深情痛心又感激,刚起来李知秋已经跪在李明诀面前:“四伯,都怪我,阿禾是为了保护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才会推开我。我当时应该想到的,但是我自私了…我…我不配当她阿姐……四伯你打我骂我吧……”自从十八岁嫁人后,李知秋便只能跪皇家人,今天这一跪,屋子里的人都吓坏了。

  李明诀立马扶起知秋:“你如果不配做她阿姐,那便再也找不到配当她姐姐的人了。你如今有了身子,一定要调整好情绪,切莫要有负担,阿禾她替你挨刀是救你,不是让你内疚。”

  听了李明诀的话,知秋才整理好情绪,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语气沉稳含恨:“今天此事怕谋划已久,那条巷子是条死路,杀手也是有目的的,具体是谁指使,我已经有人选了。”

  商量了一个时辰,最后李明诀开口:“知秋,等会儿用了晚膳你便坐李府的马车回诚王府,不动声色,以不变应万变。再安排一个会功夫的丫鬟给你使唤。剩下的事就交给李府了。”

  李知秋听了安排,晚饭是四家人一起吃的,恭迎诚王妃回府。

  嘉禾受伤的事情外面一点儿风声也没有。

  等嘉禾喝了半个月的中药后,就听嘉树哥哥说,诚王侧妃死了。嘉禾知道遇刺的事算是结了。

  天天躺着还不能吃肉李嘉禾闲得都快发霉了,想着都半个月了,便又偷偷吃了颗生养丸,身体才是好完了。

  她养病期间,已经得了她爹李明诀的同意,等她病好便去张御医府上学医,还安排了师傅教她功夫。

  晚上吃饭的时候嘉禾便告诉大家她病已经好完了,李嘉树不信,嘉禾只好说叫大夫来,最后大夫说好了,大家的心才算彻底安了。

  第二天鸡还没叫,嘉禾便醒了,跑步到二姐李疏玥院子里喊她,经过此次遇险,李嘉禾已经决定要好好学一学保命的本事,李疏玥一听也说要跟着学,她有一定的基础,但是这次嘉禾遇险这件事,让她觉得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妹妹,就也跟着再多学点儿。

  嘉禾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便一定会做好,每天师傅没来就要起来跑步,扎马步,练基本功,等师傅来了就跟着打拳练武,三个月就这么过去。

  李疏玥本来是个做事三心二意的人,但是跟着嘉禾这三个月,愣是一天没落的跟着她学。她也不是不想偷懒,只是每每看着嘉禾认真的模样,她便提醒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所以基本功也扎实了不少,剑使起来也有点虎虎生威了。

  嘉禾本也想选剑,但是练了两天,身上手上伤口密密麻麻的,不算严重但数量很多,最后师傅给她选了把长鞭,她试了试,还挺上手,便改成了鞭子。

  隔三差五等张御医休沐,她便去张御医府上学医,越学便越觉得中医的神奇,越神奇她就越感兴趣,对张御医也越发敬重。

  张御医对嘉禾也是极满意,他教过许多学生,像嘉禾这么努力聪明有想法的学生,少之又少,所以也便倾囊相授,每每都要在其他御医面前炫耀自己收了李府的小小姐当学生,聪明得不得了。

  等嘉禾鞭子使得可以和二姐李疏玥单打独斗还欺压她的时候,嘉禾便向师傅请了假,带着绿竹去了诚王府,疏玥不知道在哪儿听的消息,也跟着嘉禾一起去说是想大姐了,但是嘉禾知道,二姐疏玥是在保护自己。

  到了诚王府,不用通报嘉禾她们便被引了进去,诚王在宫里还没回来。

  到了诚若院,嘉禾和疏玥还没走进去,李知秋就已经迎了出来,拉过两个妹妹的手,笑得开心。

  进了屋,李嘉禾就拉着大姐的手把脉,过了会儿惊讶的说:“大姐,你脉象平稳了很多,胎儿很健康呢。”语气里全是惊讶。

  李知秋还来不及开口,李疏玥却大叫到:“什么?大姐!你怀孕啦?”虽是惊讶,但是语气里和脸上的笑意却是真心。

  等李疏玥冷静下来,李知秋才开口解释:“这是王爷去宫里求的安胎药,是神医路遥前几年留的,很有用。而且王爷还在府里后山引进了一股温泉,我偶尔泡一泡对身体也好。”

  说完,嘉禾的疑惑才解开,温泉是个好东西,对阿姐身体是有好处的,就是那个安胎药嘉禾十分感兴趣,要是能有一颗给她研究研究就好了。

  李知秋看着她的眼睛放光,不由的轻笑了一声,给身旁的丫鬟使了个眼神,丫鬟领命退下,再回来时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李知秋接了过来交给嘉禾:“就知道你肯定感兴趣,阿姐悄悄留了一颗给你。”

  一听,嘉禾脸上的笑就蔓延来开,抱着大姐的手撒娇:“阿姐~你对我最好了!”李知秋笑着摸她头发,揉了揉。

  一旁的李疏玥假装生气:“阿禾你个白眼狼,我每天陪你练武你怎么不对我这样!”

  嘉禾立马接了句:“阿玥你也真好。”

  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李知秋却问:“练武?是?”

  嘉禾一听,就知道大姐肯定内疚了,立马解释:“就是觉得身体太弱了,学一学功夫强身健体,真的大姐,不关你的事。”

  李知秋笑了笑,没说其他的只是说:“练武也挺好的,保护好自己很重要,阿姐没多想,阿姐就是心疼你。”又摸了摸嘉禾的头发,心里暗自心疼。

  很快嘉禾和疏玥又吵吵闹闹起来,气氛总算好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