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吾道随心 > 第193章 第一百九十三章
 
锁妖塔之事具体的他听得也不是很连贯, 毕竟是数十年的事情了,而且东一嘴西一嘴的,也就只能猜个大概的情况。

基本就是妖族好几位大妖帅精锐潜入人族,后来就找上了离光寺, 还在锁妖塔前大打出手, 把锁妖塔都给打出了一个窟窿, 里头关押的妖修在这场战乱中逃逸了大半,之后又是十好几年的混乱, 这些妖修才完全退出人族,返回族地。

因为当年的毁坏, 好几个大炼器师被邀请去离光寺修补锁妖塔, 玄羽门器峰峰主广灵真君也在那儿,至今还没完全修补好。

柳轻言猜测这个事情八成与狼诛那厮有关, 当年他离开天狼城的时候,就听说有十三阶大妖去妖枢谷了,或许在那个时候, 狼诛就已经开始策划锁妖塔之乱, 又或许,在他滴血验骨、甚至甫一知道大白狼和苍狈被困锁妖塔之事时,就已经有了这种念头。

事情已经发生,虽然确实与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多想也于事无补, 柳轻言是不会为了这种如果当初的事情烦忧的。

除开此事, 其他令他注意的,剑宗故人秦长泽师叔据说前几年已经闭关结婴,不出意外近期应该就要出关,好友舞阳被虚微真君秦臻赏识收为第二位弟子, 得其真传,以一手精妙的万剑归宗绝技声名大噪,如今也已经结丹。至于秦臻,这些年来管理剑宗事务,在宗门的分量日重,修为已经到元婴中期,进阶速度比他师父稍慢,看得出来两人是选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至于曾经与他争夺过拜师名额的陆墨白,反倒没有得到万剑归宗绝技真传,不过他手上的宝物层出不穷、身边又有不少灵兽跟随,本身实力不可估量,自打秦长泽闭关结婴以后,他就被誉为剑宗元婴以下第一人,还和景毓真君门下一位名叫于珞儿的纯阴之体金丹女修结成道侣,一时风头无两。

离光寺释尘大师自打解决完锁妖塔妖族之乱以后,就再也没有公开露过面,有人说他是在战乱中受了伤,这些年闭关疗伤去了;有人说他又扮成普通僧人云游去了;也有人说他是在一个一个把出逃的妖修抓回来,反正众说纷纭,不一而足,谁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至于陆家,据说最近又有些乱,而且这乱象还与陆墨白有关,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没有人说得清了,这个家族历来就有些神神秘秘、奇奇怪怪的。

听完这些,柳轻言就觉得差不多了,想知道的他大概都已经知道了,于是招来小二付灵石结账,结完账离开茶楼,直接回了玄羽门。

虽然百多年没有返回过宗门,但是身份腰牌还在,他又是金丹前辈,现如今的守卫就算已经不认识他,只要验看过身份令牌没有问题,他依然很顺利地进了门。

但是进门后才没走几步路,就又被守卫的一声“师叔且慢”给拦下了。

柳轻言顿住脚步回头,便见那守卫小跑到他跟前,恭敬问道:“请问这位师叔,您可是碧幽峰桓昭真君座下的柳师叔?”

柳轻言点头应是:“敢问这位师侄拦我何事?”

那守卫便道:“是这样的,数十年前掌门曾给我等守卫下过一道命令,如果有朝一日碧幽峰柳师叔返回宗门,让您先去他那儿一趟。因为时间太过久远,晚辈初初验看身份令牌时没有想起来,还请师叔见谅。”

这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柳轻言点头道了声“无妨”,就折往主峰方向去了,至于为何没有询问掌门寻自己的原因,他估摸着现在这些守卫应该是不会知道的。

见他这么好说话,守卫在背后悄悄舒了口气,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柳轻言的背影,又琢磨着当年关于他的一些传言,深觉闻名不如见面,这柳师叔也不像传闻中那样性情古怪难以相处嘛,他送了耸肩,重新返回自己的岗位。

柳轻言上了主峰,经过通报以后,很顺利地就见到了桓光掌门。

这位柳轻言仅有过数面之缘的掌门还和当年一样,做事圆滑滴水不漏,见他已经结丹,先是一番祝贺,再开口时称呼就已经改为“师弟”。

在这修真界,除了师承关系无法改变,其他关系都能随修为的变化而改变,哪怕亲密如道侣,都能有和离的一天,但一日为师,便终生都是师长,除非被逐出师门。

掌门对柳轻言的印象还停留在他当年参与宗门大比、被萧扶离亲自出面收为亲传弟子那时候,时隔百多年,他已然成功结丹,此等修行速度虽然比不得那些声名在外的天才,但就整个修真界范围而言,已经算是很快的了。

不到两百的寿元加上金丹初期的修为,按道理相貌不应该老得这么快,不过但为修士,便人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即便是掌门也不能贸然打探旁人的隐私,桓光很周到地没有问及此事,只道:“柳师弟你如今虽已结丹,但尚未由师长赐予道号,我便暂时这么称呼你,让你一回宗门就来我这边,其实是有个事情要告知你,你要先做好心理准备。”

一听这话,柳轻言就知道准没好事儿,他心下一跳,抬眸问道:“可是家师……”出事了?可他先前分明听说师父已然成为元后大修士,难道传言有误?

桓光听得懂他的未尽之言,顿了顿,终是直言说道:“桓昭真君他,确实出了一点问题,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人没事,如今正好好地在碧幽峰上清修,只不过……性情有变。”

“性情有变?”柳轻言皱眉呢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个疯疯癫癫的身影,当年就是因为师祖紫霄圣君道心有瑕,未夏圣君不得不带他隐居无名谷避世,难道,师父也遇上了道心问题?

桓光道:“此事说到底还是你们师门的问题,我不便多说,今日邀你过来,不过是先提醒一二,具体是怎么回事,便由你云阳师叔来告诉你了。一会儿回去,可先去云阳真君的归梧峰上走一趟。”

桓光到底是掌门,他不说清楚,柳轻言也不能强迫他,好在终究是给他指了一条明路,忧心师父的事情,柳轻言当下便要告辞。

桓光也不留他,只是交代道:“柳师弟如今已经结丹,闲时可去宗务堂更换身份令牌,并领取这些年来的供奉。按照宗门规制,门下弟子但凡结丹有成,均可获得一个新的峰头以供日后生活修炼、传道授徒所用,师弟想要了可直接来寻我,至于师弟的结丹大典,怕是还需要与桓昭真君那边商量,毕竟真君是你授业恩师,大典他总得出席并授你道号。”

柳轻言点头表示知晓,又道了声谢,便直接离开,飞速赶往碧幽峰和归梧峰的方向。

两座峰头相邻,柳轻言经过碧幽峰的时候,看着依然青竹林立、几乎与当年一样的峰头,心中油然而生一股近乡情怯的感觉。

兜兜转转两百年,只有玄羽门里的这座碧幽峰才是他的家,家里永远有支持他、爱护他、为他传道授业的师父,所以他无论在外头闹出了多少风雨,心里依然安定,在外搅风搅雨时,也从来不肯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怕为师父带来麻烦。如今掌门却告诉他,师父出事了。

想着师父身上出现的问题,柳轻言忍住没有上碧幽峰看个究竟,还是按照掌门所说,先去归梧峰问明情由再做打算。

发了一道传音符上去,没过一会儿归梧峰上就有人下来迎接他了,不过来人并不是萧卿衍,而是萧念言。上百年不见,萧念言依然像当初那样年轻温雅,不过怎么说也是金丹修士了,比之当年,整个人看起来还是多了几分稳重感。

然而一见到柳轻言,这份稳重却险些破功:“你是……柳师兄?”

作者有话要说:  由于本文发生了一点变故,从今以后作者要随意发挥了。

感谢在2021-09-13 22:56:52~2021-09-15 00:59: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zz 10瓶;小说迷、独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