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小姐你马甲又掉了 > 一
 
  不远处传来马蹄声,躺在草丛里的李嘉禾不免紧张起来,心里希望这批人只是路过。

  她刚醒来时躺在不远处的马车旁边,右边半条腿还被摔毁的马车残骸压住,等她把腿救出来已经可以确定小腿骨折,但值得庆幸的是,马车里居然有个药箱可以用。

  用银针扎了几处穴位,又用木块和衣服上撕下来的碎布处理好腿伤后,李嘉禾才注意到这里的环境似乎不太对,离马车不远处还躺着两具尸体,从伤口看不是摔伤,是刀伤。

  拖着断腿爬了半天才躲在茂密的草丛里,她怕等会儿或许还有人会过来。

  如今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李嘉禾庆幸自己醒来的足够早,不然必死无疑。

  大约有五六人驾马极速驶过来,为首的白马上身穿青衣的男子,轮廓温柔,眼神里带着焦急和担忧。

  一行人停在马车附近,下马开始搜寻。

  不一会儿有人回报:“五少爷,是小小姐的马车,驾车的马夫被杀,小小姐失踪。”一名灰衣男子拱手道。

  “方圆五公里给我搜,一寸都不能漏。”青衣男子话中带了几分不耐与懊恼。

  “是。”五人便开始了地毯式搜索。

  越来越近了,李嘉禾刚看到马上的来人时还有点懵。怎么都穿的长袍这是什么复古新潮流吗?男人头发也这么长吗?现在武器也比较热衷用剑了?

  她低头环顾四周,后知后觉发现这里的环境好得不像样,没有一丝被污染的痕迹,而她自己也是一身破烂的古装,最恐怖的是她的头发已经快要及腰了??她明明为了做实验的时候更方便省事,从十六岁就一直是齐耳短发了啊???

  她很懵,不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搞,但是躲起来绝对不会有错,可是看着不远处离她越来越近的男人,她想,她是等死呢?还是移动位置发出声音送死?越想她头越晕,就在她坚持不住想不通快要晕过去,男子终于发现了她。

  一晃眼,李嘉禾就看到眼前一片青色闪过,她已经被青衣男子抱在怀里了。

  不是没想过反抗,可是从对方的移动速度来看,是自己打不过的人,她手里唯一能被称之为武器的也就是刚刚从头上拿下来簪子了。晕死之前李嘉禾努力抬头看了男子一眼,却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尽的心疼与自责?这是剧本没拿对?敌人这幅表情我到底是晕还是不晕?算了晕吧!别说,人长得还挺好看。

  ……

  李嘉树抱着李嘉禾,关心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已经晕死过去了。看着怀里瘦小的断腿的脑袋破了个洞的小妹,李嘉树心疼得抽一抽的,手上青筋暴起。小声的唤着阿禾,却没人回应,急忙吩咐道:“李荣,你现在拿着我的工牌速去贡院找父亲,通知他回府。”

  “李青,你告知大哥麻烦他去宫里请御医。”

  “李治,你回府里将二姐的马车借来一用,速度要快,我们在城外二里亭汇合。”

  “是。”被点到的三人拱手领命,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李嘉树将人背起来小心的避开腿上的伤口,用绳子把李嘉禾绑好,翻身上马。

  李青李治二人马不停蹄赶到李府,下马就跑了起来,找人的找人,找马车的找马车。

  “大少爷。”李青冲进李知愠的院子,还没见着人就喊起来。

  李知愠闻声而来,还未责怪李青不知礼数,李青又急忙道:“大少爷,五少爷接小小姐途中遇到伏杀,小小姐身受重伤,还请您速速去宫里请御医。”

  李知愠稳住心神急忙问:“阿禾到底伤得如何?”语气里充满担忧,好看的眉毛也皱成了川字。

  “具体情况属下也不知,只见脑袋破了个洞,浑身是血,断了条腿小小姐自己已经包扎过了,其余便不知了。”

  听得心里一惊,李知愠连忙吩咐。“我现在立马进宫,你去通知四叔。”

  “李荣已经去了,大少爷放心。”

  另一边李治已经赶着从二小姐处借来的马车去接人了。

  李荣也拿着李嘉树的工牌,顺利进入贡院找到正在商量科考事宜的李明诀,匆忙说明来意,随后就和李明决一起离开贡院返回李府。

  ――――――――――――――

  “小彤,你说这个玉簪阿禾会喜欢吗?”李疏玥问着身旁的小丫鬟夏彤。

  “奴婢看这玉簪玉色干净,款式简单大方,是小小姐平日里喜欢的样式。”夏彤答道。

  “真的?”李疏玥明显被夏彤的话说服,正准备让掌柜的包起来,一只大手接过玉簪往台上一放,喊到:“掌柜的,这只簪子包起来,爷要了。”

  李疏玥看着到嘴的鸭子,不是,到手的玉簪,就这么被人抢了,冲上去就找人理论,一副十足的美女骂街的架势:“这玉簪是本姑娘先看上的!你怎么抢别人东西?”

  男子将一包银子往台上一扔,拿过玉簪说:“现在是本少爷的了。”

  李疏玥气得上手就抢,她从小习武,还没有怕的,正准备玩阴的,却被男子握住手腕一转,整个人处于被动挨打状态,男子正准备讽刺两句,却触及李疏玥眼里盈盈泪水,一怔,便松了手,李疏玥见演技得逞,刚得自由正要回击,门口匆匆进来一人,是父亲身边的小厮,李疏玥认得,立马停下动作乖巧的站在一旁装乖。

  小厮恭敬的走近李疏玥身旁,低头耳语了几句,李疏玥顾不上簪子,转身提着衣裙就夺门而出,一翻身利落的坐在小厮停在门外的马上,眼泪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

  小丫鬟夏彤急忙跟了出去,李疏玥每次自己独自出门都不爱坐车,丫鬟看到已经上马的李疏玥急忙喊到:“小姐,小姐,你慢点,你等等奴婢。”李疏玥这才注意到还有夏彤,俯身朝夏彤伸出手,借巧力一带便将小丫鬟带了上来,策马而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阿禾。

  刚拿了玉簪追出门外的男子看到这一幕,好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