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我居然是这种身世周小昆赵依然 > 1075 文斗
 
做买卖?

老子信了你的鬼!

潘凤可是没少听这位旬夫子的传闻,这位夫子可是很对得起他们文脉的名字,贵己!

只要是被这位夫子看中的东西,能花钱买就买了,若是对方不肯卖,那可就不是普通买卖了,而是人命买卖。

十几年前,因为一件法袍这位夫子便用了手段导致一个小宗门彻底消失了。

所以潘凤即便有与旬竹掰手腕的实力,但只要不是万不得已,他都不愿意这样做,因为会没命的。

周小昆却是满不在乎,而是笑着问道:"旬夫子想要什么不妨直说了。"

"我要剑冢洞天。"

旬竹低着头摆弄着手腕上戴着的江诗丹顿腕表,这块表其实是定制的,全世界就这一枚。后来又被他以秘法炼化,天材地宝消耗了极多,最终打造成了一件半仙器的法宝,据说是可以短暂影响光阴长河!

周小昆直截了当的说道:"不卖,换一个吧。"

"好,那就换一个。"

旬竹也不意外,笑呵呵的说道:"既然不卖剑冢洞天,那便卖命吧。"

说着话,旬竹身子前倾,手肘拄在大腿上,笑眯眯的说道:"周小昆,你的命值多少钱?"

"那你可买不起。"

周小昆咧嘴一笑道:"在剑冢洞天想要我命的可都是剑修,但是还是活的好好的,你说气不气啊?"

一旁坐着的潘凤有点头皮发麻,这俩人上来便要做人命买卖了,看这架势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一般。

其实潘凤的修为也不低,但是他却从来没在外人面前展露过,因为这是他留着的底牌,所以不想在这俩人面前就给暴露了。

可是这两位若是真打起来,他怕是就要被殃及池鱼了。

谁知道旬竹却是一笑,然后问道:"那么周小昆。我们文斗还是武斗?"

"都随旬夫子您。"周小昆神态自若,像是根本没将面前这位名声狼藉的旬夫子当回事一样。

旬竹点了点头道:"那,咱先文斗?"

"可以。"周小昆一笑。

旬竹沉吟片刻,道:"既然我是贵己文脉的夫子,那么便已当年杨朱学派被打压来文斗,你觉得可以吗?"

"可以。"周小昆似乎没在怕的。

潘凤就纳了闷儿了,这周小昆的资料他可是看过的,大学是上过,可学习也就那样吧。

而且现在学生读书哪能跟一个文庙夫子比,一个说现代科技,一个讲儒家圣贤书,两人就鸡同鸭讲吗?

旬竹已经开口道:"其实我一直认为,当年亚圣与墨子是刻意对杨朱学派进行了打压,他们怕地位受到了威胁。私心颇重。"

"不见得吧。"

周小昆淡淡一笑,说道:"杨朱的学问都是好学问,贵己与重生,我都很看重,而且深以为然。便是那个最著名的一毛不拔,其实我也是持反对意见的,说什么取一毛而利天下,这身就是一个挨揍的假设,也难怪当时杨子连理都不想理,这要换了是我一定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既然取一毛便能利天下,你他奶奶的就拔自己的毛去,有问老子的时间能不能把自己拔成秃子?按照现在的话来说,这就是道德绑架,而墨子的那位弟子叫什么来着,滑溜里脊?不管了,反正我就是觉得他很像现在的网络喷子,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指责他人,别人不理他便以为自己是对了,便到处诋毁,这种人我是最看不起的。"

什么他妈的滑溜里脊,人家叫禽滑厘好不好?

潘凤脑瓜子都嗡嗡地,心想你这哪是文斗,完全是替对方说好话啊。

旬竹倒是忍不住笑了笑道:"这个滑溜里脊有点妙。"

"这都不重要。"

周小昆笑了笑继续说道:"可我虽然赞同,而且许多时候做事情也是以此作为行事准则的,但是我却不赞同你的说法。亚圣与墨子有私心吗?我看没有。为什么?因为杨朱学派很适合少部分人去学,而且成就一定不低,但若是这个学说推广出去。整个社会的风气都变成了贵己,那么世界上的所有人就都是自私鬼了。就如荀子当年提出人性本恶,难道说的不对吗?其实说的太对了,我们不妨想一想,如果人性本善,那么圣贤书为何还要教人向善?可为什么还是亚圣出面把荀子给怼了,难道真的是因为人性本恶与人性本善势同水火?不是不是的,我时常在想,亚圣甚至都赞同人性本恶的学说,可为什么还要打压?因为我们的先贤们,要在世人心中种下善的种子。"

"你也可以说这是一种洗脑,从小便灌输人要善良,要远离罪恶,甚至善恶都是儒家先贤定制的。"

"可是需要又如何?"

"我们的世界从来需要的都是安稳,而不是所有人生下来就如斗鸡那般。"

"所以杨朱学说也好,人性本恶也罢,都是好学问,但却不能用来教化世人,不能形成风气。"

"就像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世界,物欲横流,金钱凌驾于尊严。"

"一个小屁孩会认为一百万就是小钱。"

"因为网络上充斥着太多不健康的东西,炫富的视频,不负责任的鸡汤,其实这些都是在给小屁孩洗脑。"

"而且你也看到了,现在的社会,其实已经在向杨朱学说前进,几乎每一个人都想做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在成为利己主义者的同时,人性本恶的也就越来越真实了。"

周小昆说道最后,忽然问道:"旬夫子你说说,世道已经这么坏了,为什么就没有如亚圣如墨子那般的先贤站出来怒斥?"

振聋发聩!

潘凤竟然有振聋发聩的感觉,因为这小子虽然说话很糙,可却句句在理,连他一个圣贤书没读过几本的人都深以为然。

弱势这世道人人都是利己主义者,人人都以人性本恶为傲。那这世道可就真的坏了。

可是。

潘凤再仔细想一想,也还是如周小昆所说的这样,这个世道已经坏了。

看似在森严的法度之下,可实际上却又处处都显得那么的礼仪崩坏。

倒是旬竹默不作声,他盯着眼前的年轻人看,忽然说道:"你到底读了多少书?"

"这番话与读了多少话还真的没有啥关系,要看走了多少路。"

周小昆笑呵呵的继续说道:"而且杨朱学派真的只是我们看上去那样吗?我看不是。有那不拔一毛利天下。是不是也有一个不取一毫损天下呢?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现在的贵己文脉都不是很在意杨子他老人家当年到底要传达什么学说给天下人,而是要用贵己两个字来满足自己的私心。"

旬竹挑了挑眉毛,隐隐有了怒意。

潘凤屁股抬起来一点,打算这两位在干起来之前便跑。

周小昆却像是没看到旬竹发怒了一样,继续说道:"我为什么就要卖剑冢洞天给你?是因为文庙将培育剑修的重任交给你贵己文脉了,所以我便必须要卖给你?"

"文庙要培育剑修也是要面对大荒妖物。你将剑冢洞天交出来,便是在救天下苍生,而且老子又不是不给你钱,玉璞钱还是法宝,老子随便你开价!"旬竹勃然大怒起身指着面前的年轻人,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了,可是今日便要控制不住了。

周小昆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天下苍生又岂是一座剑冢洞天能救的,老子我今天就是要不拔一毛!"

砰!

旬竹直接坐在了椅子上,因为他无法反驳,这周小昆话说了一圈,硬生生是用他们贵己文脉的学问来解决了麻烦,如果此时他若是再说些什么,那便是否认了自己的文脉的学问,那么从这些学问中所得到的境界修为便会瞬间化为泡影!

大道就是如此玄妙。

周小昆一笑道:"旬夫子,你喜欢就说你喜欢的,不要非得带上你们文脉以及天下苍生,想想吧,您都是活了几百年的人了,难道还要这么虚伪吗?"

旬竹呼吸急促,咬着牙说道:"好,便是我看中了这剑冢洞天。我就是喜欢这剑冢洞天,你卖也不卖!"

"不卖不卖。"

周小昆摆了摆手说道:"旬夫子你这智商是不是有问题,夫子你把文庙和天下苍生都搬出来了老子都不卖,凭什么你喜欢老子就要卖?"

"你!"

旬竹伸出并拢双指抵住眉心,他竟然险些被一个小兔崽子用言语说的到新崩裂!

这一刻,恶旬竹与潘凤仿佛在周小昆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阿良!

又他妈是一个狗日的!

旬竹平复了心境中的惊涛骇浪之后。咬着牙说道:"周小昆,文斗到此结束了,老子现在要文斗!"

"结束了吗?我不认为,因为我还有话要说!"

周小昆却是自顾自的说道:"旬夫子,我且问你,若是我真将这剑冢洞天给了你,那么你又会拿着剑冢洞天做什么?"

"培养剑修!"旬竹咬牙切齿道。

周小昆冷笑一声道:"又虚伪了不是?如果你不虚伪,你为何不直接说全了?你便说你要这剑冢洞天,便是要培养剑修为你所用,待到九州天下重现之后,你便可以立刻开宗立派成为剑修如云的一宗之主?而且你还能利用剑冢洞天来制造品阶极高的飞剑,倒是人才两得,那不是爽歪歪吗?"

"周小昆你他妈……"

周小昆一摆手打断了旬竹爆粗,然后道:"文斗你不是对手的旬夫子。所以我们还是武斗吧,不过在武斗之前,我决定先破个境!"

刹那之间,周小昆全身拳意流淌,拳罡更是如同实质一般。

天空之中金色武运化作数不清的金龙,一时间竟然是遮天蔽日!

周小昆起身指着天说道:"旬夫子,你可曾见过以最强宗师境界破镜之人。又这等天地异象?"

"来!"

周小昆双臂一阵,天空之中武运金龙蜂拥而至,灌入周小昆的体内。

刚刚还是宗师境界的周小昆,此时却已经是泰斗境界,而且因为武运傍身,竟然是险些将周小昆的泰斗境界拔高到了巅峰!

如果不是周小昆可以控制,恐怕就是一破两境界了!

周小昆笑望向那旬竹道:"旬夫子,来吧,我们可以武斗了!"

"便是泰斗境界又如何?"

旬竹冷笑了一声,他说道:"虽然我没有跻身地仙之列,可却已经是归真境界的练气士了,会怕你不成?"

"在这当然是不怕的。"

周小昆收起道决,默念口诀,随后道:"旬夫子既然对剑冢洞天心心念念。那么我们便去看看剑冢洞天好了!"

顷刻之间,三人眼前事物一变,竟是来到一座雪山之巅。

而且空气之中,竟然是有丝丝缕缕的剑气,若非利用灵气抵御,便会在呼吸之间伤及气府窍穴。

潘凤再也不能隐藏修为了,连忙将灵气释放出来。这才稳住了心神。

旬竹四处看着,忽然便笑了,他说道:"周小昆,你带我来剑冢洞天,便等于是将剑冢洞天送给我,因为我随时可以在这里改天换地更换天地规则!"

"你试试吧。"

周小昆负手而立在山巅旁,看着下方的群山。

旬竹信心满满的想要使出儒家圣言术,可却发现这方天地的规则却不为所动,根本就不理会他。

"这是为什么,不可能,不可能的!"旬竹惊慌失措。

周小昆一笑道:"因为剑冢洞天是一件法宝,而我正是法宝的主人,也许你听说这个说法了,可你是不是一直不太信?那么,现在我便让你相信!"

只见周小昆随手一挥,天地之间的剑气便凝聚到了一处,然后化作一把长剑,直接向旬竹劈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之后,旬竹已经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地他身上的物件。

周小昆随手一挥,便将旬竹留下来的法宝都收入囊中,然后笑眯眯的看向了潘凤问道:"潘凤先生,你想找我做什么买卖?"

"啊?"

潘凤整个人都傻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啥也不想买了,只想立刻离开这里。

周小昆也不再废话了,一挥衣袖便离开了剑冢洞天,同时也将潘凤带了出来。

"潘先生。现在是不是该说说,你为什么要一直针对我了?"周小昆重新坐在了太师椅上。

潘凤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最终还是选择说了实话,他说道:"你生母李秋珍,是我的妻子,这便是我要杀你的原因!"

"原来如此。"

周小昆一直以来都没有去查生母的资料,一来是为尊者讳。二来是原本没机会查后来有了机会又没时间查。

周小昆说道:"你潘家作为上京大族,可是妻子却有一个在外面的儿子,这让你非常的不爽对吧?尤其是我这个儿子还不是很优秀,甚至是在你眼中很低贱,你就更不能接受,甚至觉得这是你的耻辱,没错吧?"

"没错!"

潘凤将心中的话说出来之后。心中对这个年轻人的恐惧也减少了几分,他说道:"周小昆,今天我们把话说到这里了,那么我便将话挑明了说好了。当年娶你母亲,其实我不说你也知道,那是一桩联姻,关乎于两个家族的荣辱。所以我知道你母亲不会爱我,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所以便打算就此相安无事罢了。可是你母亲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结婚没多久我便无法自拔了,后来我又知道了她的过往,这便像是一根刺扎在我心里,不将这根刺拔掉我过不去这道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