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秋裤需要吗? > 第十九章 杀人
 
  十三年前,杨华刚满二十五岁。她美丽,出挑,才思明捷,大学一毕业就嫁给了大学同学鲁芒。

  鲁芒对杨华百般呵护,为他能够娶到这么一个集齐温柔贤惠美丽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感到由衷的庆幸。

  杨华是一个事业心极强的女人,哪怕是嫁给了鲁芒,也毫不松懈。边工作,边努力学习,考上了C大金融MBA。

  尽管对杨华依依不舍,但鲁芒还是愿意支持她,理解她。再加上C大就位于他们的居住地C市,如果想念的话,可以随时见面,不会因为异地恋而感情生变,于是,杨华去C大读书得到了家里所有人的支持。

  在C大读书期间,杨华认识了萧山。杨华的美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让萧山等一众男生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尽管杨华告诉了他们她已婚的情况,很多的追求者都退却了,但这却不包括萧山。

  杨华喜欢参加活动,在大学期间就是学校的主持人。到了念MBA的时候,新年晚会主持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杨华头上。至于萧山呢,他和杨华有着相似的经历,成为了新年晚会的男主持人。

  两个人时常在一起排练,相互之间居然产生了朦胧的情愫。杨华和鲁芒结婚已经三年有余了,两人的感情由热烈变为平淡。从前对杨华百依百顺,一切以杨华为中心的鲁芒现在更侧重于发展自己的事业。很多时候,杨华想要和鲁芒一起去浪漫,却苦于两人都没有时间,久而久之,她也对这段感情也有些冷了下来。

  萧山不一样,从他那双直勾勾只盯着杨华的眼睛里,从那深情的眼神里,杨华感受到了浓烈的爱意。不同于鲁芒的细水长流,萧山的感情像是火山爆发,天崩地裂。杨华渴望被宠爱,如果鲁芒做不到,那么从萧山那里得到也是可以的。

  渐渐的,杨华看萧山的眼神,也变得情意绵绵起来。

  得到了回应,萧山就更加大胆放肆了。在当天主持新年晚会完美收官后,萧山大跨步走下舞台,之后手捧一束玫瑰送给了杨华。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轻轻吻了一下杨华的额头。

  同班同学把萧山拉在一边,说:“杨华是结过婚的人了,孩子都有了,她是不可能和她老公离婚的,你怎么办?”萧山固执的说:“爱情可以冲破一切障碍。”同学扶额,为这个飞蛾扑火一样的愣头青伤神。

  当天晚上,萧山就邀请杨华去他的房间——学校附近的出租屋小坐,杨华一口就答应了。在出租屋里,萧山准备了一桌好酒好菜,为两人庆功。酒过三巡之后,萧山开始不老实起来,对杨华有些毛手毛脚,杨华稍作挣扎,也就半推半就了。

  第二天,杨华回到了宿舍,却发现鲁芒等在宿舍门口,手里面提着杨华最爱吃的豆浆油条,烦躁的走来走去。“你到哪儿了?”鲁芒见到杨华,一上来就气冲冲的问道。

  “我,我去,去学校食堂吃早点。”杨华目光闪烁,有些支支吾吾。

  “吃啥早点,学校食堂还没开门呢,怎么电话都打不通,说,到底去了哪里?”鲁芒是最懂得杨华的人,一看这种情况,就对不会撒谎的杨华使诈。

  “我,我去,去——”杨华说不出来个好理由,此时她的脑子乱作一团,顾不上想学校食堂到底有没有开门。

  鲁芒上前,一把拉开她遮挡脖子的头发,脖子上面情到浓时留下的点点红斑出卖了她。

  “是谁,到底是谁?”鲁芒的眼睛都红了,狠狠推了杨华一把。

  杨华软塌塌的往地上一歪,坐在那里,开始哭了起来。

  鲁芒没有多少怜香惜玉的心思,继续质问她。

  “是,是萧山,晚会后他让我一起去他那里庆功,没想到,就——”杨华捂着脸,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

  鲁芒牙齿咬的嘎吱作响,“走,我去找这个WBD算账”,他拽着杨华的胳膊,连拖带拉,一路走到了萧山的出租屋。

  “嘭嘭嘭”出租屋的防盗铁门被敲的都快松动了。

  “谁呀?”晚上没睡好的萧山正在补觉,睡眼惺忪的打开了门。

  “你还有脸睡觉。”鲁芒上去就是一拳,正中萧山的面门。萧山没有招架住,只能勉强抓住了沙发,才没有后脑门着地。

  “不要冲动”杨华拽住了鲁芒的衣袖,劝他好好谈一谈。

  尽管气血上涌,鲁芒还是停了手,听从了杨华的劝告。

  挨了打的萧山眼圈迅速红肿起来,鼻子上流着血,他随手扯了一大团卫生纸,擦了擦,脸上留下了淡淡的血印子。

  没有人挨了打还能心平气和,萧山身上的T恤被拽掉了一枚扣子,领口揉搓成一团,咧着,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他气不过,又处于不占理的一方,只是闷声坐在那里,头低垂,身子前倾。

  “你说,你把我老婆怎么样了?”鲁芒没好气的说。

  “你这个XX养的,臭不要脸——”鲁芒骂出来一堆不健康词汇,越骂越生气,丝毫没有解恨。

  “你骂我就骂我,别骂我妈”萧山也是有脾气的人,他解恨似的说:“别看杨华在人面前装,她和我那天晚上可——”

  没等萧山说完,鲁芒上去就是一拳。萧山敌不过他,就往里屋跑。杨华又开始劝,死死抱住鲁芒的腿,不让他去踹萧山。鲁芒看到杨华话语里透露出维护萧山的意思,气的对萧山又是一拳。“等着,我去告你强奸我老婆”鲁芒的一番话正中萧山的死穴,一旦被认为是强奸犯,那后果是相当可怕的,这意味着失去光鲜体面的工作机会,失去成家立业的择偶优先权,被亲戚朋友指指点点,父母的颜面尽失,哪怕是多年后他的孩子还有可能遭到歧视。

  萧山彻底认怂了,他向鲁芒做了保证,以后再也不去招惹杨华,写了一千字的保证书,签了字,按了手印,亲自交给鲁芒。

  萧山的认怂没有让鲁芒感到心情好转,妻子的受辱让他痛恨不已。坐在客厅里,他一根一根抽着烟,直到傍晚都没有丁点饥饿感。杨华看到他坐在那里,也就放松了警惕,突然,趁杨华不防备,鲁芒冲到了萧山所在的卧室,一把把门关住。任凭杨华拍打门板,哭闹哀求,都无济于事。“呆在那里,我和他的事我们两面对面解决。”杨华没办法,只能坐在沙发上等。

  过了一个小时,鲁芒出来了,他双眼失神,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只对杨华说了一句:“走,回家吧!”杨华看到萧山没有出来,感到这件事情不对头,但还是听从了鲁芒的指挥。杨华能做什么呢,只是小声的抽泣了起来。

  谁都没说什么,当天晚上,杨华和萧鲁芒来到了A市,隐姓埋名,报考了CPA资格证,只捡那些考核不严格的小公司打工,要的薪水也低,隔三差五换一家公司。在报纸上,电视里,他们看到了萧山的死讯,以及他们两人的通缉令。但是到现在,已经十三年过去了,一切都那么平静,两个人都认为没事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杨华打了十三年来向家里打的第一通电话,她实在是太想念父母和儿子了。也就是这通电话,让警察追查到了杨华的踪迹。

  民警不敢贸然行动,害怕打草惊蛇,他们商讨了对策。由一位年轻女民警以查户口为由去杨华家里探个究竟,看看两个人和照片上是否相似,其他人在外面埋伏。

  “噔噔噔”敲门声响起,“谁呀?”“警察,人口普查的。”

  鲁芒把门拉开了一个缝,警觉地看着周围,确实只有一个女警察,他放下心来,开了门。

  女民警想要查两个人的身份证,两人面面相觑,随意撒了个谎,说是小孩把身份证拿去玩弄丢了。女民警表现出相信他们的样子,转身,出门。

  就在女民警即将把门关上的时候,其他埋伏的警察冲了进去。

  鲁芒反应极快,掏出一把水果刀,比划着:“谁敢上来,我就捅谁。”

  见杨华呆呆的站在一边,他气急败坏的说:“你今天不帮我,以后一辈子都别想见儿子了!”

  面对异想天开,想要把警察吓住跑路的鲁芒,几个民警三下五除二就把他制服了。

  杨华太想见儿子了,瞅着这个空档,居然乘人不备,跑了。她一路跑,后面的警察一路追,没过多久,就把她抓住了。

  秋裤再一次接到了警察的电话,让他去派出所做个笔录。他犯了什么事呢?应该没有,他最近还是很安分守己的。那一定是鸡血哥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打人了。想着这个老大难,秋裤还是决定以教育为主,控制为辅,路过饰品店,他买了一大盒皮筋,作为给鸡血哥的礼物。

  到了那里,才发现善良夫妇戴着手铐,坐在那里,一脸的释然。

  秋裤的大脑转的再快,也不能理解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警察的解释后,秋裤才终于明白,所以说,善良夫妇就是十三年前的通缉犯,杀死了萧山的杨华和鲁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