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长安奇玉记 > 第四十章 差事
 
  佳琪想着,武则天说过自己可以随时进宫去的,本来佳琪觉得皇宫里面凶险,把这事渐渐不放心上了,但是今日已经到了急切的时刻了。

  佳琪也只是想去碰碰运气,这次进宫倒也还顺利,自那春狩之后,佳琪名气也大了,现在进宫也没人拦着自己了。

  只是虽然进得宫来,自己却不知道怎么走了,只怪自己在西安的时候,没有好好去古城遗址逛逛,要不然这会儿也不至于像个无头苍蝇一样。

  “你怎么跑到宫里来了!”正当佳琪在这唐宫里迷路的时候,芜茜突然冒了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怎么这么巧?”佳琪想着,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这几天芜茜也没在太学里头,自己刚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就跑了出来。

  “巧什么巧!我是听宫里人议论,说那个不怕死的小姑娘又来了,想着是你,想来看看你是不是真不怕死。”芜茜没好气对说道。

  原来芜茜这几天都待在宫里,难怪没时间去太学。

  “行了,暂时死不了,我没来过这宫里几次,刚好你来了,可以给我带带路。”

  “你可真是不客气,上次给你带路是奉了天后之命,这次可是凭什么的?”

  “你不是想看我怕不怕死嘛,我去找死呢,你不一起?”

  “好呀好呀,你这么嚣张,我倒真想看看。”芜茜说着就架起佳琪要走。

  佳琪把芜茜手挣脱了,“你真要带我去找死不成,要带我去哪呢?”

  “哼!就你脑袋里想的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来,我带你去东宫太子那。”

  芜茜猜得没错,佳琪就是想进宫找太子,想通过对太子的劝说,改变朝堂中不建议出兵的大臣的想法。但是芜茜都知道了自己的想法了,那么想必自己与张逸晨的那段对话,自然是已经传到了这宫内,经过这么一天的发酵,那太子自然也有了自己的一个判断,再要劝说,可能要省时省力许多。

  佳琪这么想着,心中不免舒畅,迈着欢快的步子就跟在了芜茜的身后。

  “你二人!给我站住!”

  佳琪听着,又是这熟悉的声音,再看芜茜,像是被人踩住了尾巴一样,战战兢兢地立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待那人转到二人面前,果然是上官婉儿。

  见二人没有说话,上官婉儿道,“走吧,天后找你们。”

  佳琪没想到,自己这次的偷偷进宫,居然还惊动了天后,只希望她找自己不要有什么大事,耽搁了自己与太子的会面。这么想着就跟在上官婉儿走了。

  没走出两步,上官婉儿回过头来,眼生越过佳琪,直盯着芜茜,“你还愣住干嘛!”

  “哦。”芜茜觉得无趣,转身就要离开。

  “往哪走!跟我去见天后。”上官婉儿历声道。

  佳琪一脸迷惑,看着芜茜,她也是一脸迷惑,怎么还有芜茜的事呢,两个人一起见,这还是头一次。

  但是两人都怕上官婉儿,也不敢多问,只得一前一后,乖乖地跟在了上官婉儿的后面,朝天后处去了。

  这一次没有了接引太监,也没人在佳琪耳旁教她规矩,只有三人窸窣的脚步声,反而有些不习惯,从这一路走来的样式和布局看,她们此行的目的地,应该是天后的住处。

  果然,穿过一大片由假山水池修饰的园子,来到一座幽静的宫殿深处。

  待殿门口的太监通传之后,上官婉儿立在了门外,由通传太监带着佳琪二人,穿过一道长廊只后才来到了厅内。

  只是让佳琪没想到的是,这次除了天后,太子就坐在天后的下面。

  待佳琪学者芜茜的样子,朝天后、太子行礼毕。

  “行了,你们二人,什么时候这么懂事了!”武则天看着上官芜茜,笑着道,“又是婉儿那个小蹄子吓唬你了吧。”

  上官芜茜虽然调皮,但也不敢在武则天面前告她姑姑的状,知天后看透了一切,只痴痴地笑笑,像个小孩子在老奶奶跟前一样。

  “至于你……”武则天收起了对芜茜的那般慈爱,眼神变的严肃起来,“你可从来都是喜欢惹事的。”

  佳琪看这架势,太子也在场,又听得武则天这么说,想必是与自己在太学的一番言论有关。那既然天后找到自己了,想来是这事有些眉目了,心里一阵得意。

  佳琪激动的立马朝着上面行礼,刚想说请天后恕罪,想起上次在朝堂上被武则天一顿数落,赶忙将那句话咽了回去。

  “天后明鉴,草民一向尊礼守法,从不造次。”佳琪自以为自己如此回答,天衣无缝。

  “朕还没糊涂。”武则天说完这句,看了看边上的太子,“太子也没糊涂。朝堂之事,岂容你在此信口开河。”

  佳琪听这么一说,整个人一下就蔫了,这是武则天用天子之威来压自己呢,即不让自己在南诏之事上多言。

  佳琪心里不服,只想据理力争。

  “天后!”

  武则天摆手将佳琪打断。

  “你既然这么喜欢掺和,那朕也给你一次机会,给你安排一个差事,你可敢接。”

  啥呀,自己来是求天后太子帮忙的,这倒好,还没开口求你呢,先把自己给搭上了,佳琪心里嘀咕着。

  “怎么?不敢了吗。”见佳琪呆在那不说话,武则天催促道。

  “有什么不敢!只是我答应了,天后也要答应我一件事。”佳琪最受不了有人激自己,听武则天那么说,自己脾气上来了,也不管是什么事情,自己就先答应了下来。

  “放肆!”见佳琪这么无理,居然敢向天后提要求,太子看不下去了,怒斥佳琪。

  “无妨。”武则天倒不介意,朝太子说道。又看向佳琪,“朕觉得你还是先听听,让你做什么吧。”

  “那陛下要我做些什么?”

  “你说的话虽然粗陋,但也有两分道理,南诏之事,我天朝不能不管,但也不能全管。真出兵南诏此时不合时宜,朕欲派遣使节前往南诏,不管南诏局势如何发展,也当宣扬我天朝国威,好教化那彝蛮之人。”

  原来朝廷是这样想的,这和佳琪的预期差太远了,就一个使节队伍,怎么能救出念念,而且天后明确说了,不管那局势如何发展,也就是不打算阻止他们之间的内战了。

  正当佳琪陷入自己的沉思当中,武则天后面一句话把她拉了回来,只不过这一把拉得太狠了,径直将自己摔在了地上!

  武则天说的是……

  “这南行正使的差事,就由你担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