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邦丰小说网 > 贱道长存 > 第257章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草,被发现了!

  可是……为什么?

  柳江对自己的“黑子”护身符极为自信,因为他已经测试过多次,哪怕面对4星修行者,“黑子”护身符也是无往而不利。

  可今天为什么会被人识破了?

  要知道降低存在感的意思就是削弱自身在一切感知下的存在,视觉、听觉、触觉、嗅觉,乃至神念感知,统统可以削弱。

  所以,除非对方料敌机先,早有防备,不然就是神念超绝,感知敏锐。

  可柳江相信,他一路行来肯定没有被发现,更不可能有谁会通风报信。

  那么答案就可想而知了,这里肯定有十分擅长在感知的人,而这个人,也很有可能就是现在说话的这名4星修行者!

  柳江想过在刺杀中失败,也想过逃跑时被人围追堵截,唯独没想到离得老远就被人看破的行藏。

  这回别说暗杀了,能不能跑都是个问题!

  “快,撤离!”柳江只在关宁耳边小声说了这么几个字,在他看来,暗杀一旦提前被人发现,那就必须及时撤离。

  暗杀不成顶多只是计划失败,从长计议就是了,但如果死战不退,强行击杀目标,很有可能会造成人员伤亡。

  以柳江现在的实力,如果正要硬战一个4星修行者,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但这里可是人家的大本营啊!

  谁跟你讲武德的一对一单挑,到时候一顿机枪扫射,管你几星还不都得死!

  修行者也是人,也是肉体凡胎,被枪打中要害也是要死的。

  柳江不知道5星的强化防御类修行者有没有硬抗子弹的本事,但他知道起码现在的自己并不防弹!

  然而就在柳江指令出口,二人抬腿想要离开的一瞬间,一股奇异颓然之感瞬间笼罩住了两个人。

  没错,是一种感觉,也可以说是一种心情。

  这就好像在午夜十二点,戴上耳机,打开某抑云,沉浸在自己的伤心世界,随后写下一段段心碎的文字。

  刚抬起的脚步,又重新落了下来。

  “原以为,只要像一棵野草般在石头缝中无比倔强的活着,也能算是难以言说却又足以骄傲的资本。可活着活着就发现,野草终究只是野草,不论多久也长不成一棵大树的!”

  这里柳江心中悄然出现的无端自语。

  “刀刃磨久了,不一定会越来越锋利,也有可能会一点点的把刀刃磨断,看来……我就是那把断刃。”

  这是关宁心中莫名其妙的自我独白。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这是他们两人不约而同的一声低语。

  二人身上出现突然了变故,然而他们自己却毫无所觉,只能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开始茫然的惆怅起来。

  此时三楼深处又传来一阵笑声和脚步声:“哈哈哈哈,是不是觉得活着很累,举步维艰?没关系,我很快就能让你们解脱了!”

  一个人影逐渐从黑暗中走来,是一个身穿和服的老者,而他身后似乎还有一人,只不过距离有点远,只能勉强看到一个轮廓,像是一个年轻人。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每每见到森胁先生的手段,还是让我忍不住在心中感佩不已!”

  这位老者自然就是森胁瑛士,而他身后之人自然就是三河商会的会长秘书寺田修一无疑了。

  “你确认是感佩而不是害怕?哈哈哈哈,修一君,其实我对你反而有些佩服之意呐,不得不说你的感觉有时候真的很准,准到我甚至都怀疑,怀疑你有没有可能真的一个修行者,只不过一直以来你自己都没有发现而已。”老者笑着跟身后之人说道。

  寺田修一知道,森胁瑛士这番话其实就是在试探他的虚实,而他自然也清楚此人试探他的目的。

  三河商会能有今天的成就,靠的不是那个软弱无能的会长,而是这个兢兢业业的会长秘书。

  所以按照他的经营能力,要不是他普通人的身份,很有可能早就被其他大组织强行挖走了。

  事实上,黑星会社也早就有挖他的打算,他们派森胁瑛士常驻三河商会,一来是监督三河商会的工作,二来就是想办法撬动寺田修一这块石头。

  寺田修一表面上是会长三河敬的秘书,实际上说是养子也不为过,而且三河敬对他有过救命之恩,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是不会离开三河商会的。

  “森胁先生说笑了,其实我又何尝不希望自己成为像您这样的修行者,可惜天不遂人愿,成为修行者这件事对我来说就好像是镜花水月。不过人贵在知足,所谓贪多嚼不烂,我对现在的生活也算是很满意了,当一个普通人也挺好。”

  寺田修一虽然年轻,但也算是商道老手,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而其中想表达的意思也极为明显。

  森胁瑛士也同样是一只老狐狸,他哪能不明白寺田修一话语之中的意思,于是笑着说道:“那还真是可惜了,不过我听说华夏那边,有个叫做无二教的组织,他们似乎能够将普通人强行觉醒成为修行者,要不要找机会帮你引荐引荐?”

  听到这里,寺田修一的眼皮忽然跳了跳,他才不相信面前之人不清楚无二教、三河商会、黑星会社三者之间的交易。

  可以说无二教就是黑星会社在华夏最大的大客户,而三河商会其实就是黑星会社的白手套,在后者与无二教的陆续往来之中,三河商会才是出力最大的那个。

  因此森胁瑛士此间言语,无疑是明知故问。

  “森胁先生还是先处理这两只小蟑螂吧,千万别让他们跑了,而且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这么大胆,竟敢跑到三河商会的地盘来闹事。”寺田修一不愿在这种无意义的试探上多费口舌,于是直接转移了话题。

  “你放心,中了我的忧郁蓝调,是没这么容易走出来的,我现在只怕他们自我了断了,所以都不敢用上十分的力气。”老者言语中充满了自信,而他确实有如此自信的资本。

  论境界实力,他或许还比不上黑星会社的其他干部,甚至都不如三河商会的供奉丸山遥大。

  可他这种精神攻击的手段,即便放眼整个岛国,都可以算是首屈一指,他相信即便是丸山遥大在他面前也讨不着好。

  此时柳江和关宁两人,同样的双眼迷离,气势颓然。

  然而刹那之间,柳江的胸口忽的传出一声剑鸣,这声剑鸣别人都听不到,只有柳江自己听得到。

  而听到这声剑鸣音之后,柳江的瞳孔中一丝剑意一闪即逝,随后思维逐渐清明起来,一抹微凉逐渐扫遍全身。

  呼,好险!

  回过神来的柳江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没想到这里竟然有擅长精神控制的修行者,难怪连“黑子”护身符都躲不过,此人的精神力一定十分强大。

  精神控制,还真是棘手!

  这让他回想起安三监里的那个陈医生,不过现在这人可比陈医生难办多了,不为别的,光凭对方4星的境界,柳江就不敢硬来。

  好在柳江有着浩然剑心,既然浩然剑心是清明之心的一种,那从字面上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柳江仅凭自我意志就冲脱了精神控制的枷锁。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柳江他们面前。

  虽然已经恢复了神智,但柳江依旧装成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整个人全无力气的瘫坐着。

  “咦?这两人为何如此奇怪?我总感觉似乎有些看不清他们!”寺田修一看着柳江,却总感觉视线无法聚焦在他身上。

  “应该是某种秘法,不过在老夫面前,这种雕虫小技就未免有些滑稽了。”森胁瑛士挥了挥手,柳江与关宁的身影顿时就变得清晰起来。

  随之而来的,是他俩胸口的护身符,忽然发出“呲啦”一声。

  护身符撕裂了!

  这是柳江第二次遇到道具的能力被人抵挡,也是第一次遇到道具被人给毁了。

  不过好在护身符只是白色物品,即便附魔“黑子”,也只是绿色,所以充其量这也只是个绿色物品。

  想来如果“诅咒小人”不是橙色物品的话,当初也很有可能被舵主给毁了。

  “现在应该能看清楚两人相貌了吧。”森胁瑛士淡笑着说道:“不知修一君是否认识这两人啊?”

  寺田修一盯着柳江和关宁看了许久,随后摇了摇头说道:“不曾见过,说不定是被人雇佣的,还是得撬开他们的嘴才行。”

  “这还不简单。”森胁瑛士冷笑一声,随后走到柳江面前,一股无形的精神力宣泄而出。

  柳江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这股精神力向他冲击而来,可此刻的他却没有被这股力量影响到分毫。

  他相信这肯定还是浩然剑心在发挥着作用,不然面对这样的精神力,柳江恐怕撑不了3秒就要失去意识。

  而此时柳江也格外庆幸对方挑选的是自己,如果是关宁,恐怕现在已经被对方完全控制了。

  “来,说一说,你们是什么人?又是谁让你们来这里的?”森胁瑛士一字一句的问道。

  柳江装作一副已经完全被人控制的模样,神情恍惚的吐出几个字来:“我……我叫江户川柯南,是……是个侦探!”

  “咔!金币+999!”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