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长庚星昔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放假4
 
  “所以你就在这里抄答案了?”于艺涵看着程昔。

  程昔笑嘻嘻的看着于艺涵,“没有关系的了,其实……我感觉这个也没有什么啊!为什么你会这样想呢?”

  “呃……你这样抄答案,先不说老师看不看得出来,主要是你没有学到什么啊!再等老师讲的时候,你什么也不知道啊!主要是……”于艺涵开始训斥着程昔。

  “哦呦哦呦!停停停,我不抄答案了,还给她好吗?通通还给她!”程昔一听到于艺涵在这里给自己讲着这些大道理,就觉得头疼。

  “这才差不多……”于艺涵看到程昔的这个样子,自己感觉既无奈又好笑。

  刚好丁辉祥跟那个女生走了进来,丁辉祥大致都听到了于艺涵跟程昔的对话,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程昔,看到程昔还在有说有笑的,估计现在也没有那么疼了,然后这才放心了。

  于艺涵说完也就回自己的座位上面去了。

  程昔看了一下教室后面的黑板,想看一下后面黑板上面到底有什么作业要交,语文作业急不急,如果语文作业不急的话,那么自己就还是自己写吧,毕竟于艺涵说的也有道理,自己其实也是想自己写的,但是想到作业要上交的比较赶,程昔还是准备把语文答案给拿出来,然后程昔看到于艺涵回到座位之后,就埋头在写作业了,就又立马拿出语文答案来,写着语文作业。

  丁辉祥坐在前面,没有听到有关程昔的动静,然后丁辉祥便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假装是在看后面黑板上面写的作业。



  丁辉祥一回头,吓得程昔立马把自己的答案给盖住了。

  可惜呀,丁辉祥一回头首先看的就是程昔在干什么,程昔还以为自己赢藏的很速度,奈何还是被丁辉祥给看到了。

  然后丁辉祥也的确是觉得程昔这样直接抄答案不太好,然后便看着程昔。

  程昔本来以为丁辉祥没有看到的,准备假装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的,然后准备哄赶走丁辉祥的。

  结果程昔抬头看着丁辉祥,发现丁辉祥一直盯着自己的桌面看。

  程昔心里开始有点儿慌了,看到丁辉祥准备开口要说话的时候,程昔赶紧“啊……”的试图制止丁辉祥。

  丁辉祥被程昔的“啊……”给着实吓到了。

  然后班里的同学们大多都看着程昔,程昔立马意识到自己的这个行为不太妥当,然后便赶紧低下头。

  丁辉祥看着程昔低下头,然后便很猥琐的笑着。

  程昔本来是低着头的,然后听到丁辉祥一直在这里偷着笑,然后便开始有点儿不开心了。

  程昔立马抬起头看着丁辉祥,用一种恶狠狠的眼神看着丁辉祥,“你再笑?”

  丁辉祥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看着程昔。

  “你是不是欠打?皮痒了?”程昔咬牙切齿的说着。

  “你这个书底下面是不是……”丁辉祥故意拖延着自己说话的语调的,本来还以为程昔会再次阻止自己说话的,结果发现程昔又没有制止自己。

  然后丁辉祥便准备放开赌一把,“你这个书底下面是不是应该有点儿什么东西啊!例如像什么作业的……”

  程昔本来还以为丁辉祥嘴巴里面也说不出来什么的,结果发现丁辉祥竟然好像知道了自己的书底下面藏了东西的,而且好像还是知道书底下面放着的有答案。

  “诶……”程昔赶紧用手抓着丁辉祥的衣服。

  丁辉祥看到程昔抓着自己的衣服,然后嘴角便邪魅的笑了一下。

  “看来……你的这个书底下面的确……”

  程昔还是咬牙切齿的喊着丁辉祥的名字,“丁辉祥——”

  然后丁辉祥便没有再接着往下面说话了。

  “诶!怎么了?程昔——”丁辉祥也学着程昔这样叫。

  “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那你说呢,我的话都说到那个份上面来了,那你觉得我知道一些什么呢?”丁辉祥准备用手翻一下程昔的书底下面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答案的。

  然后被程昔一巴掌拍了下去,“手也开始变欠了。”

  “你要是再用这个态度跟我讲话的话,那我还是要接着我刚刚没有说完的话接着说的。”丁辉祥竟然开始威胁着程昔。

  “你……不要太过分了!”程昔小声音的盯着丁辉祥看,自己此时真的是恨不得把丁辉祥给赶出去。

  “那我就是这个样子,你是不是要我接着说刚刚的话,让刚刚跟你一起进来的女生也知道这个啊……”丁辉祥一副笑嘻嘻的样子看着程昔。

  “诶……”程昔听到丁辉祥这样说,其实还是有点儿着急的。

  丁辉祥听到程昔的这个犹豫声,这才放心了,也知道程昔的确是害怕这一招的。

  “你刚刚是不是早就在教室门口了,就是没有进来?”程昔推测着这一切事情。

  然后丁辉祥笑着看着程昔,没有说话。

  “好啊!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真是贱啊!竟然不进教室反而是在外面躲着偷听我们讲话的内容。”程昔真是看到丁辉祥的这个样子,就觉得十分的生气。

  “诶……你的这个话可千万不要这么说啊!不是我来到教室不进教室门的,站在门口的注意是她。”丁辉祥指了指刚刚那个跟程昔一起下去的那个女生。

  程昔看到丁辉祥指的那个女生之后,然后便也没有说什么了。

  “行吧,这次算我倒霉。我好好跟你说话行吗?也不打你好吗?”程昔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着丁辉祥的说,然后还把自己刚刚抓着丁辉祥的手给逐渐松缓了下来,程昔还在慢慢的抚摸着丁辉祥的衣服。

  丁辉祥一副享受的样子,程昔看着丁辉祥的这副样子,便想一巴掌打过去的。

  就在程昔准备伸手试着假装拍丁辉祥一巴掌的时候,丁辉祥突然睁开眼睛看着程昔。

  程昔吓得立马把自己的手又给缓缓的收了回来。

  “怎么样?看来某人是想要谋杀我啊!”丁辉祥看着程昔说。

  “没有没有,这哪敢呢!”程昔假笑着应付着丁辉祥的话。

  程昔看着丁辉祥的这个样子,真的是好几次都想发火,发脾气的,最终想到自己的答案还是被丁辉祥给看到了,而且主要是自己刚刚才答应过于艺涵的,不抄答案了,这其他人要是知道就知道,自己也不怕被别人说什么,但是就是在乎于艺涵对自己的印象和看法。

  毕竟刚刚是程昔自己答应了于艺涵的,不抄答案的,而且也是程昔自己说的不抄答案的。

  要是于艺涵知道自己现在又在对着答案写作业,那估计自己在她的心里面会很不好吧。

  所以,程昔现在每次一看到丁辉祥,自己就想一巴掌给扇过去,但是想到这些事情,自己还是把怒气和火气给忍下去了。

  他现在有时候和我对骂骂不过的时候总是把我那件事说出来骂不过就作弊

  还有就是我讲了的呀,我和同桌(前同桌了)是没有在一起的辣

  他成绩很好,所以我偶尔地会问他问题,有一次有人找他去上厕所(没错男生也结伴上厕所),他说不去没空,然后那个男孩子就调侃他说他见色忘友,当时他就在给我讲数学题,然后他看了男孩子一眼,说:你不算友

  那个男生懵逼一脸,然后就猥琐的笑着指着我说那她就是色咯

  他没正面回答,让他快滚去放水

  现在想想他那个时候应该是有点喜欢我的吧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们在窗外的蝉鸣声中上着数学课。

  数学老师在屏幕上展示着题目,让我们当场做。

  我由于着急完成作业,并不打算认真写题目,于是在练习本下垫上了我的英语资料。我让同桌帮我看着下老师,我于是在底下干作业。

  可能是同桌写题过于入迷了,忘记了这件事。等到老师即将走过来的时候才意识到他的疏忽,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而我当时也沉迷在英语当中无法自拔,根本意识不到危险的降临。

  就在这时!同桌的手准确的往我的腰间捅,提示我,我脑袋反应过来了但我却来不及动作了,然后!同桌就一把拉住我写作业的手,往桌子底下放,然后装模作样的凑到我旁边来假装讨论题目

  我俩的手等到老师走了才分开

  嗯,我中学时期有幸摸到了男同学的手,妈妈我出息了

  有一次我没考好,哭了一节晚自习,就那种写着写着作业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

  同桌一边写作业一边给我递纸。

  那时候他患鼻塞了,鼻子都堵住了,说话也有一点奶奶的鼻音。

  他当时就戳了戳我,我当时转过头去看他,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对我说,你看诶,好大一个鼻涕泡,刚说完他好不容易弄出来的鼻涕泡就应声而破

  我破涕而笑,我们俩都笑了。

  有一个比较直接甜的,可能算是间接表白吧

  那次语文老师打印了一些诗人的现代诗让我们欣赏还学习下人家清新又简练的语言

  我和同桌每个人两张吧,一张有个五六首的样子

  我正在那看得起劲,同桌突然拍了拍我,突然很认真的看着我,说

  你是我年少的欢喜(是不是!好俗

  我当时就很懵,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突然我明白了

  我连忙抢过他手上的诗,嘴上还很兴奋地说:不会吧不会吧,难道老师连这种青春爱情诗都给我们看,

  我一边说一遍翻找着。

  我没找到,我反反复复的上下寻找都没找到同桌说的那首“你是我年少的欢喜”的诗

  我失望的把纸还给他,还埋怨他说他骗我

  他抿了抿嘴没说什么

  其实直到大概几个月后,突然想起这件事,我才明白他的意思的。

  想起嘈杂的教室,沸腾的人群,空调里吹来的一阵阵暖气,老师站在讲台上嘶哑着的维持纪律,以及他当时认真专注的看着我的眼神。

  自古温柔最为致命

  距离一拉开,KTV的包间灯光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似乎笑了?我看到他的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不像是‘劫后余生’,倒像是自嘲

  不一会儿,包间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我坐在沙发上,听着姐妹温柔的歌声,刚刚的那出小插曲却是让我心里越来越堵,我扭过头,好巧不巧又跟他对视上,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看向我的,我只知道这次我慌了,因为我很快就把头转了回来

  就算是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建设,还是会这么难受呢

  3.我叫林安安,刚刚那人口中的‘清清姐’就是给我添堵的那位,他叫韩清澈,为什么喊他姐呢?纯粹是因为...他有点sao.没错,他对我很好

  可他对别人也很好

  这么一想,他对我的那些举止,像极了哥哥对妹妹

  我曾经为此心烦意乱过,你对我没意思能不能别撩拨我....让我明知道你对我不是那种意思,我却还是跟一个傻子一样动心

  可后来,我释然了

  太幼稚了,别人对你好你就以为是喜欢,异性之间就不能有友情了吗

  所以放过自己,不要给自己添堵

  所以心安理得地认为他将我看成妹妹

  所以大冒险我没有当真

  14.“安安,该你了。”姐妹的提醒让我回了神

  我笑了笑“算了,我出去透透气

  到了楼下,我望着夜空,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只是心里不舒服想要冷静冷静而已

  大概一刻钟后,我回到包间,看见韩清澈趴在桌子上,旁边的人均是手足无措的模样

  看见桌子上的瓶瓶罐罐,我皱了皱眉“他怎么喝这么多

  “这这这...”他们没一个能说出利索话来的

  这时,姜白突然站起来把我拉出包间

  看着门被关上,我莫名其妙“姜哥,怎么了

  姜白抿着唇看着我“安安,我得跟你说个事儿

  “你说

  “就刚刚那个大冒险

  我以为他是想解释好让我好受一些“害,没事儿,我没放在心上

  “不是,你听我说完

  他急匆匆的样子让我不禁严肃了起来“好,你说

  “那个大冒险是让韩清澈随意找一个人表白的,并没有指定对象是谁

  “所以他要是单纯想通关,这很简单,跟我或者在场的任何一个男生开玩笑表白都行

  “可他找了你

  “....”我眨了眨眼,似乎懂了他要告诉我什么,可我下意识开始否认“可...也许是觉得我是他妹妹,妹妹不会拒绝呢

  “哪门子的妹妹?他都快二十了,他能不知道自己日常做的事会让别人误会?你不会还以为这跟幼儿园小孩子一样吧

  “可,别人误会了,可他可能的确没那个意思啊。”我在拿当初说服自己的理由想要说服他

  为了让我无话可说,他把手机放在我面前,屏幕上是他们两个的聊天记录

  姜白:澈啊,你别老摸人安安的头,小姑娘知道你是拿她当妹妹呢,别人看在眼里会误会的,你让人小姑娘怎么办

  韩清澈:你误会了

  姜白:快了

  言下之意:你再这样,我会误会你是真喜欢安安了

  韩清澈:那什么时候她能误会

  姜白:...?不是,老韩你啥意思

  韩清澈:哦,说错了,不是误会

  看了一眼日期,一个月前,就在我说服自己那段时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