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快穿之炮灰奇兵 > 第201章 鬼仙大人的心尖宠(16)
 
  司机是看不到林静庭的,见她回头,奇道:“后排有什么?”他就感觉这女人自打上车后就一直通过后视镜看着后排。

  楚念:“没什么,我……就是有点睡落枕了,脖子刚刚感觉能动,所以想多动几下。”

  原来如此!司机松了一口气:吓死他了,还以为身后有什么他自己看不到的东西呢!

  到了医院李飞白的病房,楚念发现李飞白的父母和妹妹都在。这一家子早就被李飞白从家乡接到城里来,而且还养在别墅里。

  像李妹妹,都二十五六了,在一所成人大学毕业快两年了,还是不工作,整天由李飞白养着,好吃懒作就算了,还特别讲究吃穿,要名牌要开豪车,拿着他哥的钱在外面胡花,喜欢美男就一口气包了好几只丫。

  其实这些都没什么,谁有条件会不讲究享受呢?

  但她为了自己这样享受,为了让自己哥哥能一直这么养着她,就一直反对哥哥结婚。不但如此,她还经常蛊惑哥哥跟她一样当海王,把原主白念这个女朋友给踢了。

  最好笑的是,李家父母对李妹这么荒唐的行为丝毫不加制止,还以不喜欢白念为由也在一直反对李飞白结婚。其实他们就是不想让李飞白成立独立的家庭,对象换成陈情晴也是一样的。

  楚念想到李飞白这一家子,讲真,感觉自己穿越来的时间是在白念和他分手之后,还算比较幸运,不用跟这么一家人打交道。

  可是她虽然这么想,但,貌似李家人还不知道她和李飞白已经分手了。

  看到她来,李母老脸一沉,喝道:“白念,你怎么搞的,自己男朋友病成这样,你现在才来。你知不知道情晴作为同事和同学,都在这里照顾他两天了?

  我早就说过,你这个女人照情晴差远了,哪哪儿都不如人家,还非得霸占着我们家飞白。要不是你这个所谓的女朋友杵在这里,飞白和情晴说不定都结婚了。”

  楚念撇了下嘴,对这老太太的话非常不以为然:如果李飞白的女朋友换成是陈情晴,这老太太还是同样的说辞。

  楚念看了看李飞白,感觉他应该是打过镇定剂,此时正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但他的身体不时痉挛,还不时地惊恐大叫,还是能够看出他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李母喝斥完楚念就从床边的椅子上起身,道:“既然你来了,你就留下来好好照顾飞白吧,我和你叔叔,还有你妹妹,都在这儿盯了一天一宿了,轮也该轮到你了。”

  楚念道:“我和飞白已经分手了,情晴没有告诉你们吗?我来,就是象征性地探望李飞白一下。”

  她在想,林静庭说的其实不错,那一千万李飞白根本就拿不出来,那……

  李妹妹一听就翻着白眼冷笑道:“哟,以前我哥健健康康的,又能赚钱,你就死皮赖脸地贴着他,非要跟他。现在看到他病成这样,就说你们分手了?

  白念,我告诉你,这事你要是敢这么干,我保证明天就让你上头版头条,让大家都帮我们评评理!”

  楚念被她这话给逗乐了,道:“行,那你就赶紧让我上头版头条吧!”这人,还知道自己是谁吗?

  楚念说完转身要走,李妹见自己的话根本就没威胁到这个女人,上前一把就拉住了楚念,喝道:“不准走,你得留下照顾我哥。”

  她可不想再陪着俩老人继续在这里耗着。

  楚念:“呵,你凭什么要我留下来照顾他?我和他谈了十年恋爱,却没花过他一分钱;可是你们几个,哪个不是吃他的喝他的,如今他有病你们就想一推二六五,把他推给我!

  你们不觉得自己这做法很愚蠢吗?试想一下,他几天后康复起来,那时,他得知这样的情况会怎么想?妹妹,你觉得你这个哥哥到时还能继续无条件给你钱,让你挥霍?”

  李妹妹一想这话不错,不禁怔忡起来,抓着楚念的手也松了松。

  楚念趁机挣脱她,没想到李母又扑了过来,死死地拽住她,喝道:“白念,你不能走,不管我们留不留在这里照顾,你都必须留下来照顾我儿子。

  你也不想想,要不是靠着我儿子,你以为你一个女人能在公司里当官儿?每个月还能拿到那么高的工资?我们当父母的花自己儿子的钱天经地义,倒是你,凭什么你也这样?

  你今天要是敢走,老娘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讲真,这当妈的说话底气就比李妹底气足多了。比起妹妹花哥哥的钱,这父母花儿子的钱确实非常天经地义。可是……

  楚念冷笑道:“我说这位老阿姨,你搞清楚,我什么时候花过你儿子的钱?我在你儿子的公司做高管,靠的都是我自己的能力。我给你几秒钟的考虑时间,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李母:“你不用拿警察吓唬我!”

  这时,林静庭出现在病房门口。他之前一直等在走廊里,并没进病房:实在不想看到那个李飞白。

  他瞪视着仍旧死死拉住楚念的李母,指着她喝道:“你,赶紧放开我们念念!”

  李妹妹看到他眼睛登时一亮:长这么大她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漂亮的男生,比她养的那几个都漂亮不知几百倍。



  她急忙上前,笑得花枝招展地道:“你好,我叫李飞莹,你叫什么?”说着还热情地伸出手去,打算和林静庭握手。

  林静庭嫌弃地皱了下眉,道:“什么飞蝇?我不和苍蝇打交道!”说完绕过她就到了楚念面前,指着拽住她衣袖的李母那只手,道:“快放开念念!”

  楚念无语地瞪视着他:你这声是厉喝呢还是娇喝呢?

  李母也被林静庭的俊美晃了一下,此时才回过神来,问:“你是谁?”

  林静庭:“我是她的现任。”

  WHAT?楚念有点错乱地瞪视着他:现任是几个意思?

  林静庭继续指着李母那只拽着楚念的手喝:“快放开念念!”

  李母顺着他那比女人还白嫩嫩的手指,看了一眼自己抓着楚念的粗壮手指,直接喝了一句:“不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