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你得对我负责 > 第96章
 
剧组两位主演的休息室, 是单独分开的。

薄初这间休息室分为里外两间,外间是化妆的,里面有一软塌,拍完戏可以小憩一会儿。

沈西临坐在软塌上, 将薄初揽坐到自己的腿上。

唇齿纠缠, 气息逐渐地浓烈起来。

两个月没见, 薄初想念与沈西临的接触, 故而也默许了他的胡作非为。

绵长的细吻之后,带着凉意的唇也开始变得滚烫起来。

沈西临贴着她的唇角缓缓下移。

另一边, 也解开她旗袍开叉口的扣子, 将其摞到腰间。

薄初在影片里基本是旗袍穿搭, 身上这件暗红色的偏妩媚多情一些,旗袍开叉到了大腿中部, 走起路来,莹白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 艳骨天成一般。旗袍腰身收的很紧,更是将身形勾勒的纤秾合度、娉婷婀娜。

薄初双手撑在他的肩膀上,呼吸有些紊乱,“沈西临。”

她有些无力地喊了他一声,被他的胡作非为弄的有些脸红, “下午还得穿这身旗袍拍戏, 不能弄脏。”

“嗯,我知道。”

沈西临停下动作,看着她的眉眼,声音偏哑,明显带着欲。



沈西临来探班这事,很快就传遍了全剧组。

两人在休息室待了一两个小时, 也没人来打扰。

沈西临帮着薄初系旗袍纽扣,视线落到她清秀的锁骨上,上面还残留着暧昧的痕迹,她皮肤白,一点点痕迹都能看出来。

他眼神偏暗,喉结轻滚了下,移开了视线。

“饿不饿?”

沈西临帮她系完了扣子,又帮着理了理裙摆上的褶皱。

薄初没应,而是低头看了眼时间。

这会儿已经一点多了,她摇了摇头,“我得去拍戏了。”

“你在休息室等我,等晚上我们一起回民宿?”

“或者,你先回去,我拍完戏就回来?”

沈西临皱眉,答非所问,“还有半小时。”

“嗯?”

他顿了下,继续说:“我让小周送些午餐过来,吃完再去拍戏。”

薄初刚想说算了,肚子就不配合地咕噜了声。

“……”

沈西临听见这身,笑了下,“看来,你这肚子不听你的话。”

薄初不再坚持:“嗯,”

沈西临过来探班,是有给剧组带午餐过来。

很快,小周就把他给薄初准备的那一份送了过来。

午餐送上来后,薄初才真发现自己有些饿了。

吃完饭,薄初被化妆师拉过去化妆。

她上午的妆容没怎么乱,只需要补点口红就行。

下午的戏份是和谷思媛一起的。

沈西临没离开,而是和孔昊穹坐到了摄像机后。

孔昊穹看着显示器里薄初的表现,赞叹一声,“小初这演技不错啊,你平时有没有帮她?”

沈西临视线落到薄初的身上,唇角掀了掀,满目的柔情,“她本来就是个努力的人,我不需要特意去帮她。”

孔昊穹啧了声,“你们小两口,这恩爱秀的连我都羡慕了。”

沈西临笑意不减,没应。

孔昊穹又道:“刚进组那会儿,我问起她你的情况,她可对你一阵夸赞。”

沈西临薄唇轻启,“是吗。”

他视线不移,落到薄初身上的眼神,越发的柔和。

-

下午一共三场戏,都是爆发比较足的。

拍完后,已经入夜了。

这边气候极端,白日里艳阳高照,到了晚上。温度就降到了十来度。

薄初喝了一口阮乐递过来热水,又看向沈西临那边。

今天下午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剧组里,这会儿孔昊穹正拉着他说话。

谷思媛手肘蹭了蹭她的肩膀,笑得揶揄,“我今天下午可留意了,沈老师一直在看这里。”

至于看的是谁,不言而喻。

薄初收回视线,不自觉地抿唇笑笑。

谷思媛又说:“我可还记得,一年前在横店,你说你们只是普通同学,如果不是看了之间的采访,我还就真被你们骗了。”

薄初无辜地看着她,“那时候,我们确实还只是高中同学。”

之前《时光恋人》的宣传直播,因为她说的那个秘密,现在全网都认为她和沈西临是双向暗恋。

但,事实好像真的如此。

她顿了下,干脆转移了话题,“晚上没戏了,我就先去卸妆回民宿了。”

谷思媛幽幽地叹了口气,“真羡慕你下班了,我还得在这儿打工呢。”

虽然薄初下班了,但她晚上还有两场夜戏。

薄初的妆相对于谷思媛来说要浓得多,卸妆花了将近半个小时。

卸完妆,和孔昊穹谈事的沈西临也回来了。

“你和孔导说了什么啊,怎么谈了这么久?”

沈西临:“跟他讨论了下剧本。”

薄初咦了声,不解地看向他。

沈西临解释:“电影里有几个点他拿不准,想问问我的意见。”

两人也合作好几部戏了,孔昊穹知道沈西临看剧本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而且旁观者的思路往往要比当局者清晰许多。

薄初了然地点了点头。

沈西临看了眼手腕的手表,“那先回酒店。”

“嗯。”

两人跟剧组里的人打了招呼,便回了民宿。

民宿是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定的。

这边没有像样的酒店,要住酒店的话,得开两个半小时的车。

因此,剧组就定了当地颇具民族风情的民宿。

从拍戏到现在,薄初和沈西临都还没吃晚饭。

一回到酒店,她就让人送来了晚饭。

但她忘了备注,送来的晚饭里有好几道菜都加了切碎的鱼腥草。

她在这里拍戏两个多月,依旧吃不惯鱼腥草。

沈西临见她皱眉,开口道:“先吃没有鱼腥草的菜,剩余的我帮你挑出来。”

这鱼腥草切得碎,要是一根一根地挑出来,这顿晚饭就别想吃了。

想到此,薄初便按住了他的手,“没关系,我只要不夹鱼腥草就行了。”

幸好这鱼腥草味道虽然大,但它只臭自己,对于其他菜没什么影响。

沈西临手顿了顿。

薄初将筷子递给他,笑盈盈道:“先吃饭,我饿了。”

沈西临接过了筷子,停了半秒,还是应了声,“好。”

今晚,薄初点的菜都偏辣。

来这边这么久,她吃不习惯鱼腥草,倒是习惯吃辣了。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说着话。

薄初亲眼看见沈西临夹起了一根切碎的鱼腥草,若无其事地放进了口中,她顿时便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沈西临自是瞧见了她的神情,莫名道:“怎么了?”

薄初惊讶的表情未收,纳纳开口:“你不是说鱼腥草不好吃吗?”

沈西临点头嗯了声,“是不好吃。”

他顿了下,“但,还可以吃下去。”

“……”

薄初又想了想,他好像是除了姜,其余的东西,他都不会挑剔。

薄初看向餐盘里切碎的鱼腥草,稍顿,她鼓足了勇气一般,也跟着吃了一根。

“!”

刚咬了口,她就连忙吐了出来,眉头瞬间拧巴在一起。

不行,这东西她还是接受不了。

沈西临失笑,递了一杯水给她,“吃不下还吃?”

薄初接过水杯,仰头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大口,“我这不是,也想和你一样不挑食嘛。”

喝了两口水后,她这才好受了些。

沈西临放下筷子,看向她,语气认真:“我不需要你和我一样,我希望你有你自己讨厌的或者喜欢的。”

他抬手,抚了抚她的头,“我也希望,你在我面前,能够肆无忌惮地娇里娇气。”

薄初接收到沈西临的目光,有点儿滚烫,火星落到她心口,以至于星火燎原。

沈西临收回目光,重新拾起了筷子,“再不吃,菜就凉了。”

薄初:“哦。”

她低下头去,扒拉着碗里的饭。

稍刻,旁边的餐盘里突然夹过来一块鱼肉。

“我记得你喜欢吃这个。”

她顺着鱼肉,视线移到了沈西临身上,不由地弯唇轻笑出来,“嗯,喜欢。”



沈西临来探班的事,自然瞒不住。

就一晚上的时间,营销号的文章就放了出去,热搜上明晃晃地挂着瞩目的词条。

沈西临探班薄初

现在两人关系公布,cp粉也不用只敢在超话里发帖了,大着胆子在微博上嗑cp。

“我记得老父亲昨天新戏才杀青啊,没想到今天就来了西南小镇,这两座城市隔了大半个中国,老父亲的动作也太快了吧。”

“跨越了半个中国只为见到你,呜呜我又磕到了。”

“之前七夕节两人没有在微博上互动,就有营销号造谣两人分手了。就这么还分手?现在的营销号懂两个字就胡说?造谣不要成本?”

“我听说两人已经领证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父母爱情yyds!”

“领证?不会这么快吧?他们才公布恋情没多久啊。”

“恋情虽然才公布,但你们想想,从高中到现在快十年了,不算晚了。”

“老父亲老母亲这对竹马+天降的设定,我真的太嗑了。”

“……”

吃完晚饭后,薄初窝在沙发里看剧本,微博的热搜她没注意,只是阮乐给她提了一嘴。

闻言,她便看向了正在开视频会议的沈西临。

“姐,那微博上要不要压评?”

薄初:“不用,又不是什么坏事。”

阮乐应声,“好的。”

挂了电话,薄初手指点了点手机,亮起了屏幕。

她打开了微博,编辑好词条,在相册里找了一张中午照的奶茶照片,发了微博。

薄初v:奶茶喝得有点多,睡不着【图片】。

发完微博,薄初就将手机息了屏,继续专心地看剧本。

正看着,眼前光线一黯,紧接着剧本就被眼前的人抽走。

薄初咦了声,不解地看向了沈西临,“你忙完了?”

沈西临没回,而是直接抱起她。

“欸?”

沈西临直接将薄初抱到了床上,“陪你睡觉。”

薄初这才恍惚地想起来,他在回应微博上的话。

她忍不住笑,“那等我睡着了,你才能去处理公务。”

沈西临掀开被子也躺了进来,“嗯。”

薄初心满意足地钻进他的怀里,又蹭了蹭他的胸口。

“那我睡觉啦。”

沈西临刚洗完澡,身上带着一股浅浅的沐浴露的香味。

这香味萦绕在身边,像是天然的助眠香。

薄初闭上眼,没过多久,就去和周公约会了。

沈西临看着薄初恬静的睡颜,拿起了手机,找了张带着月亮的照片,也发了微博。

沈西临v:现在睡着了【图片】

作者有话要说:  想买一辆劳斯莱斯,但怕上路时翻车。

嗐,如果我买了,就在wb上嘀嘀一声,到时候想坐副驾驶又不怕翻车的同学就可以来找我。

·

感谢在2021-09-12 23:31:33~2021-09-14 22:54: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oreo、林彦俊老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6450580 68瓶;开心一整天 50瓶;嗷嗷兮兮 46瓶;咕咕子、mmmmm、sinvana 10瓶;小豆 2瓶;雯雯想睡觉、不倒翁!、大白、清筱、lin、故城旧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