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我在组织鞠躬尽瘁那些年 > 第99章 第 99 章
 
异能特务科的人跑了, 堂本秋故意露出破绽好让他们离开,外交官走得更早,在堂本秋与异能者打架时就被护送到三楼, 想要从三楼逃走, 如今外面三方混乱如果不幸被哪个流弹击中, 安室透简直无法想象会造成什么后果,所以他也向那边赶去。

在看到芥川龙之介后, 堂本秋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然后问道:“你要过来自取其辱了吗?”

芥川龙之介召唤罗生门,罗生门再次变换为野兽的形态向堂本秋冲过来,堂本秋原地未动, 他歪头笑了笑然后伸出手轻轻点了罗生门的额头,猛兽顿时重新化为大衣回到芥川龙之介的身上。

与此同时芥川龙之介以拳相击, 以惊人的速度来到堂本秋面前,堂本秋侧头避过拳锋一把抓住芥川龙之介的胳膊,被他一个巧劲躲开。

堂本秋身上满是血窟窿, 他抬头看了眼自己的血条哪怕在缓慢上涨也抵不过下降的趋势,几乎只剩下一层血皮他还在谈笑风生,红色的警告提示在他的视野里闪烁不断。

就在这时从二楼传来呛人的烟雾, 侥幸在大厅躲过一劫的富豪们惊慌大叫, “着火了,着火了”,不知是谁泼的汽油让火势一发不可收拾。

“都冷静!”有些领导才能的人赶忙安抚众人,如果这些人都死在这里谁也担不起, “酒店里会有消防喷洒装置。”

手机传来铃声,堂本秋看了眼芥川龙之介掏出手机,旁若无人道:“哪位啊, 我现在有点忙。”

“堂本秋,我算是你的朋友吗?”

电话那边充斥着叫嚷声和‘噗噗’的火舌声,堂本秋仔细听了很久才依稀分辨出水谷禾说了什么,他看向二楼冷淡道:“你不要指望我会记住一个死人。”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电话那边隐约传来闷笑声,掠过滋滋烤肉声,堂本秋听到了水谷禾的最后一句话,“老子有女朋友了,再见吧单身狗!”

从小地图上,堂本秋看到水谷禾的标志变成灰色,大火将他所在的屋子整片吞没,想要杀掉外交官的小势力连忙逃出去,二楼三楼到处发生惊喊,有人找到了灭火器,结果竟然是坏掉的。

不知道是谁找到了酒店的喷洒装置,在按下去的一瞬间所有人原本松下的一口气再次提起,因为从天花板上喷出的不是水而是汽油。

精明的火焰气势大涨,借着汽油迅速攀升,芥川龙之介眼看不妙利用罗生门砸出一道供人通过的口赶忙逃出去。

堂本秋躲过炙热的火焰,他看到楼上的黄点通通化为灰色,正要借芥川龙之介留下的口出去就差点被烧伤,他要出去的地方被人添了一把火,整个酒店瞬间被火舌吞没。

确认好外交官平安无忧的安室透在外面疯了一样的看着整座酒店,刚刚那一把火正是黑麦放的,而黑麦在看到安室透保护外交官也愣住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攀上他的心头,波本这家伙该不会是卧底吧。

没有丝毫迟疑,安室透先是往河里一跳,然后向酒店里跑去,黑麦连忙拦住他,紧急道:“里面除了二锅头已经没有活人了。”

安室透的眼神像是要杀人,他带着汹涌的怒火与仇恨一拳将黑麦打在地上,没有补第二拳他就赶忙冲到火里,滔天大火吞没了安室透的身影,黑麦犹豫的看了眼安室透刚刚进入的地方,然后戴上针织帽转身离开。

身上的血条只剩下一层皮,但凡他再挨上一下都足以致命,堂本秋知道如果自己死了也不过是回到现实世界,但目前他的校长身份没有解开绑定,他真的很难想象学生们见到一个小火人的心情。

那该给学生造成多大的心理压力,烧焦的干尸出现在眼前那简直是恐怖片片场,留下终身阴影都算好的。

躲开砸下来的天花板,堂本秋看着空荡荡的血瓶和为数不多的金币叹了口气,横滨这个地方费血费钱啊,大部分资金都被他用在流浪动物身上,这回弹尽粮绝可有意思了,几经犹豫他还是选择了携带称号‘拆家的二哈’。

使用这个称号虽然会变成什么也不知道的狗,但是就像是使用第二具身体,一切状态都会回到初始。

在点击【装备】的同时,堂本秋隐约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谁会那么傻往火场里冲,他看向小地图还来不及做出表情,就失去意识陷入黑暗。

“堂本秋——”

感受到周边的灼热,安室透躲过一根燃烧的支撑物,汗水从他额头上如雨水般下落,浓烟呛得他肺部生疼,他一只手捂住口鼻另一只手艰难的扒拉地上的尸体。

这个不是,另一个也不是……

眼睛因为烟雾分泌出点点晶莹,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不远处传来动静,不顾火势安室透连忙向声源处跑去,一团火猛地扑向他,安室透身体前倾没有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看着火舌舔上自己,就在这时一个庞然大物比火更快得扑向他。

“砰——”

有尸体垫在身下因此没有感受到太大疼痛,透过浓烟安室透看到在他身上坐着一条足有八十多斤的哈士奇,此时正在灰头土脸的吐着舌头。

这个地方什么时候多了一条狗。

来不及思考这些,安室透挣扎着起身才发现狗的一条后腿被烧伤,不知道是不是刚刚为了救他才导致的,话不多说,安室透一把将八十多斤的狗扛起来继续寻找堂本秋,狗发出了一声近乎疑惑的‘嗷呜’。

“咳咳。”

身体的眩晕让安室透咬了咬牙,他绝不能在这里倒下去,二楼和三楼已经塌陷,可见之处没有站立的人,他就这样一步步朝前走,每遇到一具尸体都要停下来看看是不是堂本秋。

眼前的景象逐渐开始出现重影,恍惚中安室透仿佛看到小时候的堂本秋,那时候天气很热,七岁的堂本秋总是旁若无人的把自己脱得干干净净,嘴上说这叫解放天性,那时他就这样光着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这具不是,这一具也不是。

突然安室透在地上摸到了一堆满是血窟窿的衣服,他拿起来一看正是堂本秋今天穿的那件西装,领带、下裤、衬衫甚至是内裤,通通在地上堆在一处。

是什么状态下会让他做出这样的行为,能和他有积怨的正是港口黑手党,而且他身体有异于常人,会不会他被别人带走了!

堂本秋、诸伏秋……

我……又弄丢你了。

眼前布满黑色,安室透跪倒在地上,这样的出血量没有人有机会生还,咸涩的液体落到烫的如铁烙般的地面上,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哈士奇拥入怀中。

不知过了多久,安室透感到自己被人扯住往拖动,他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哈士奇带他到了消洗间,似乎是看到他清醒过来,哈士奇一个激动猛地踩到他心口上。

那一刻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安室透甚至和孙悟空产生了共情,为了避免哈士奇再来第二下,他赶紧重新爬起来。

只见哈士奇跑到一处隐蔽的地方不断地狗刨,安室透咳嗽了两声也跟着过去,用手将狗刨的地方扒开一看竟然是一个地道。

港口黑手党那么强大的势力怎么会不给自己留后路,不知道是不是安慰自己,安室透瞬间觉得也许堂本秋没有死,他或许通过这个地道已经到了外面,一个活着的他总比死去的更有价值。

一人一狗钻入地道,这里没有什么特别的设计,宽敞程度能供一个300斤的胖子半蹲行走,但挖的比较粗糙看样子不像长时间建立的。

等到安室透从密道里爬出来,就看到琴酒正在吸着烟,地上落满烟头,以及伏特加就在那躺着呼呼大睡。

安室透:“……”

看到安室透从密道里出来,琴酒冷哼一声,还没等安室透说话哈士奇猛地蹿出去,他灰头土脸加上身上深深浅浅的伤口显得好笑又可怜。

哈士奇非常感兴趣的绕着琴酒转了两圈,琴酒正要一脚将它踢开,哈士奇就被安室透扯了回来。

没有理会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狗,琴酒吸了口烟问道:“二锅头呢?”

“呵,我比你更想知道他在哪里。”怀里的哈士奇叫了两声,安室透掏出堂本秋带血的衣服,发出一声嗤笑,“只见衣服不见人,这家伙该不会裸奔吧。”

琴酒看着衣服眯起眼睛,他想起黑麦说过的话,如果堂本秋是黑手党的人,那他这就是功成身退,死遁了。

不可能,二锅头这家伙绝不可能是黑手党的人。

“你们也是通过这条密道出来的?”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安室透嘲笑道。

真的很难想象琴酒这个人还挺在乎伏特加的,他竟然能一路扛着伏特加到这。

琴酒冷笑一声,“这就要问伏特加了。”

伏特加不见了,他确实到处寻找却没有找到,眼见二楼着火他怕错过射杀外交官,结果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异能者,竟然能百分之百躲过他的子弹,他险些以为自己又被二锅头戏弄了。

那个异能者一个炸.弹就向他丢过来,躲避时正好遇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伏特加,他为了组织辛辛苦苦的战斗,这家伙却在这里悠闲的睡大觉。

眼见不敌,琴酒放弃了任务,观察周边地形时发现了这条通往酒店的密道。

“哗——”

安室透感受到脚上的温热,低头看到了哈士奇抬着后腿,把他当成柱子一样的撒起尿来,然后丝毫不知道自己做错事了晃晃尾巴,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竟然有几分熟悉。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股骨头疼【哭哭】希望自己是芭比娃娃可以把腿卸下来看看,朋友说我逐渐堂本秋化,只能说儿子随娘

居然写到了99章,到底什么时候能完结【看着手里的大纲陷入沉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