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重生御姐成了妇科医生 > 第三百六十九章很想嫁出去
 
  赵思迪来到医院看望姚钰琪,没有想到见到了自己的父亲也在他的病房里。

  赵思迪并没有多想,因为他的父亲是来看望姚钰琪来谈结婚的事情。

  透过病房的窗外看着两个人争执的挺激烈。

  父亲在跟姚钰琪说什么?情绪这么激动。

  赵思迪猛地推开了病房的门他的父亲愣了一下,慌了神儿,简直就不像自己。

  你听到我在说些了什么吗?

  赵思迪觉得父亲很搞笑,像得了老年痴呆症一样。

  上去就跟自己的父亲说了一句,“你老糊涂了。”

  姚钰琪想息事宁人,不想再说些什么。

  王医生也走了进来,你什么时候办理离职手续?姚钰琪没有想到同事一场都这样凄凉的回答。

  都没有问自己的病情怎样,就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办离职?难道我在这真的是多余的?

  姚钰琪越想越伤感,自己错在哪里?

  人生处处不如意,处处针对自己。

  开始发起了脾气,把自己最喜欢的杯子摔在了地上。

  恰好被郑院长看到了,“呵呵没看出来,年纪轻轻的,脾气还不小,告诉你一句早就不想用你了。”

  姚钰琪没有好脸子,不想用我也得给我提出一个理由,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郑院长阴森森的眼神刻意点了姚钰琪几句,你听明白不明白没关系,只要你不是聋子就好。医院现在解雇你了,已不在是这所医院的职工,这话你总该能听的懂吧!

  王医生一劲给姚钰琪使眼色,意味着没顶撞领导了,没有用的。

  姚钰琪机灵的头脑怎么能看不穿这一切呢?

  不做声色的回应:“好我身子好些了就去办离职。”

  郑院长看姚玉琪已经点头答应了,心里石头终于烙印下来,不再有任何防备。

  走出姚钰琪的病房,却在那大声吼着,什么门子都没有还想在我这医院里嚣张,靠山都倒了,还在那里直气壮。

  王医生听了汗毛都竖了起来,觉得自己哪天也会像姚钰琪一样离开。

  失去工作的姚钰琪,再也不会炫耀自己是一个白衣天使了。

  只是走廊里只听见李医生得意的声音传到了自己的耳边。

  “郑院长,姚医生的事情不要影响了你的心情,像他这种害群之马早就应该被开除了,他就仗着有徐院长后台,现在他也不用太嚣张了。”

  李医生得意的就像春天开了樱桃花一样。

  姚钰琪只能拽着被子,咬着牙把所有的痛都吞了下去。

  被同事诬陷着,这种内心愤恨的滋味儿只有自己能体会。

  做一个果断的人你不是辞职我吗?那好啊,我马上就去办离职。

  姚钰琪拔掉了点滴,掀起了被子穿上鞋就走到了人事部?

  人事部的刘艳香和徐院长的关系比较好,知道这是院里的意思,他也不敢多言插嘴,新官上任三把火,谁敢插嘴呢?不要自己的位置了。

  只是拿好离职的申请表让姚钰琪填写。



  姚钰琪写字的笔锋那样的迅速,眼泪洒落在纸上。

  “刘大姐,我已经写完了,也按上手印了,我可以走了吗?”

  这句沉重的语言,刘艳香怎么能好说什么?

  自己也快退休了,为了站好最后一班岗,作为人事工作的人有多少无奈?

  只是语重心长的你还年轻郑院长说说你也是应该的。

  这下可恼怒了姚钰琪,刘大姐,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得让你们年纪大的人给数落一顿,直径则你们都把我给开除了,还这样的说我。”

  姚钰琪伤心的扭身走了出人事的大门。

  站在他面前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林杰。

  他知道姚钰琪很方爱面子。

  “你看看你都哭红了眼睛又不是世界末日还有希望可以到别的医院去应聘凭你的学历,凭你的学识。”

  无意,听者有心,这话可让李医生听着了,绝对不能让由于其翻身。

  恰好又和郑院长一起走,“姚医生跟我们的大医院出去,会不会出去应聘别的医院?李医生嘀咕着跟郑院长说着。”

  郑院长却语重心长着有我在,他绝对在别的医院立足不了的。

  郑院长可是医学界里知名度很高望的人,为什么偏偏对一个小小的姚钰琪医生下毒此的狠呢。

  李医生开始怀疑了又不敢再问下去究竟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这个德高望重的人对他这么狠。

  还是先保留住自己吧!郑院长我那还有一个病人,我开始回去查病房的时间到了。

  姚钰琪一定要好好了解一番,自己因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被人家给整了。

  拉住林杰我们走吧,赵思迪赶了过来,看到了这一幕。

  拉住姚钰琪的手恶狠狠的训斥着你究竟什么意思?一脚踩两只船。

  “你卑鄙无耻,怪不得被医院开除,这是活该。”

  我舅舅是不是因为你才提前退休的?

  怪不得你家人不待见你,你真是一个克星,谁都克。

  姚钰琪沉默的眼神,并没有理睬赵思迪,拉住林杰继续往外走。

  这回自己耳根子可不能软了,谁的话都听分不清是狼是羊。

  震惊了一会儿,去跟林杰走开了。

  走着走着来到一家婚纱店,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内心仍然是矛盾的,结婚的对象应该是赵思迪。

  天色已黑了,林杰陪她从公园儿走了来回,用手指着那长椅,这是我和赵思迪第一次见面坐的椅子。

  姚钰琪一边指一边眼泪滑落下来。

  憋在心里一肚子的委屈,很想把那天母亲在临去前发生的一切诉说给林杰听。

  母亲都已经去世了,不想玷污她的内心的灵魂。

  真的是天意吗?天意让我们俩个人不能在一起。

  偏偏是自己的母亲和他的父亲生前有怎样的恩怨?

  很想问个究竟,眼睛突然凝视着林杰,我们从小到大一起长大,做过同桌,做过最好的闺蜜。

  林杰能骑着摩托车带我去兜兜风吗?

  林杰没有回绝,骑了一辆共享自行车,两个人迎着秋风。

  我现在不是医生了。

  林杰知道姚钰琪心情很不好。

  安慰着她,以后你会有机会回到医院的工作的。

  姚钰琪失落的看着林杰我还有机会回去吗?对我这么不公平,我工作很卖力,说给我开除就开除了,我只能咽下去这口恶气呢?

  我一定要追查到真正的原因。林杰你能帮我吗?

  林杰停顿了一下,刚才我看你在婚纱店停了脚步,是不是很想把自己嫁出去?

  姚钰琪没有回应林杰,只是露出微笑,哪个女孩子不愿意看漂亮的婚纱,腼腆的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绵羊腮红的脸红扑扑的。

  有些害羞的样子,始终让自己纠结着,也很想让自己嫁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